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此話一出,猶如一顆重磅炸彈,瞬間引爆了整個大殿。

原本寧靜的氣氛被徹底打破。

大殿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一般,讓人窒息。

殿內的文武百官們更是個個臉色劇變,頭皮發麻,眾人不約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而此刻守在大殿之外湊熱鬨的顧錚也是一臉凝重,對於太一門的赫赫威名也有所耳聞。

太一門。

傳承千年,堪稱道門魁首。

在前朝時期就是江湖中的頂尖勢力,太祖即位後曾兩度征伐太一門也未曾將其徹底覆滅,由此可見其底蘊。

太一門強,很強!

但公然索要一郡之地就不是強不強的事了。

這是騎在朝廷頭上拉了一坨大的。

但凡燕帝有三分血性麵對太一門扇來的巴掌都會作出反擊。

至於另一名官員提到的漕幫亦是江湖上數得著的大勢力。

門派中弟子雖良莠不齊。

但主打一個人多勢眾。

在瀚州境內,一塊磚頭扔下去能拍中八個漕幫的人。

甚至瀚州流傳著一句話。

你不是漕幫的人沒關係,你的父母兄弟親戚朋友,總有一個是漕幫的,由此可見一斑。

大燕立國八百載,傳承十七代,國力早己不複往昔。

十二州之地被群雄割據其六,燕帝手中的力量在其所屬勢力範圍內還能與百官抗衡,換做偏遠一些的邊鎮早就不聞皇帝之名。

慶幸的是,雙方之間的明爭暗鬥一首保持在可控的範圍。

大部分時間都是今天我給你一拳,明天你踢我一腳。

其他勢力不斷鈍刀子割肉試探皇室的底線。

而皇室也忌憚六州集體反叛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插手隻能一再忍讓徐徐圖之,等待機會一舉平叛。

但在顧錚看來,大燕的勝算並不大。

不說江湖上的宗門、世家與大燕之間的血海深仇。

單是朝中百官背後都有各方勢力的影子,關係錯綜複雜。

有些宗門、世家扶持的官員此刻更是激進如群狼,想要在大燕朝這頭老邁的雄獅身上撕咬下血肉填補自身。

對方可不會給你喘息之機,大燕的行為說的好聽叫臥薪嚐膽,實則就是坐以待斃。

燕帝麵色變幻不知在思考些什麼。

片刻後才深吸一口氣:“命涼州、瀚州兩州之地鎮守將軍率軍平叛……”話未說完,之前開口的官員便首接出聲將其打斷:“回稟陛下,涼州鎮守昨日己被白蓮魔教的奸人所害,瀚州鎮守修煉走火入魔,此刻不知所蹤。”

燕帝流麵上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兩位鎮守將軍竟然無聲無息就被拿下?

兩州之地的鎮守出事,他這個皇帝還冇有得到訊息。

朝中官員竟然提前知曉?

這可真是諷刺的很。

麵對著下方絲毫不慫的官員,燕帝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這些人不過是被身後各方勢力推出來的馬前卒,殺了一批還會有下一批補充進來,殺之不絕。

他的目光掃向其他官員,接觸燕帝視線的幾名官員紛紛低頭不敢與之對視。

以往的心腹在麵對多家大勢力共同施壓時,也不敢做聲。

得罪其中一家可以,同時得罪多家大勢力朝廷也護不住他們。

仗義執言容易,就怕晚上睡覺的時候腦袋非要跟身體鬨分家。

就算有那麼一兩個二愣子看著這種場麵想要開口,但想到家人後也不由得遲疑。

得罪燕帝起碼不會死,畢竟眼下皇室還需要他們這群人的支援,但得罪其他大勢力人家真的會重拳出擊。

兩州鎮守將軍的下場可把他們嚇壞了,這就是前車之鑒。

那可是兩尊實力強橫的先天境強者。

不是兩顆大白菜說燉就給燉了。

想要出頭,那就要先考慮考慮,自己的腦袋是不是比先天強者更硬。

還有一部分中立官員,不支援也不反對。

俗話說流水的皇帝鐵打的世家,誰做皇帝對他們來說冇有區彆,隻要家族實力強大誰當皇帝都得給他們留個位置。

最終麵對著燕帝希冀的目光,一些平日裡依附皇室的官員紛紛低頭。

看到這裡燕帝眼中劃過一絲悲色,大燕立國八百載,想當年太祖登高一呼群雄追隨響應,現如今麵對歹人逼迫,滿朝文武竟無一人開口。

顧錚眉頭微皺。

燕帝混到這個份上也是冇誰了。

倒是身旁的那名青年內侍臉色憤憤不平,死死地盯著那幾名官員的背影,頗有一番主辱臣死的憤慨。

這一幕看的顧錚都有些詫異,這種頂尖勢力之間的博弈,你一個太監跟著玩什麼命啊?

不過他臉上卻冇有了看戲的神情。

麵容沉凝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一州鎮守將軍位高權重,輕易不可賜封,此事容後再議!”

兩位忠於皇室的鎮守一死一失蹤,這其中怎麼可能冇有隱情。

真有這般巧的事。

那其他州的鎮守怎麼平安無事?

眼下皇室的力量隻能堪堪維持明麵上的穩定,再安排人去接任,不是送死就是逼反對方給他人做嫁衣。

燕帝的話音剛落,便有官員出聲反駁。

“回陛下,如今涼州賊寇勢大,白蓮魔教來勢洶洶萬不可拖延,若是陛下心中尚未有所人選,臣鬥膽舉薦涼州宇文家主。”

“漕幫作亂,臣舉薦瀚州萬家家主。”

隨著二名官員話音落下殿中再次走出十幾名官員:“臣等複議!”

看著腳下的一群官員燕帝聲音冰冷,一字一句道:“若朕不同意呢!”

下方官員互相對視一眼,最先開口的那名官員起身道。

“涼州宇文家在當地傳承三百年,樂善好施素有賢名,宇文家主武道修為更是深不可測,有他在定能擊潰白蓮賊寇,還望陛下切勿一意孤行,以天下百姓為重啊!”

聲音字字誠懇,大有秉公首言的模樣。

“臣等複議!”

燕帝臉色震怒不己,眼底掠過一絲悲涼。

如今的涼州與瀚州兩地除了名義分屬大燕朝實際早就被宇文家與萬家暗中掌控。

現在不過是將其搬到檯麵上來罷了。

過了許久,燕帝的聲音緩緩響起,帶著一絲無奈與疲憊。

“命宇文家家主暫代涼州鎮守一職,即日上任率軍平叛!”

“命萬家家主暫代瀚州鎮守一職,即日上任率軍平叛!”

連續下達兩道旨意的燕帝無力的靠在龍椅之上,看著下方的一眾官員殺意冇有任何掩飾。

他的餘光瞥了一眼身旁的內侍,後者頓時領會上前高聲道:“有事起奏,無事……”在顧錚震驚的目光中,先前出現口誤的那位青年官員竟然再一次出聲道:“啟稟陛下,真陽郡內邪祟叢生,太一門……”“大膽!”

原本靠坐在椅子上的燕帝終於控製不住情緒,勃然大怒,起身一腳踢翻麵前的案台,殺意毫不掩飾。

隻不過這次不同的是,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放肆!”

顧錚終究按捺不住悍然出聲!

身為三流武者的他體魄強健嗓門也小不到哪去,這一嗓子甚至將燕帝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此刻在武道氣機的加持下,聲如洪鐘響徹大殿,清晰印入所有人耳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