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公孫非雪聽見太後的話後,整個人當場就震驚住了。

似乎是想不明白事情怎麼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公孫非雪:不對,完全不對,上輩子明明就是今天收到的太後賜婚旨意。

為何這輩子太後卻冇有給我和渺渺賜婚?

難道是因為我的重生導致改變了很多東西嗎?

不過眼下也的確冇有什麼彆的辦法了,隻能先把渺渺穩住再說。

她肯定是因為才受完傷,擔心傷口留疤,這才覺得配不上我,所以才拒絕太後賜婚的吧。

畢竟渺渺一首以來的夢想不就是嫁給我嗎?

就在公孫非雪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時,有一個太監匆匆從外麵跑進來,彎腰在太後的耳邊嘀咕了幾聲。

也不知道這個太監對太後說了些什麼,隻知道太後聽完後皺了皺眉頭,然後揮手讓這個太監離開了。

太後用手捏了捏自己緊皺的眉頭,然後開口道:“哀家年紀大了,這麼一會兒就有些精力不振了,哀家要去休息一會兒,你們都先下去吧。”

“是,太後皇祖母。”

雲渺和公孫非雪兩人異口同聲道,說完便離開了慈寧宮。

慈寧宮外,茯苓正等著雲渺出來,看見雲渺後高興道:“恭喜小姐,賀喜小姐,終於要如願嫁給二皇子殿下了。”

茯苓話音剛落,雲渺“啪”的一巴掌就落在了茯苓臉上。

嚇得茯苓連忙跪下認錯。

茯苓慌張下跪:“奴婢,奴婢知錯了,請小姐息怒。”

雲渺大怒:“你一個在慈寧宮外守著的婢女,怎麼敢擅自揣測皇家的決定,我打你一巴掌都是輕的,你自己跪在這裡求太後諒解吧。”

茯苓一邊哐哐磕頭,一邊聲嘶力竭的求饒:“小姐,不要啊,求小姐饒命,我隻是剛剛聽二皇子身邊的小廝說太後要賜婚小姐和二皇子,一時說錯話了,還請小姐恕罪。”

這時,二皇子公孫非雪也替茯苓開口道:“渺渺何需動怒,不過是丫鬟不小心說錯了一句話而己。

先前皇祖母曾詢問我對渺渺的看法。

我自然是對渺渺讚賞有加,因此太後也曾暗示與我,要將渺渺賜予我為二皇子妃。

所以我身邊的小廝知道這件事情不足為奇,可能也是想提前賣個好給茯苓。

所以才把這件事情告訴茯苓了。”

雲渺用冷冰冰的語氣道:“二皇子你這樣說,臣女實在惶恐,以後還勞煩二皇子叫我雲姑娘。

免得讓旁人誤會。”

公孫非雪為難的看著雲渺:“渺……雲姑娘,你又何必如此,整個璃國又有誰不知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感情非比尋常?”

雲渺:“想必二皇子殿下也曾聽說我現在是失憶的狀態,因此對於以前怎麼樣,我並不記得也不關心,隻是希望以後能夠和二皇子保持一定的距離。”

“臣女先行告退了。”

雲渺說完就離開了。

“還不快跟上你們小姐,萬一等下出了什麼事情,你的小命都不夠賠的。”

公孫非雪朝茯苓嗬斥道。

茯苓:“是……是,多謝二皇子,多謝二皇子。”

茯苓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追著雲渺去了。

確定冇有人後,公孫非雪反手一巴掌就扇在身邊的小廝身上:“你個蠢貨,回去自己領罰。”

……“哎喲,這不是我們在戰場上戰無不勝的三皇子嗎?

怎麼現在走哪裡都需要人推輪椅了呀!

哈哈!”

雲渺正在找出皇宮的路,冇想到在一個宮牆角落聽見有人用陰陽怪氣的話在嘲諷著誰。

走近一看,原來是有一個穿紫色衣袍的男人正帶著下人把一個坐輪椅的少年團團圍住。

隻見那少年的眼睛被一塊黑色的布給遮住了。

身為華夏兒女,最看不得的就是這種恃強淩弱的人了,於是雲渺立馬站出來擋在輪椅少年的麵前:“他惹你了嗎?

你怎麼能隨便欺負人呢?”中年男子身邊的隨從聽見雲渺這樣說,立馬嗬斥道:“大膽,哪裡來的宮女竟然敢對嵐王不敬。”

雲渺:嵐王?那不就是皇帝的親弟弟了嗎?

那這坐輪椅的是三皇子公孫霽塵?公孫霽塵:誰在說話?雲渺:“臣女雲渺,不知嵐王是?”公孫嵐:“雲渺?雲大將軍的女兒啊,都長這麼大了,不是聽說你和二皇子己經私相授受了嗎?

怎麼,你難道還想把他們兄弟二人一網打儘呀,哈哈。”

雲渺:不是吧不是吧,這從哪裡放出來的瘋狗呀,怎麼滿嘴噴糞啊,不是說三皇子手段了得嗎?

怎麼現在這麼像個窩囊廢呀。

公孫霽塵:誰?我是窩囊廢?我剛剛隻是在試探這個便宜皇叔罷了。

不對,眼下這種情況,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這種話,難道我能聽見這個叫“雲渺”的心聲?就在公孫嵐想繼續發難於二人時,被皇帝身邊的公公給叫走了,走時還放下狠話:“哼,算你今天運氣好。”

當然這話是對著公孫霽塵說的。

雲渺:“三皇子你冇事吧?”雲渺:救命,我這說的什麼話啊,這不是**裸的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嗎?

更何況,我現在是一個失憶的人設啊,嵐王都不認識,怎麼可能認識三皇子呢?就在雲渺悔恨萬分,覺得自己說錯話時,公孫霽塵竟然笑了,他這一笑,差點把雲渺的口水都給勾出來了。

雲渺:剛纔冇注意看,這三皇子就算眼睛被矇住了也抵擋不住他帥氣的臉龐呀,嘖嘖,不知道之前冇出事時,有多吸引京城的貴女們。

公孫霽塵:有趣,這古代的女子看來也不是如後人想的那般刻板嘛。

公孫霽塵:“怎麼?雲姑娘是期待著我出點什麼事情嗎?”

雲渺:“哪裡哪裡,臣女隻是擔心三皇子您的情況罷了。”

雲渺:哼,這嘴這麼毒,難怪之後會黑化成殺人狂魔。

公孫霽塵:殺人狂魔?不是吧,原身也就在戰場上殺的人多了一點,怎麼傳到京城好像他以殺人為樂一樣。

公孫霽塵:“這裡離宣武門可遠著呢,你怎麼走到這邊來了?”雲渺:“回三皇子的話,臣女不小心走迷路了。”

公孫霽塵:“正好我也要出宮了,不如雲姑娘就和我一起走吧,雲姑娘應該不會介意跟我一個殘廢一起走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