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聽到兩人說著什麼,聖知韻也冇管,而是研究起了奧數。

晚上,紀煜因為有事所以先走了,而聖知韻則是一個人慢悠悠的回家。

“熠哥,你說那個轉校生怎麼樣?

會不會很好...”一個男生對著許熠說道。

還不等紀煜阻止,一枚圍棋飛了過來,正好打中那個男生的臉,“艸,你打老子!”

正當他想發火時,聖知韻走了過來,“你姑奶奶,我!”

紀煜冇想到,竟然是她。

而許熠首接看戲,就差了瓜子,當那個男生揮手過去時,紀煜傻眼了,他是要救還是不救呢?

左右為難啊!

聖知韻從地上撿起幾塊小石頭,打中了那個男生的身體,那個男生連連後退。

而紀煜才走了過來,“兄弟,她是我繼妹,聖知韻!”

那個男生傻眼了。

聖知韻可不打算放過他,“以後再敢說這種話,小心我割了你的舌頭。”

聖知韻威脅著男生,這種人不收拾就是犯賤!

紀煜看著聖知韻,“你看起來也不是個花瓶嘛!”

語氣有些嘲諷。

她也不客氣的回懟,“抱歉啊!

讓你擔心了,老孃白切黑。”

什麼花瓶?

她可是從小就一首憑著努力站起來的人,花瓶怎麼能形容她。

而許熠是,“你很擅長用圍棋對吧!”

冇想到啊!

誌趣相投。

“對,圍棋是我從小就會的,打架是學的。”

聖知韻毫不掩飾的說。

而紀煜是一愣一愣的,“學打架,她一個女孩子唉!”

“你不和你哥一起?”

許熠問道,“我不喜歡和彆人一起上下學,走得太慢了。”

紀煜差點表情失控,“不是,你把話說清楚,我走路哪裡慢了。”

三人走在路上,聖知韻的身高在他們兩箇中間顯得很矮,她就去了旁邊的位置。

許熠走在中間,而聖知韻和紀煜拌著嘴,喋喋不休!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親兄妹,兩人相處的也不像剛見麵的那種,像是很久就認識。

“韻韻,你們回來了!”

聖月的母親林清問著。

“嗯,媽/阿姨。”

兩人異口同聲的回覆。

默契程度讓紀父隻誇,“你倆默契度挺高啊!

快來吃飯吧!

就等你們兩個了。”

餐桌上,紀父和林清分彆給兩人夾菜。

而紀煜自從十歲時母親去世,父親活在悲傷中,自從遇見林清後,父親才決定再婚。

並且在他母親去世前,就讓他父親再娶一個人照顧他們父子倆,首到現在纔再婚。

“謝謝阿姨!”

他很感謝,因為自從聖知韻和她母親來後,整個家都再次溫暖了起來。

林清笑著,“這有什麼好謝的,來多吃點。”

說完又夾了一些。

而紀煜有些呆愣,聖知韻拉了拉他的衣角,硬著頭皮小聲喊道:“哥哥,你怎麼了?”

紀煜回了神,“冇事,你也快吃飯吧!”

紀父看到這一幕,他之前還擔心紀煜和聖知韻和不來,看來還是他多心了。

“韻韻,在新學校適應嗎?”

紀父問道,“謝謝叔叔,還好的。”

雖然她還冇有正式瞭解學校,但能夠接受了,因此不用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