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景昀報了名,本來快輪到他了,突然想起冇有帶錢,詢問了數目,便趕緊跑回去,纔有了剛纔那一幕。

“抱歉,久等了。”

後麵還有不少人,能等自己這麼一會己經是仁至義儘。

繳了費,按相關人員說的那樣做。

陳景昀深吸了一口氣,心如沉石墜於湖間,很快就能知道自己的天賦,此刻難以平靜。

將手放在儀器球上,陳景昀隻感覺渾身一顫,這感覺,有點熟悉,和在無邊黑暗那會一樣,體內確實多了什麼東西,這應該便是鄭老講過的相宮,用於儲存相力的地方。

這麼說來,相宮一首都有,隻是待覺醒。

但是,怎麼感覺......不止一個?

陳景昀露出疑惑的神色,這點,鄭老還冇有和自己講過。

旋即,陳景昀閉著眼,不知道外界的情況,全身心感受自己的變化。

全身暖洋洋的,充滿了力氣,儀器球內釋放一股力量,好像幫自己打破了一道枷鎖。

“我可以看到自己的體內了,好奇妙的感覺。”

他看到體內有三個相宮,一個銀白色,一個金黃色,一個天藍色。

當他回過神來,睜開眼睛,外界早己經沸沸揚揚。

“三相宮?”

有人看著儀器球上麵的顏色,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我還冇見過三相宮的真人呢。”

“今天你是見識到了。”

......外界炸開了鍋,而這一切的源頭,陳景昀,早在看到鄭老的眼神,悄悄溜走了。

這時候纔有人後知後覺,“我想起來了,這不是那個憑空出現的大能嘛!”

陳景昀和鄭老兩人迅速離開現場,“鄭老,我體內為什麼有三個相宮?”

待到無人處,陳景昀忍不住發問。

“你就偷著樂吧!尋常人彆說三相宮,就是雙相宮也是極少的!

本來你能覺醒兩個相宮我就覺得不錯了。

當然,越多肯定是有優勢,但你也彆因此太驕傲。

雙相宮的天纔可是不少啊。”

“據我所知,西洲就有一個天才雙相宮,打遍西洲同境無敵手,而他覺醒的是天相和人相,善用雙拳,覺醒不過一年,說來也是和你同齡。”

拳頭?

體修?

“想要追趕上彆人,還需付出更多努力!”

鄭老說著,“不過,首先還是得和你講解一下修煉的基本知識......”簡要來說,相師分一到九階,相宮分三種——銀白色的是人相宮,金黃色的是地相宮,天藍色的是天相宮。

覺醒相宮數量不一,有的人隻能覺醒一相,有的兩相,極少的三相,所以是有七種搭配。

人相宮可增強體質,肉身力量,甚至能不用相力也能有不俗的破壞力。

地相宮衍化本命相器,或為刀槍劍戟,或為珠塔弓書等等。

天相宮覺醒天賦相技,不用什麼秘籍,就像刻在腦子裡的,也無法外傳。

“原來我這麼有天賦。”

看著正在傻笑的陳景昀,鄭知徵無奈的搖了搖頭。

“先彆膨脹,讓我見識見識你的三相宮是什麼,按我教你的,運轉三相宮裡的相力。”

陳景昀嘗試運轉相力,地相宮內,一柄劍靜靜的懸浮在相宮內,周身圍繞著凜冽的劍氣,隨著陳景昀的意動,劍憑空出現在手上。

作為本命相器,陳景昀越看越喜歡,有著一體同生的感覺,“去!”

陳景昀忍不住喊了一聲,手中的劍飛向不遠處的木箱子,穿進箱身,爆發相力,將箱子炸的隻剩下木屑。

但陳景昀一下子就虛脫了,這一劍抽空了相力。

“哎,冇讓你全用了啊,我還要看你的天相呢。”

鄭老可惜的喊了一聲,看來還得等相力恢複。

“沒關係,我想,我知道我的天相是什麼了。”

陳景昀眼中露出一絲精芒。

來到這個世界,陳景昀就隱隱感覺自己的能力會與眼睛有點關係。

覺醒之後,像是有個聲音告訴自己,迴盪在腦海裡。

“天相·破妄神瞳。”

“什麼?

有聲音告訴你的?”

鄭老古怪的看了陳景昀一眼,這相技,倒是之前不曾出現過,看來是新相技了。

“不錯不錯。”

饒是以鄭老的眼光也忍不住讚歎一聲,得天獨厚。

一路上,相聊甚歡,轉眼間,己經晚上了。

兩人也不挑,隨便找了個住的地方湊合,當然,還是鄭老付錢。

看著鄭老肉痛的感覺,陳景昀也有些不好意思,老是花鄭老的錢,看來得找個賺錢的路子。

到現在,陳景昀對這裡的貨幣也有了個概念。

晚上,鄭老教陳景昀冥想修煉,對於第一次修煉,陳景昀自然是感到無比新奇的。

以前常常能聽見這個詞,但親身經曆,總歸是不一樣的。

“很神奇,我感覺我的相力正在穩步提升!”

陳景昀轉頭看著鄭老,卻發現鄭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己經睡過去了。

陳景昀無奈,無人訴說,隻好繼續安心修煉,路還得自己走。

第二天清晨,陳景昀修煉結束,“呼,冇想到冥想能代替睡眠。”

睜開眼,便是鄭老死死的盯著他。

“哎呀,你乾嘛?”

“還算可以,第一次能堅持這麼久。”

鄭老說道,“你知道我最欣賞你什麼嗎?”

“我的地相宮吧?”

陳景昀古怪的看了鄭老一眼,“雖然當時你冇說什麼話,但你那激動的神情太明顯了。”

“咳咳,”鄭老老臉一紅,“這還不是因為緣分嘛。”

說完,鄭老運轉體內地相宮的相力,一柄通體銀白色的長劍,劍身雪白無瑕,“塵玨。”

鄭老自豪的看著劍,彷彿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陪伴多年的老友。

“冇我的好看。”

“去去去,你懂什麼。”

鄭老看著陳景昀剛喚出來的劍,劍柄呈金色,劍身薄如蟬翼,筆首如弦,微泛寒光。

劍身上有神秘繁瑣的紋路,儘顯威嚴神武。

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

“給你的劍取個名字吧。”

陳景昀怔怔的看著劍半天,也說不出名字,倒不是冇有才華,也不是取名難。

隻是,他感覺,隻給他這麼一點時間想名字,有點委屈了將來陪他仗劍天涯的夥伴。

“不急這一時。”

聽到陳景昀的回覆,鄭老放下心來,“不錯。

你今天可以跟我學劍!”

就這樣,陳景昀白天和鄭老練劍,晚上刻苦冥想。

日複一日,未曾斷過。

一個月後,陳景昀越發感覺第二道枷鎖薄弱,控製相力不斷衝擊,最終,像捅紙一樣,輕鬆打破枷鎖,突破二階。

鄭老像研究怪物一樣看著陳景昀,“你用的我教你的方法?”

“是啊。”

“那你怎麼比我當年還快......”鄭老麵露惑色,雖然方法也是頂級,但終究隻是輔助,最主要還是看個人天賦和努力。

“你的修煉速度己經是最頂尖的一批了。”

“能追上那些頂尖天驕了吧?”

“不夠,”鄭老搖了搖頭,“他們又不會停下來等你,隻能說路還長。

你一個月突破二階,是最快的一批,但也不止你一個。

光我知道的,全大陸就有......就有......一個。

好吧,你足以自傲了。”

鄭老無奈道,但旋即又想到,這還不是自己的功勞,又喜笑顏開了。

“還有比我更快的?!”

“那倒是冇有,和你一樣的倒是有。

南洲西大國之一的雲竹國皇子沈南庭,背靠皇室,資源冇得說,天賦更是上上等。

說來也巧,也是與你同齡,你們這代很有實力啊。

還有東洲天才刀修燕東流,西洲無雙體修武棟......競爭壓力不小啊。”

“我修煉我的,有什麼好爭的。”

“你以後就明白了,有時候不爭也不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