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朝暾初露。

一輛低調奢華的馬車籠在晨光中,緩緩駛出宮門,朝著皇家學院而去。

皇家學院,顧名思義,是東夏帝國的最高學府,是先祖下旨設立的,皇家學院成立的百年來,為東夏帝國培養了不少的王侯將相。

在皇家學院唸書的,除了皇子公主外,還有達官貴人的子女,甚至還有附屬國送來的質子們。

在帝京,與皇家學院齊名的還有逐鹿書院,專門招收貧寒子弟入學,同樣也為東夏帝國培養了不少的天驕。

在兩大學院之上,還有一處集齊全國天驕的勢力,名曰集賢館,若想進入集賢館,必須在十六歲時踏入玄荒境。

要知道,十六歲之齡能踏入黃宇境都己經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了。

由此可見,進入集賢館的條件有多麼的苛刻。

但是,對於她而言,輕而易舉。

鳳岑媱挑起車簾一角,目光悠遠地看向集賢館的方向,心裡燃起一股隱秘的野望。

她想要打破集賢館的先例,在十三歲的時候,特招進集賢館!

馬車停穩後,鳳岑媱調整了下表情,恢覆成病弱的模樣,下了馬車。

慢悠悠地行至學院門口,無意間碰到了太子。

太子是個十二歲的小少年,在皇家,這個年紀己經是個小大人了,因為從小精英教育的緣故,顯得格外的成熟。

他身穿玄色軟煙羅首綴,叫他整個人顯得更加的威嚴。

玫瑰色的紅唇與帝後的如出一轍,為他威嚴的外表稍添幾許溫柔。

幾年相處下來,鳳岑媱瞭解到,太子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哥哥,是個愛護弟弟妹妹的清新俊逸好男兒。

隻不過……帝後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鳳岑媱見到他,揚起小手笑了笑。

“太子哥哥!”

太子看見了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也跟著點了點頭,溫聲道:“阿媱今日的氣色好多了。”

太子有一雙清澈明亮的鳳眸,一笑起來溫軟明朗,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比起高嶺之花的三皇兄,她更喜歡溫潤如玉的太子哥哥。

鳳岑媱抿唇一笑,眉間冰雪消融,純澈澄淨的杏眸彎成兩個漂亮的月牙兒,明媚如花。

“昨晚一夜無夢,睡得極好。”

雖然她昨晚修煉了一夜,但確實冇被毒素折磨,睡得極好也冇什麼毛病嘛。

太子目露憐惜,對這個體弱多病,甚至一生都無法修煉的妹妹父愛氾濫,在儲物戒指裡挑挑揀揀半天,選了一對耳墜子送給她。

“阿媱,這是為兄專程為你尋來的八品法寶,可以抵擋三次玄宇境攻擊,本想在你生辰時送你,但我想現在送給你,祝賀你身體變好了。”

鳳岑媱怔怔地看著被遞到眼前的雪青色耳墜,純澈明淨的玉石呈水滴狀,大氣雅緻,是她喜歡的風格。

很顯然,尋寶之人是花了不少心思的,更何況,還能抵擋三次玄宇境的攻擊,小命也有了保障,可謂是方方麵麵都為她考慮到了。

她的一顆心,瞬間被脹得滿滿的,一股衝動油然而生,但她僅存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她還太弱小了,護不好自己,她不能任性妄為!

對上太子澄澈的目光,她忽然覺得有些愧疚。

“太子哥哥……”話還未說完,就被一道嬌喝聲打斷。

“太子哥哥,你偏心!”

兩人同時扭頭看去,就見一個約摸六七歲的小姑娘穿著耀眼的紅裙,柳眉倒豎,氣勢洶洶地朝他們走來。

來人正是林貴妃的獨女,七公主鳳曦禾。

“太子哥哥,為什麼她有禮物,我冇有!”

她漂亮白皙的小臉上盛滿委屈,伸手指著旁邊的鳳岑媱,星眸含淚,瞅著太子凶巴巴地控訴道。

太子有一瞬間的懵逼,隨即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乾巴巴地解釋道:“這是阿媱的生辰禮物。”

生辰禮物?

鳳曦禾一聽,瞬間炸毛了,一個月前她剛過完六歲的生辰,太子哥哥送的禮物雖然也很貴重,但一看就知道是走個過場隨便選的,哪像這對耳墜子,一看就是為病秧子量身打造的。

她生性要強,根本容不得旁人比她的寵愛更甚,父帝的寵愛如此,哥哥們的寵愛亦是如此。

最讓人抓狂的是,是死對頭分走了太子哥哥的寵愛。

她偏頭,凶神惡煞地看著一臉無辜的鳳岑媱,一把把她推到地上,惡聲惡氣地威脅道。

“你不許收!

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鳳岑媱猝不及防下,還真被她推倒了,細嫩的小手重重地摩擦在粗糙的地麵上,鑽心的疼傳向西肢百骸,純澈的杏眸泛起生理性淚水。

“阿媱!”

太子驚呼,大步跨到鳳岑媱身邊,小心翼翼地拉起她的手腕,神色擔憂地檢視她的傷勢。

隻見瓷白細膩的小手上,一塊滲著絲絲血珠的淤青格外顯眼,刺眼極了。

他心疼地問:“阿媱,疼不疼啊?”

鳳岑媱憋回淚水,揚起笑臉道:“不疼。”

好想毒打鳳曦禾,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

看著如此乖巧懂事的妹妹,太子心裡更心疼了,他掌心運起靈力,溫柔細緻地為她療傷,不過幾個呼吸,那塊刺眼的淤青就徹底消失了。

鳳岑媱眨了眨眼睛,甜甜地笑道:“謝謝太子哥哥。”

太子把耳墜子放在她的手心,伸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腦袋,安撫道:“你先去學堂。”

鳳岑媱握緊耳墜子,抬眸看了眼不遠處故作鎮定,眼底卻閃著慌亂的鳳曦禾,乖乖點頭。

想來,太子哥哥要訓斥鳳曦禾了。

太子哥哥總是如此,哪怕是訓人,也要清場,為人留足顏麵。

正欲抬腳,想著太子哥哥送了自己禮物,禮尚往來,她也該回禮纔是,便從袖子裡掏出一個翠色瓷瓶,遞給太子。

對上太子疑惑的小眼神,鳳岑媱羞赧一笑:“太子哥哥,這是阿媱自己研製的毒藥,叫噬心丹,你可不要嫌棄喔~”小姑娘俏皮的話讓太子沉著的臉恢複了明朗,他笑著接過藥瓶,鄭重地貼身放著。

“噬心丹?

聽起來就很有趣,我很喜歡。”

聽到太子哥哥說喜歡,鳳岑媱嘴角一翹,語氣帶著點小得意:“這毒藥很厲害的,若是有壞人欺負你,你就給他吃,到時候他的心臟就會被小蟲子一口一口的吃掉,痛上七天七夜才能死呢。”

邊說,鳳岑媱的小眼神邊瞟鳳曦禾,那意思不言而喻。

敢欺負我,小心毒死你喔!

想到有蟲子一口一口地吃掉她的心臟,鳳曦禾隻覺頭皮發麻,渾身冒起雞皮疙瘩,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隨即又想到自己擁有萬毒體質,最擅長的就是毒藥,那還怕個屁啊。

鳳曦禾惡狠狠地瞪了鳳岑媱一眼。

這討厭的病秧子,真是太可惡了!

放學路上,她定要毒打她一頓!

看清了兩人的眉眼官司,太子無奈一笑,嬌嬌軟軟的六妹妹,也是個黑芝麻湯圓呢。

這樣也好,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有手段,才能活得更好。

鳳岑媱滿意地看著鳳曦禾逐漸驚恐的表情,又仰起臉看著太子,語氣認真又帶著點小得意:“太子哥哥,你不要小瞧我喔,我也是能保護好自己的。”

看著一臉臭屁的六妹妹,太子好笑地應道:“嗯,阿媱真厲害,那太子哥哥以後就靠你保護啦。”

“嗯噠~”鳳岑媱點點頭,應了下來。

太子哥哥是除了孃親、水覓姑姑和歲安以外,對她最好的人了,她早就把太子哥哥劃入了她的保護圈。

若是太子哥哥想要那至尊之位,她就幫他掃除所有障礙!

“太子哥哥,我先去學堂啦~”“好。”

目送鳳岑媱腳步輕快地進了學院大門,太子臉上的笑容一收,目光沉沉地盯著鳳曦禾,頗具兄長的威嚴。

“知道錯了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