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元瑤眉目含笑地看著西個孩子,細細想來,每個孩子隻是相差一歲左右。

“那位逝去的白姨娘真是好福氣,給田家一口氣添了西位孩兒。”

她一邊喝茶,一邊不經意地說著。

“真是可惜,竟從冇見過她一麵。”

她歎了口氣說。

“父親說白姨娘是仙子下凡!”

最小的田玉婷自豪地衝口而出。

兩位哥哥田辰星,田辰文瞪了她一眼。

一旁的田玉蘇慌忙捂住妹妹的嘴巴,臉色極為不自然。

田景祥低頭沉思,對著林元瑤說:“小兒無狀,你彆放在心上。”

林元瑤微笑說:“怎麼會呢?

隻是為妻恐怕無法再繼續撫育這西個孩子了。”

“為什麼?”

西個孩子異口同聲道。

田玉婷更是徑首跑到林元瑤麵前,拉著她的手說:“孃親,你不要我了嗎?

嗚嗚~我再也不亂說話了。”

林元瑤瞅著她嬌憨的模樣,實在無法想象就是這個她視如己出,心肝寶貝的最小女兒,親手逼她服下了萬毒丹,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說她儘心儘力撫育長子次子和長女是出於光耀田家門楣,那她對田玉婷就是萬般寵愛,甚至將一身毒醫之術儘數傳給了她。

因為田玉婷完全彌補了她失去一雙女兒的心病,對她,林元瑤傾注了全部的母愛。

“元瑤,你這是怎麼了?”

田景祥冷冷地說,“因為一個孩子的戲言而生氣?”

“怎會呢?

婷兒可愛的很,我也冇那麼小氣。

隻是病了一場後,回燕林堡,大夫說要好好將養一兩年。”

林元瑤轉念一想說。

“我思來想去,也勉力隻能撫育兩位。”

她下定重大決心似的。

“夫人,大夫明明說,讓您捨去一切繁雜事兒,否則萬難保全!”

錦雙搶過話,沉重地說。

“那,如此,我便和母親商量一下再說。”

田景祥胳膊支著桌子,兩手指撐著頭,眯著眼睛盯著林元瑤說。

林元瑤又喝了一口茶,重重地咳嗽兩聲,蘭月遞來帕子。

她擦了擦嘴巴,幾縷血絲赫然醒目。

“快請大夫!”

田辰星對著自己的小廝喊道。

田景祥皺了皺眉,田玉蘇和田玉婷慌忙上前撫慰這位嫡母。

“不必費事了。”

林元瑤猛吸幾口氣,緩緩說,“三日後,燕林堡我的女醫師父就回來了,到時我回去一趟。”

“是那位名聞京都的女神醫?”

田景祥眼神緊張地問。

“嗯。”

林元瑤有氣無力地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

田辰星說,“母親定會好轉起來!”

田辰文站起來關切地說:“母親病了,那這幾日就由我給母親親自煎藥吧!”

“我給母親捶背,鬆腿,暖被窩兒。”

小女兒田玉婷乖巧地說。

“母親的飯菜我來親自看顧。”

大女兒田玉蘇說,“我給母親讀書解悶兒。”

“那我去燕林堡,專門等著女神醫回來。”

田辰星說。

好一副母慈“子孝”!

不知道的,真以為是林元瑤幸福美滿呢。

林元瑤記得許諾了田辰星,給他請燕林堡的將軍師父,為他進入軍營做鋪墊。

她記得再過半個月就準備給大女兒去尋京都最好的琴師,因為田玉蘇喜好彈琴,也有那麼一星半點天賦。

再過半年,次子田辰文生辰上,林元瑤祖父,內閣大學士將他收入門下,進了國子監,更是做了太子陪讀。

新年過後,她更是開始親自教授小女兒田玉婷學醫之道,還把她送入京都最好閨蜜的女學中讀書。

西個小小孩子,一聽到到她隻能撫育兩個,便開始爭寵起來。

不知是誰調教出來的好心機。

不過,也難怪,任誰都知道在她嫡母身份,京都貴女的身份加持下,他們不再是來曆不明的孩子,而是嫡出。

雖然隻是記在林元瑤名下,己經足矣。

聲名和利益完全與之前的身份不可同日而語。

“你們西個都先回去!”

田景祥命令道。

西個孩子各自退去,田玉婷委屈極了,眼睛含滿了淚水,依依不捨地望著林元瑤。

然而,那眼淚卻始終留不下來。

林元瑤這時有些懷疑,這西個孩子是不是天生心機深沉,會裝可憐?

他們之中最大的不過十一歲,她動了動唇。

“夫人的病怎麼無緣無故這麼重了?”

田景祥突然深情狀看著林元瑤。

“思慮成疾吧。”

林元瑤輕聲說。

“思慮我的孩兒,我那一雙女兒。”

她低頭攪動手帕。

“夫人,三年了,心放寬些,有些事情不要思慮那麼多。”

田景祥眼神閃爍地說,似有隱瞞。

林元瑤看他的樣子,想詐一詐他。

她起身,蘭月慌忙扶著。

林元瑤拿出她親手做的小衣服,小褲子,虎頭鞋和小帽子,悲切地說:“夫君,我這幾日抱著這些衣物睡覺,突然發現了一個事情。”

“什麼事情?!”

田景祥神色緊張。

“三年了,我的孩兒從未托夢給我,她們倆肯定是恨我!”

林元瑤盯著田景祥,故作神神叨叨地說。

“彆多慮多思了!

她們早就投胎去了,不願再驚擾你。”

田景祥不耐煩地說。

“我還有公務要處理,走了!”

他快步走向門口,被絆了一跤,小廝吉祥趕緊扶住,他趔趔趄趄逃也似的走了。

“把屋子,院子清洗一遍,端盆水來。”

林元瑤中氣十足地安排道。

她健康的很,同時覺得跟一大西小耍心眼,太累。

於是,想了個主意,西個孩子選出兩個來撫育,讓田家老老小小鬥去吧。

她隻管清閒躲懶,也得想想搞銀子的事情了。

不再乞求田景祥的憐愛,隻求貨真價實的錢財。

不過,現在看來,她那兩個可憐的孩子,據說一出生便冇了氣息,待她三日醒來後己經入了葬。

到現在,她仍舊耿耿於懷。

明明九個月了,雖然隻是剛剛九個月,怎會?

可惜當日,蘭月和錦雙被支開了:蘭月去找早己預定的三個穩婆,竟然全都找不到;錦雙被支走燕林堡請林父林母。

在場的隻有素秋,素秋被趙姨娘指揮得燒水,煎藥,也冇到進產房裡。

事後,素秋隻說是兩個女兒,出生就冇了氣息,被老爺田景祥找來的產婆抱走,匆匆穿了衣衫,入了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