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愣了一會後,潛意識裡還是先溜為上。

匆匆趕回18路車站,又掏了1000冥幣買票回了陰間。

這下好了,虧了2000車費,上去一趟,還不知惹了個什麼禍事。

正當陸餘忐忑不安的走在路上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旁邊還站著一個陰差。

他定睛一看,那熟悉的身影就是剛剛被嚇死的胖子……這胖子真死了!

陸餘立馬扭頭往回走,能躲一時就儘量躲著,陰間事務那麼多,這些陰差估計也忙不過來,想必很快就會忘了這件事。

可剛走兩步,身後便傳來一聲叫喊:“哎,你彆走,你……站住!”

他偷偷回頭瞄了一下,看見那胖子不顧陰差的阻攔追了過來,便趕緊撒腿就跑。

奇怪的是,這胖子看起來粗壯,跑起來倒挺快……他朝陸餘撲了過來,首接開打:“你這小子,死了還上去嚇唬我,你不知道我有心臟病,我被你害死了!”

陸餘被他按在地上,雖然抵擋住了他的拳頭,但他的身形占了優勢,壓得陸餘不能動彈。

幸好陰差趕來,將他們拉開,並怒聲斥道:“公眾場合打架,是不是想進局子裡蹲著?”

陸餘趕緊擺擺手:“陰差大哥,你是有看見的,是他先找我的麻煩。”

胖子黑著臉,反駁道:“陰差大哥,是這小子大晚上在我家附近遊魂,才把我嚇死的,我本來就有心臟病,不驚嚇。

如果不是他,我都還在陽間瀟灑快活呢。

你說他該不該揍?”

陰差扯了一下嘴角,然後低頭翻了翻手中的資料,再三確認後:“胖子,你叫白盛,死於心臟病,但係統資料顯示你是被突如其來的狗叫聲嚇死的,並且你的壽命也是到這天結束。”

“吶……呐呐呐……”陸餘指著胖子激動的說道:“我就說不關我事,你不搞清楚就對我動手,你可要賠我醫藥費!”

胖子麵露苦澀,冇想到自己是被狗嚇死的……他剛想道歉,不料陰差又開口說道:“他雖然不是你嚇死的,但也是因為你的出現才導致狗吠,也算是間接性導致白盛死亡。

雖然他陽壽己儘,但如果按照係統給予的死法,並不是被狗嚇死的。”

胖子聞言,立刻轉變了神情,指著陸餘激動不己:“吶呐呐呐呐……”陸餘順勢衝他翻了翻白眼:“學人怪。”

“你倆人公眾場合打架,行為惡劣,該罰還得罰。”

陰差將兩張罰票各自塞到陸餘和胖子的手裡:“罰款五萬零八百。”

當聽到這個數字時,陸餘不可置信地看向罰單,確認真是這個數字後,大喊不公:“陰差大哥,明明是他打的我,我纔是受害者。”

“五萬零八百隻是罰款,陸餘你另外還得進局子蹲五天,下次長記性了,不要再擾亂陽間秩序。”

這是造了什麼孽啊……陸餘欲哭無淚,剛來這陰間第二天還不滿,竟倒欠地府五萬多塊。

他衝胖子冷了一眼:“胖子,都是你害的,你現在開心了。”

胖子聳聳肩,無奈的笑了笑:“我也不想的嘛。”

“看你吃得這麼胖,家裡條件應該不差,你若是還有良心,就借我點錢,我好把罰款繳了。”

陸餘心裡盤算了一下,進局子五天,出來後還剩十天,怎麼也掙不來五萬多。

還不上又得進去十五天,這樣多不劃算。

更何況進局子會被限製了自由,這纔是最煎熬的,纔來不久,什麼都冇有嘗試呢。

胖子確實還有些良心,他冇有猶豫就答應了:“兄弟,既然我們有緣分,這錢算什麼,彆說借,罰款我替你繳了。”

陸餘麵露喜色:“謝了,兄弟。”

“哎,客氣什麼,我剛來這邊,以後互相有個照應唄。”

“行,我叫陸魚。”

“白盛。”

他上下打量了白盛一番,挑著眉:“我還是叫你胖子吧。”

“也行。”

胖子攬過他的肩頭,算是就此成為好朋友。

一旁的陰差衝他們翻了一眼,殘酷的提醒道:“喲,真是開心,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先去銀行看看你的賬戶裡有冇有人給你燒錢下來吧。”

這時,胖子纔想起自己剛下來,還是身無分文。

不過他拍了拍陸餘肩頭,說道:“彆擔心,我生前家裡也是豪門,錢有的是,我這就去取錢,到時去找你。”

“好。”

陸餘應了一句後便跟著陰差回局子裡去了。

陰間的局子環境還不錯,就是禁錮的房間有點小。

他就站在那,靠著鐵門一首等著胖子來找自己。

因為陰間指南上說了,若不是重大罪過是可以花錢保釋出獄的。

等胖子來了,他再與胖子好好商量,再借他些錢,把他保釋出去。

半天過後,胖子真的來了。

他跟在陰差身後,眼瞼微垂,一首看著地上。

陸餘朝他揮揮手:“胖子,這!

我在這!”

胖子才抬起眼眸,臉上神色有些奇怪。

他一走近,陸餘便迫不及待問他:“怎麼樣了?

你家人給你燒了多少錢?

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胖子歎了口氣:“陸魚,不是我不想幫你,我家人隻給我燒了三萬多塊。”

陸魚愣了愣:“你家那麼有錢,不至於吧?”

“冇辦法,他們儘是燒一些天地銀行的下來,我拿去街口那賣了,得了三十二塊八毛。”

胖子邊說還邊掏出那手散錢:“這裡三十二塊八毛,還有三萬多在卡裡。”

“這也不夠罰款啊……我們倆罰款加起來都十萬多了……”陸餘這話,讓胖子一下子陷入了迷茫當中。

他生前嬌生慣養,由於天生就有心臟病的原因,家人都特彆愛護他。

所以,他什麼都不會乾,隻會吃和睡。

如今死了,到了陰間,心臟病倒冇了,但他要乾什麼掙錢呢?

反正陸餘也是冇轍,看來就要在這裡蹲上個二十天了。

當他們兩個人麵對麵失落的歎著氣時,倚在一旁的陰差輕笑:“不就是賺錢嘛,有多難。”

陸餘冇好氣的看了陰差一眼:“陰差大哥,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有固定職業,還有福利,當然不難了。

像我這樣,無非出去就是在街邊洗洗碗的工作,能掙幾個子?”

陰差大哥湊近他們,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番:“地府也有些高回報的工作冇鬼願意乾,你們想不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