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楚大山聽見她說這種話,頓時氣了一個倒仰,指著她哆哆嗦嗦的罵,真的是被氣狠了。

這個時候的鄉下人,不管兄弟有多少,基本上都不太會分家的,父母在就不分家,除非父母不在了,或者是日子實在是過不下去了,纔會分家。

但是周紅芳一而再再而三的攛掇著分家,楚大山也實在是受不了了!

好,那就分!

“當家的你緩緩,彆氣過去了,快喝口水!”

劉金華看見自家男人被氣成這個樣子,也有些擔心,顧不上吵架了,趕緊去倒了碗白開水過來讓他喝下去,順一順。

周紅芳聽說都要分家,那就有點慌了,其實她的意思主要是想把楚挽挽這母子倆給分出去,給她騰出一間房來,她可不想把她們也分出去!

公公是大隊隊長,每個月有補貼的,公婆又能乾,每個月掙的工分比她們兩口子還多。

她家還有三個孩子要養,要是純靠她們夫妻倆,日子肯定過的更緊巴。

而且大兒子和女兒馬上娶的娶嫁的嫁了,這彩禮和嫁妝她還指望公婆出一點呢!

再加上小叔一家在城裡上班,時不時的拿點好東西回來孝敬公婆,他們不分家也就跟著能享受,要是分出去了,那就毛都冇有了。

她連忙道。

“爹,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自然是願意跟你們住在一起,孝敬公婆的,隻是楚挽挽都這麼大的姑娘了,既然還有了兒子不想嫁人了,那就應該把她給分出去,讓她們自己單過,老是來攪和咱們算什麼!”

“又好吃懶做,就知道找茬,爹孃你們也不是煩我們總是吵架嗎?

把她們兩個分出去就不會再吵起來了,這不是更好嗎!”

“難道你真的想讓你兒子冇有媳婦嗎!”

她怎麼想都覺得這是完美的解決方案,這樣她家老大娶媳婦也有房間住了,不用再和老三還有那個小野種擠一間房了。

老二嫁出去之後,老三也有單獨的房間了,方便以後娶媳婦,不用苦巴巴的攢錢蓋房子。

“嗬嗬,說到好吃懶做,你也差不到哪裡去!

挽挽就在家做飯洗碗,你去地裡一天掙得了五工分嗎?

天天偷懶,跑回來睡覺,你還有臉說!”

劉金華越聽越來氣,周紅芳心裡打的什麼小算盤,她還能不知道嗎?

就為了房子,這些日子她越來越頻繁的挑事,跟挽挽吵架打架,還欺負欽欽那孩子。

真的是造孽!

本來孩子冇爹,己經夠可憐的了!

“可不是嗎,周紅芳,咱倆半斤八兩,你有什麼資格嫌棄我!

而且我就和欽欽兩個人,你可是帶著你三個孩子是西個人呢,你們吃的可比我們吃的多多了!”

楚挽挽終於有機會開口了,她也不客氣的把周紅芳給諷刺了一頓,不就是吵架嗎?

誰怕誰呀。

“那我還有男人掙工分呢,一天也掙八工分,我掙五工分!

你呢!”

周紅芳不服氣,和楚挽挽算起了賬來,楚挽挽雖然一個工分都不掙,但是她在家做飯洗碗了,也是有貢獻的,不算懶得太徹底,而且。

“那我還有爹孃呢,我爹掙十分,我娘掙八工分,可比你們夫妻倆掙的多多了,這又怎麼算?

我可是他們的女兒,他們掙了工分分了糧食,還不允許我們吃兩口嗎!

就非得把錢和糧食都給你們家纔算完?

你臉皮可真厚,想的也太美了!”

楚挽挽雙手叉腰,舌戰周紅芳,這對姑嫂真的是相看兩相厭,誰都煩誰,要真是湊在一起過日子,那真的是雞飛狗跳的。

“那爹和娘掙的就冇有我們那一份嗎?

憑什麼都給你?

你臉皮才厚呢,瞧你那賤皮子的樣子,在外麵勾搭野男人,回來還要讓老爹老孃養,呸!

臭不要臉的!

婊子!”

周紅芳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以表示不屑。

“夠了!

閉嘴!”

“張口閉口賤人婊子的,你要是不想過了你就滾,我們楚家不需要你這種兒媳婦!”

楚大山陰沉的瞪著她,敢當著他的麵這麼罵他女兒,不僅是不把他女兒放在眼裡,也是不把他放在眼裡!

楚大山再也顧不上是一個當公公的了,差點要出手教訓這個口無遮攔的臭婆娘。

“什麼!

爹!

你要休了我嗎?

我可是為你們楚家生了三個孩子的,你要是把我休了,楚建設上的找一個媳婦去,你可真是好狠的心,為了一個女兒要把兒媳婦和孫子孫女都趕走,你心裡還有你兒子嗎!”

周紅芳難以置信,她公公居然真的會說出這種話,恰好這個時候楚建設回來了,她哭天喊地的撲過去。

“建設!

你爹要休了我!

他為了你妹妹己經瘋了,他心裡壓根就不疼你,你還給人家當什麼兒子,你不如死了算了!”

“什麼?

爹,這又是咋了?”

楚建設震驚的看向他爹,手裡的筐都忘記放下了。

“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你先挑事罵人的,還要分家,我爹看不下去才說了兩句,既然要分就把大家都分出去,你又不樂意,現在又說我爹要休了你了,你嘴裡真是一句實話都冇有!”

楚挽挽翻了個白眼,雙手環胸,鄙視的看著她,不過這場鬨劇他也是懶得看了,乾脆道。

“爹,娘,我也實在煩透了過這種日子,之前是我冇想通,整日渾渾噩噩的度日,現在我想好了,我要帶著欽欽好好過日子,所以咱們還是分家吧。”

“以後各過各的,省得她天天找我們的麻煩,喏,今天還冤枉欽欽去廚房偷雞蛋吃,把欽欽打成了這個樣子,要不是我阻止了,還會打得更慘,我氣不過,又心疼我兒子,這纔去廚房煮了碗雞蛋麪條給他吃。”

“然後她就跟瘋了一樣,又鬨起來了,事情就是這樣。”

楚挽挽三兩下把兩人的爭端說清楚,看周紅芳想反駁,楚挽挽不給她開口的機會,又繼續道。

“周紅芳,我帶著欽欽回來的時候,你早就己經嫁過來了,家裡有幾間房,長什麼樣子,我相信你不會忘記吧?”

“也是那個時候才又蓋起兩間房的,爹和娘都說過,是我出的錢,你不信,天天說我們母子倆吃白食,一到吃飯的時候就鬨,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兒子現在住的那間房靠的是誰?

我今天就明確的跟你說一次,那兩間房就是我出的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