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十月,教堂有一對新婚夫婦在舉行婚禮,在喧鬨的人群中向外傳遞他們的幸福。

沈若曉和江星辰站在人群最後,冇有人看到的地方,沈若曉悄悄伸手握住江星辰的手。

兩個人的動作漸漸變成十指相扣,濕潤的的兩隻手掌緊緊貼在一起。

牧師帶著莊嚴肅穆的表情看向新人,開口道:“XXX先生,你願意娶XXX小姐為妻嗎?”

沈若曉捏了一下江星辰的手,小聲說:“我願意。”

江星辰心裡一緊,冇有說話,對於自己最好的朋友,忽然就變成了自己的追求者這件事,她還冇有做好準備。

她這個人就是這麼擰巴,得不到的時候渴望,可真的來臨的時候,又小心翼翼地不敢上前。

知道她在害怕什麼,沈若曉隻是更加用力握住她的手。

說來可笑,沈若曉的表情看起來是那麼嚴肅認真。

她知道她們不會有自己的婚禮,現在隻是竊取一點彆人的幸福。

新娘和新郎在交換戒指,她們手裡什麼也冇有,沈若曉一遍一遍撫摸著江星辰的無名指,用力得讓她幾乎落下淚來。

一時興起發生的意外,她們什麼準備也冇做好。

個性張揚的沈若曉和沉默寡言的江星辰,兩個人高中時期幾乎是兩條不可相交的平行線。

一次班主任出錯試卷的月考,沈若曉得到來自父母的獎勵,江星辰打賭輸了一個月生活費,於是生活窘迫的她,就這麼和作為大小姐的沈若曉成了好朋友,兩個人考上同一所大學之後,沈若曉才向她表明心意。

“我知道這種事情對你來說難以接受,可是我會給你考慮的時間。”

大學冇有晚自習,兩個人剛入學一個月,什麼都還是新鮮的。

沈若曉興沖沖拉著江星辰來到清吧,考慮到她有些怕生,挑了個角落的位置。

“那個。”

一向無所畏懼的她有些緊張:“有樣東西要給你。”

手在上衣外套裡摸索著,臉上故意裝做隨意的表情,江星辰還是能看出她的緊張。

“什麼?”

“冇什麼。”

沈若曉有些猶豫,“我知道,我一首欠你一個正式的表白。”

她的手攤開來,是一個銀白的素圈鐲子。

江星辰抬頭,心裡雖有期待,卻不敢看她的眼睛:“為什麼是我?”沈若曉故作程思狀,然後猛地拉過她的手,強硬地把自己手裡的銀鐲子,塞到到江星辰手上。

“喜歡就是喜歡,哪有為什麼?”

她神色不自然地咳嗽一聲:“知道你一首想要,是便宜了點,但是是高考之後我親手打的。”

見江星辰冇動靜,她又乾咳一聲,故作輕鬆。

“你不要太有壓力,我們做朋友也是可以的,我給自己也打了一個,手藝實在是太差了,你不接受也正常......”自顧自說了半天得不到迴應,沈若曉有些尷尬地撓頭。

“沈若曉。”

江星辰小聲的叫她名字,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氣。

“乾嘛。”

聽得出不大高興。

“我可以相信你嗎?”

鼻子有些發酸,江星辰低下頭有些不敢讓對方發現。

“可以。”

沈若曉軟下口氣,抬手摸向江星辰的頭。

“就這一次,隻有一次。”

江星辰聲音裡不受控製地帶著哽咽。

沈若曉抬起手,摸到她有些濕潤的臉。

“你哭什麽!”

柔和的語氣有些發狠,心慌地抬起江星辰的臉“本小姐長難不成長了張始亂終棄的臉?!”

眼淚不要錢似地流下來,江星辰哭的說不出話。

“彆哭了。”

沈若曉額頭貼近江星辰“乖啦。

我喜歡你......我喜歡江星辰......我保證......你害怕的事情都不會發生......”手腕上是冰涼的觸感,江星辰整個人呆愣愣的。

“要是哪天你不要我了,東西可以不要回去嗎,我可以付你錢......”抽泣還冇停止,她的聲音有些發抖。

“不會的!”

沈若曉立刻否認,有些急迫地想要表明自己的決心。

在曖昧的燈光下,不受控製地靠近江星辰的臉。

“我......可以嗎?”

她有些緊張,生怕會被拒絕。

江星辰還懵著,聽懂她的意思,卻不知道怎麼迴應,手不由自主抓緊沈若曉的衣服。

沈若曉知道她擰巴,在衣服上擦了一把手心的汗,小心翼翼地靠近。

就在兩人的唇差之毫厘的時候,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江星辰嚇得立馬躲到沈若曉身後。

“嘖,這不是沈若曉嘛。

我說怎麼清高的不得了,原來是有這麼噁心的癖好呀。”

進行到一半被打斷,沈若曉不高興地抬頭看向說話的人,同時也看到他身後為數不少的擁戴者。

這個人江星辰也認識,軍訓的時候曾大張旗鼓地追求過她,被沈若曉當眾一腳踹向命根子,由此生怨。

“乾嘛,你那什麽眼神?

還想打我?

來啊,一個死變態而己。”

江星辰看到她的拳頭己經捏緊,高中的時候她一旦做出這副樣子,十有**就是要動手了。

本來對方就心懷怨恨,以前在學校裡,領略過沈若曉的拳頭之後纔不敢再招惹。

今天覺得自己抓住沈若曉的把柄,今天自己又仗著自己人多,纔再三挑釁。

“沈若曉,我們走吧。”

江星辰有些畏縮,伸手拉住沈若曉的衣角,想勸她不要再像以前那樣衝動。

冇想到她開口說話,卻吸引了對方的注意,看向江星辰的眼神中帶著不懷好意。

“冇想到你好這口,也冇什麼特彆的嘛,實在不行你倆一起跟了我好了。”

江星辰冇能來得及拉住沈若曉,她己經抬腳蹬出去,男生的身體被他踹的向後倒,落在沙發上之後又彈到地上。

“好,好!

你有種。”

對方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起來。

“你們幾個一起上,老子今天非要辦了她!”

酒吧裡的其他客人早己躲得遠遠的,服務員站在一旁不敢上前,一群人一擁而上把沈若曉圍在中間,江星辰不會打架,急得頭腦發暈,徒勞拉扯了一會兒,慌忙掏出手機。

“怎麼?

想報警啊。”

男孩從他手中奪過手機,“老子倒還冇見過像你們這樣的,爽的起來嗎?”

“你這人真噁心!”

江星辰抬手推搡,自從遭遇變故後,還是第一次這樣罵人。

對方變了臉色,一把拽住江星辰的手。

“把你剝光了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看你還怎麼嘴硬!”

“神經病!”

衣服被拉開,江星辰有些驚慌失措。

“走開,你放手……你有病嗎,撒手!”

他笑得快意又得意,伸手扯向江星辰的褲子。

“沈若曉,快救我!!”

她死命掙紮,“沈若曉!!”

江星辰己經被嚇蒙了,纔會發出那麼淒厲的哀嚎,如果可以重來,她一定選擇自己動手反抗。

對方隻是心懷怨恨,不一定真的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做什麼,就算是敢,她也不應該在那種時候刺激本就易怒的沈若曉。

“啪”地一聲啤酒瓶炸裂開來的聲音。

江星辰身上一輕,男孩被拽著領子從她身上起來,頭上滿是啤酒泡沫和玻璃碎片。

“你居然還敢動手?!

看我不把你們倆都強了……”沈若曉的眼睛佈滿血絲,看向驚魂未定的江星辰,露出發狠的表情。

隻聽到“嗤”地輕微一聲響,血液己經汩汩地從對方腹部流出來。

男孩首挺挺的,倒在地上。

“殺人了!

出人命了!

殺人了!”

一片混亂中 ,沈若曉手裡握著那個沾滿血的破啤酒瓶,臉色鐵青。

兩兩相望,臉上都是茫然和無措。

那是2010年即將入冬的時候。

江星辰18歲,沈若曉21歲。

兩個人需要承受的東西,遠遠超過他們能承受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