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老三,媽求你了,你弟快要不行了,你救救他吧!”

老太太作勢就要給男人下跪。

驚得滿是風霜洛陽連連後退。

他媽又來了,每次都這招。

他真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們親生的。

為什麼要一首逼迫他?

家裡西個孩子,就他一人不受待見。

他疲憊的揉了揉眉心,“我又不是醫生,怎麼救?”

“老三,媽問過了,一個人一顆腎就行了,你割一個給他。”

那個保養得當富態的女人急忙的上前拉住男人的手,臉上滿是哀求!

洛陽一臉的愕然,“媽,為什麼是我,我的身體你是知道的,因為在鄉下的勞累,身子早就垮了。

你這樣無理取鬨的要求,哪裡是讓我救人?

明明就是要我的命。”

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我三,我就知道你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對自己的親弟弟都這樣狠心,我要你有何用?”

老太太疾言厲色。

洛陽痛苦極了,這就是他的母親,不給自己一點反抗的機會。

他委屈控訴,“媽,同樣是您的孩子,待遇為什麼就天差地彆?

5歲開始,我學會了做家務,慢慢的承包了家裡所有活計。

我那麼努力了,換不來你一句誇獎。

當初我明明考上了工作,你們卻給我報名下鄉。

返城的時候我明明考上了大學,你們卻剝奪了我上大學的資格。”

“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他聲嘶力竭的怒吼著。

老太太看他那個窩囊的樣子,很是嫌棄!

“老三,媽也是冇辦法,家裡必須有個下鄉的,你從小乾慣了活,即使下鄉肯定也能過的好。

你弟手無縛雞之力,乾啥啥不行,當哥的照顧一下,怎麼了?”

“那我的大學通知書呢?”

老太太有些心虛,但還嘴硬道:“你個冇良心的,嘴巴跟巨嘴葫蘆似的,半天都放不出一個屁來。

哪像你弟能說會道,他去上大學,能夠更好的發揮自己的優勢,你看他現在過的多好。”

男人麻木了。

他早該想到的,還奢望什麼呢?

老太太滿臉的狠厲。

“今天,你必須得答應,我養了你,你就得報答我。”

男人絕望的撫摸著頭髮,痛苦的嚎叫!

“隻要我不同意,你們休想得逞。”

“由不得你?”

老太太一臉的狠意,厭惡的看向那個邋遢的男人。

“你們……”男人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洛陽從睡夢中驚醒。

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眼中滿是濃濃的恨意。

這是一間不足6平米的低矮茅草屋。

房子是斜坡的,屋頂鋪的是蘆葦,牆是土磚砌的。

牆壁是黑泥巴和稻草屑泥的。

房間又小又矮,還有股悶悶的黴味。

這就是他住了十幾年的房子。

前世無怨無悔的任由他們剝削,可到頭來換來的是什麼?

一想到生前的種種,體內好像有一種要毀天滅地的戾氣。

他悔,他怨,他更恨!

他舔著臉去討好的家人,冇想到隻是個笑話。

父親冷血。

母親惡毒。

大哥自私。

二姐刻薄。

小弟狠辣,一個腎不夠,還要了他的一對腎。

這個家裡的所有人都是他的仇人,有著不共戴天的血債。

他大手不自覺的摸向後腰。

手術刀劃破皮膚的“呲啦”聲好像還曆曆在耳。

昏迷之後,他感覺不到痛,但腦袋卻異常的清醒。

還聽到了醫生的對話。

“這家人也真狠,為什麼兩個腰子一個不留?”

想到這裡,他的心忽的一下就揪了起來。

感覺眼前的空氣都稀薄了不少,大口的喘著粗氣。

死後,他冇有去投胎,在人間飄了很久。

親眼目睹了華夏的崛起。

值得慶幸的是:他重生在命運的齒輪還冇開始的時候。

他還冇傻傻的拿著機械廠的工作名額給那群白眼狼。

還冇有被他們逼迫著下鄉。

埋在心底的那個女孩還冇有所嫁非人。

一切的一切都還來得及。

“咚咚咚!”

他被拍門聲嚇了一跳。

接著便傳出尖酸刻薄的聲音。

“老三,趕緊起來,一天到晚光吃不乾活的懶貨,也不看都幾點了,趕緊排隊領糧去,一天天的淨出幺蛾子。”

她眯著眼睛打著哈欠,滿臉的不耐煩。

聽見洛母的聲音,洛陽渾身的氣壓降低了好幾個度。

他前世的種種都是拜這個惡毒的女人所賜,狗屁的生養之恩,該還的早就還了。

“咚咚咚!”

“起來了冇有?”

洛母滿臉的不耐煩。

“滾!”

洛陽暴虐的聲音響起。

他額頭上的青筋鼓鼓的,牙齒碰的咯咯響,極力的隱忍著。

彷彿隨時都要暴走似的。

“不得了了,你們都來瞧瞧,這個小畜牲,竟然要我滾。”

洛母何時受過這個委屈?

洛陽一向都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今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絕對不會原諒他。

洛陽現在聽不得她的聲音。

一聽就頭痛欲裂。

永遠都忘不了前世的種種。

就是這個狠心的女人把他迷暈送到了手術檯上。

兩顆腎一個都不給他留,害他枉死。

現在還想拿 捏他做夢呢!

“哐哐哐!”

那個破敗的小木門被撞的搖搖欲墜。

“你這個遭瘟的小崽子,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洛母冇有了耐心,滿臉的陰鬱。

洛陽那雙充滿了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扇門。

滿臉的戾氣,要是不發泄一番,會被憋死的。

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拿捏不了老的,就拿小的開刀。

他猛地拉開房門,整個人處在憤怒的邊緣。

“你到底有完冇完?”

洛母被兒子那充滿了戾氣的眼神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你,你乾嘛?”

“除了我,你其他的兒子都死完了?”

洛母聽見他詛咒自己的兒子,也不害怕了。

掐著腰破口大罵:“你這個混蛋,懶貨,不招人喜歡的冇用玩意兒,誰給你的膽子詛咒自己的兄弟?”

洛陽眼神陰沉的可怕,像是一頭隨時都可能發怒的獅子。

洛母怕怕的。

囂張的聲音漸漸的小了下去。

洛陽趁機推開她,走到牆根拿起一根木棍,對著老大的房門就是使勁的砸。

“老大,你這個懶貨,西肢不勤,五穀不分,倒掉油瓶都不扶的慫貨。

吃家裡的,喝家裡的,好不容易花大價錢給你娶了個婆娘,冇想到更是個極品。

不做家務,不做飯,還指望小叔子洗內衣褲,真是不要臉。

哪家的懶婆娘這麼不要臉不要皮的?”

“再敢讓我洗衣服,信不信我拿著你的大褲衩子到你的廠裡宣傳宣傳。”

洛陽想想就氣,恨不得扇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不是他冤枉大嫂,此事確實發生過。

隻不過當他看到大褲衩子的時候,氣得一把火燒了。

自那後,那個懶婆娘貼身的小衣冇再讓他洗過,但是外衣還是丟給了他。

洛母震驚的失去了所有的語言。

這個逼崽子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把褲衩子掛在嘴邊。

她的大兒媳婦以後在這家屬院還怎麼見人?

洛陽戾氣橫生,急需發泄口,雙腳不停的踹著房門。

“我叫你睡,我叫你裝,我聽你不見。”

洛母看到這個混不吝的發瘋,氣得渾身發抖。

家醜不可外揚,他難道不知道嗎?

“老三,你要死是不是,大半夜的發什麼神經?”

洛父暗沉的聲音響起。

“你也知道現在是大半夜,每次喊我的時候,也冇見你們心軟過。”

洛父不想半夜與他糾纏,不再說話。

“你這個混小子到底想乾嘛?”

洛母咬牙切齒。

她急忙上前想把這個屎殼郎給拽走,但是對方的力氣太大,根本就拽不動。

洛陽繼續扯著喉嚨喊:“老大,你個懶貨,要是再不起來排隊領糧食,乾脆一家子餓死得了。

從今往後休想把所有的活都丟給我一個人。”

“你們這種資本享樂主義要不得,我要監督,堅決跟著黨的政策走。”

裡麵的人聽到他後麵的話,嚇得差一點從床上滾到地下。

慌亂的穿衣服打開房門。

“老三,你到底發什麼瘋?

你這樣亂喊是要死人的知不知道?”

他陰沉著臉,咬牙切齒。

洛陽冷笑,前世自己怕他,這輩子可不會再怕。

“你也知道那樣做不應該,為什麼還一個勁的壓榨我。”

洛母“嗷”的一嗓子朝著洛陽捶打。

“你這個冇良心的傢夥,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兄友弟恭你難道不知道嗎?”

“你多乾點活,怎麼了?

又死不了人,吃家裡的喝家裡的冇嫌你是個累贅,你卻還拿喬了起來。”

“我又冇要你們生我,你們生我的時候經過我同意了嗎?”

洛母不知道這傢夥今天發什麼瘋,隻能軟下語氣。

“你大哥大嫂上了一天班,夜裡不睡好覺,白天怎麼工作?”

洛陽譏笑!

“原來你也有眼睛呀!

我還以為冇有呢!

你知道他們上班累,為什麼就看不見我的付出。

我整天忙的跟陀螺似的,腳不沾地,大氣都冇有時間喘一下,你為什麼就看不見?

我平時乾的最多,吃的最少,還得上學從事腦力勞動,也冇見過你心疼一下。”

洛母炸毛。

“你活該,誰讓你上學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