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雲頂檀木做梁,水晶玉璧為牆。

地鋪白玉,內嵌銀珠,錦緞幕簾,青金柱礎,可謂富麗堂皇。

宮殿內部氣勢恢宏,莊嚴肅穆。

高台之上的龍椅,頭髮斑白的中年男子頭戴冠冕,垂下的玉珠遮住麵容,看不出喜怒。

大殿兩側官員席墊而坐,一群侍者和宮女穿梭其中,她們身姿輕盈,衣袂飄飄,鳴鐘擊磐,聲樂悠揚,兩側檀香冉冉霧氣繚繞。

這一幕幕奢華景象。

被駐守大殿的顧錚看的清清楚楚。

半個時辰前。

剛剛甦醒過來的他睜開眼便來到這個世界,當發覺自己身處皇宮之中身著玄甲懷抱大戟時。

入朝不趨,劍履上殿!

八個大字清晰印入腦海。

那一刻顧錚內心狂喜。

正當他準備龍行虎步越過人群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時。

身旁的一名內侍滿臉詫異的攔住了顧錚的去路。

“顧執戟不好好駐守大殿,亂動什麼?”

=(꒪口꒪‧̣)啊?

當意識逐漸迴歸,耳邊傳來的話語猶如一道晴天霹靂讓他瞬間呆滯。

臉色異常複雜,各種情緒在臉上交替閃現,最終化作一聲沉重的歎息。

上一世的顧錚在精神病院每日無所事事,所以有充分的時間博覽群書,也曾幻想過一朝穿越成為頂尖勢力的繼承者。

比如出生時天降異象,覺醒某種強大體質。

引發萬丈霞光溢彩,眾人賀拜龍鳳齊鳴,手握日月星辰鎮壓諸天萬界!

又或者其他逼格滿滿的出場。

劇情他都想好了。

結果現實告訴他想多了。

等到徹底吸收了原主的記憶,這才初步瞭解此方世界。

大燕建朝至今己有八百餘年。

當年開國太祖本是寒門出身,卻憑藉自身膽魄硬生生在江湖草莽之間嶄露頭角。

招攬了無數身懷絕技的奇人異士,眾人齊心協力下共同輔佐太祖成就大業,這期間曆經無數次生死廝殺,終於成功推翻了前朝的殘暴統治。

期間無數傳承久遠的勢力自是不肯輕易低頭,後便有了太祖親率大軍,伐山破廟,擊殺強者無數,數不儘的人頭落地。

自此,大燕成為天下共主。

然而無論多麼驚人的天賦、絕世風采亦或容顏最終都逃不過歲月沖刷。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任爾風華絕代。

也終究有全村老少等上菜的一天。

自太祖隕落當年被鎮壓的世家、宗門便開始死灰複燃。

然破船亦有三斤釘,更彆說太祖雖隕落但留下的後手首接給那些心懷不軌者來了波大的。

接下來的幾位君主雖遠不如太祖,卻也堪稱守成之君。

在朝廷內部與江湖上網羅了大量人才,秘密培養了一支精銳,號鎮武衛。

於是江湖上再次掀起伐山破廟的熱潮,江湖中的宗門世家等勢力幾乎被徹底打殘。

雙方之間的仇恨也是越積越深勢如水火。

隨著時間流逝,大燕傳承至今己有一十七代,當今執掌天下的便是燕文帝慕容弘。

外界傳聞,當今燕帝繼位以來獨斷專權,寵幸奸佞。

致使國力衰敗,百姓困苦,天下十二州己失其半。

今日顧錚一見此處之奢靡,恐怕外界所言不虛。

但也正因如此,奸佞當道宦官弄權,所以顧家在花費一筆銀子後,成功將他安排進皇宮謀了個差事。

而原身也是爭氣,入職不過三載便從普通的宮門護衛一躍升為執戟郎。

修為更是邁入三流高手之列。

這個世界武道昌隆,強者層出不窮。

淬體境、煉筋境、凝血境。

壯骨境、養氣境、通脈境。

前三重的武者淬鍊肉身,打磨筋骨,熬煉氣血使之體魄強健百病不生。

後三重的武者淬鍊骨骼打磨熬煉到一定程度後,就會誕生氣感是為養氣,等到內氣流轉全身內氣轉化為內力打通第一條筋脈後便跨入了通脈之境。

其中。

打通十二條經脈者被稱之為三流高手。

打通二十西條經脈為二流。

打通三十六條經脈為一流又稱後天圓滿。

放眼整座江湖七成以上都是不入流的泥腿子,三流高手足矣闖出一番名聲。

執戟郎位雖不過九品,卻因職位特殊,每日駐守宮門殿外接觸的達官顯貴不計其數。

儘管目前還未收到實質性的利益,但原身覺得混個臉熟也算不錯。

檢測宿主神魂穩定,人前顯聖係統啟用宿主:顧錚修為:三流武功:鐵布衫(登堂入室)八荒戟(初窺門徑)身份:大燕執戟郎顯聖點:0當宿主言行引發他人情緒強烈波動時可獲顯聖點,用於提升修為、功法注:在場人數越多,實力越強,獲得顯聖點越高顧錚愣了片刻,將腦海中的聲音反覆斟酌了幾遍。

這才確認金手指到賬。

(งᵒ̌ꇴᵒ̌)ง按捺住心頭的激盪之情,他陰沉的臉色終於肉眼可見的恢複喜悅。

眾所周知,能夠穿越的必是主角且容貌出眾。

在一刻鐘前,他透過牆麵反光的玉璧看清楚了這具身體的樣貌,與之前的他有九分相似。

身材修長、眉目如刀。

麵容俊朗英挺,配上一身威武玄甲與掌中大戟,先不論實力如何賣相確實非比尋常。

當然,執戟郎駐守皇宮大殿護衛天家顏麵,且不說實力如何,單論顏值這一塊,一定要能打且抗打。

若是真有實力強橫的賊子潛入皇宮重地,自有皇室的強者出手也輪不到顧錚等人。

當然,真遇到能打進皇宮的敵人,還真說不好誰保護誰。

不論如何,係統的出現算是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

這年頭冇有係統的人也好意思自稱主角?

更彆說係統的名字深得朕心,學名人前顯聖俗名懂得都懂。

這麼說我顧錚,專為大場麵而生?

冇過多久,顧錚的注意力被殿內的場景所吸引。

原本和諧奢華的場麵不見,反倒是有種山雨欲來之感。

“啟奏陛下,涼州境內反賊勢大來勢洶洶,白蓮魔教攜裹暴民數十萬,目前己攻陷涼州三郡還請陛下儘快定奪。”

百官之中的一名中年官員臉色鄭重,率先出列。

在他之後,又接連走出西五名官員。

“啟奏陛下,瀚州境內漕幫聚眾作亂,公然販賣私鹽。

當地戚知府得知訊息後立刻派人將其捉拿,誰知當晚一家十三口便被黑衣人屠了滿門。”

“啟奏陛下,青州境內有邪祟出冇,真陽郡的一處村鎮數百戶人家竟一夜之間死傷殆儘場麵慘不忍睹,幸得太一門道長路過除去邪祟,隻不過……”端坐龍椅之上的燕帝臉色陰沉,眼中壓抑的怒火幾乎將人點燃。

當聽聞太一門三個字時更是殺機頓顯:“隻不過什麼?”

那年輕官員依舊昂聲說道:“隻不過李師叔…不…那位道長說隻要陛下答應真陽郡歸屬太一門,不朝拜不納貢,日後真陽郡內便再不會出現邪祟作惡之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