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暴君關在摘星殿裡頭,不讓外人靠近一分的瓊妃娘娘死了!”“那可是君主精心嬌養在高殿的心上人啊。”

“好端端被養在皇宮裡,怎麼死的?”

“不知道,聽彆人說是寂寞孤獨,太過清冷隨著天上的月亮去了。”

城內行人過客人雲亦雲,扼腕歎息。

瓊妤瑤死的那天起,王城開始綿綿無休止地下雪,厚大的雪紛紛從天際而至,落下單單薄薄的一片,覆蓋在了大地上。

顧府,門前。

“為父送你去宮中選秀,侍奉君主,你應該感到榮幸。”

“若是不爭寵,有何顏麵回顧家。”

暴君的心上人過世後,顧嫋嫋被父兄推入選秀,看著在阿父阿兄身側的二小姐,顧嫋嫋癡傻地問:“為何三妹不去,偏生要我去?”

顧蘭溪朝哥哥身後躲,同樣十三歲的年紀,她卻可以躲在人身後,不懼憂難。

兄長厲聲道:“顧嫋嫋,你是瞎嗎?

三妹冰雪聰明,哪是你能比的,送你去皇宮不過是為了替三妹妹......”“長決!

住口,怎得如此無禮。”

顧延項嗬聲製止,轉過來跟顧嫋嫋說:“你大哥口無遮攔,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要去當的可是寵妃,高高在上。”

顧嫋嫋天真地問:“阿父阿兄,寵妃是什麼,能吃嗎?”

在父兄一眾失望鄙夷的眼神下,顧嫋嫋害怕地縮在了披襖的雪領上,鵝黃色的衣裙在大雪紛飛裡被冷風揚起,料子薄如蟬翼,穿著這身衣裳,小姑娘粉玉糰子般的臉上,睫毛止不住地在打顫。

城內,人人都說顧家的嫡長女是個癡傻的小姐,這些年來,顧家因為一個顧嫋嫋在京城中丟儘了顏麵,他們對顧嫋嫋棄如敝履,想著法子給她往外趕。

在眾人的漠視中,顧嫋嫋轉身踏入了紛飛的雪色裡,一步步走朝進宮的轎子走去。

瀟瀟車聲絕,一地霜色,辰時花正眠。

車馬從早開到了晚,聽著馬車傳來骨碌碌的聲,顧嫋嫋眯了眼,繼續依靠在在窗沿邊。

“小姐這可怎麼辦啊,您跟小世子從小是青梅竹馬,此番您去了宮裡,他怕不是得恨死你。”

跟在顧嫋嫋身邊的丫鬟輕雲說道。

她真心替自家小姐著急,從小冇了母親後,神智便不好了,同年歲的小姐公子都不跟她玩,隻有詹世子陪在小姐身側,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世子心悅小姐,可小姐......“他啊。”

顧嫋嫋微微睜開眼,又閉了回去。

輕雲用手貼了貼顧嫋嫋的額頭,大驚:“小姐,您高熱了!

快歇著,我待會到了藥鋪,先給你拿藥!”

顧嫋嫋扶上額頭,微微紅著的臉,看上去蒼白了幾分,轎子裡安靜了下來。

她自顧自唱起來歌:”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明月珠有淚,藍天日暖玉生煙。

“歌聲悠長,從的轎子裡飄飄搖搖傳了出去,橋頭水色霧西溢,枝頭霜雪,一點藍蝴蝶在虛幻如夢的夜裡飛啊飛啊,消失在了茫茫大雪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