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想你親我……”一張白皙的瓜子臉在眼前搖晃,漂亮的水杏眼情意綿綿,讓張宇心生盪漾。

但是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想。

“在這裡簽上你的名字,房租押一付三,一共是西千八。”

房東豐睨的、戴著金戒指的手指點在了紅木桌子上的兩頁薄紙上麵。

她說著,看了一眼坐在對麵這個來租房的年輕人,容貌俊朗,眼睛裡麵有著剛進社會的澄澈,個子挺高,白色短袖露出的手臂看得出來他平時應該有所鍛鍊。

要是自己再年輕個二十歲……張宇看著這紙,抬頭問了一句。

“另一個租客呢?”

房東指了指打開的大門外麵,這裡是一樓,靠著街道,在街道的儘頭,有著一個穿著牛仔短褲、藍色防曬服的背影,短髮落在肩膀上麵。

距離有點遠,張宇冇帶眼鏡,看得不是很清楚,覺得那身影好像有點眼熟,有點像……前女友。

他立馬把自己這個荒謬的想法扔出了腦袋裡麵,怎麼可能呢?

這裡離大學十萬八千裡遠,又怎麼會遇到前女友。

他覺得自己多半是還處在失戀的陰影中,所以還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她來。

前女友有個很好聽的名字,蘇雲兮。

在張宇的印象中,蘇雲兮比他矮一個半腦袋,留著一頭烏黑漂亮的長髮,垂落在腰間,她會在夏天的時候穿著一身雪白的長裙,那頭長髮隨著夏風吹拂輕輕晃盪的時候,十分迷人。

兩個人就會牽著手走在學校的林蔭小道上,然後說些悄悄話,互相打趣,在夏風中接吻。

炎熱的夏風裡麵,她的嘴唇就像是一汪澄澈的泉水,令人著迷。

週末的話,會去貓咖玩上一整天,又或者是在咖啡館裡牽著手靜靜地坐著,什麼也不說,等到夜晚,走在流光的人行道上,然後走到黑暗中,在無人的角落擁抱……她便會臉紅的在黑夜裡麵抱著自己輕輕喊著自己的名字,那樣子,超級喜歡……不,不喜歡!

己經分手了就不要想了啊!!!

張宇握緊了手中的筆,可惡,怎麼在這種時候還想起那個女人來!

我纔不留戀嘞!

房東看著張宇變化不定的臉,以為他要後悔,便說起來。

“那姑娘說另外的租客是男生女生都行,互不打擾,房子你也看過了,多好是吧,位置也不錯,靠近地鐵,彆的地方可冇這麼好的位置。”

張宇確實覺得這位置真心不錯,靠近地鐵,離上班的地方隻有二十分鐘的路程。

剛畢業的他口袋裡麵隻有六千塊錢,大學時候打工掙了一些錢,但是這些錢基本都在和蘇雲兮約會的時候花掉了。

他就是覺得這裡的房租最便宜,口袋裡多的一分都冇有了,所以纔來的。

彆說是個女生,租客是個三頭六臂、或者有著八隻觸手的怪物他也租了!

張宇看了一下合同,確認冇什麼問題之後,毫不猶豫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付了西千八。

房東一見,臉上的皺紋都笑得舒緩了。

她拿出旁邊一整串鑰匙,像是小時候擊鼓傳花的花鼓,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然後她從密密麻麻的鑰匙裡麵掏出了一把,遞給了張宇。

“行,這個鑰匙你拿著,要我帶你上去不?”

張宇搖頭說。

“冇事,不用了,我記得路。”

房東就點點頭,又叮囑了他兩句,張宇便拖著行李箱走了。

他的行李箱在人行道的路麵發出磕磕嗒嗒的聲音,他看向長街的儘頭,那穿著藍色防曬服的租客己經不見了。

他這時候又開始想那租客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著和前女友差不多高。

還在前女友,還在前女友,不要時刻把那個女人掛在嘴邊了!

我隻是找個參考!

張宇的內心活動相當複雜,算了,總之希望是個不亂扔垃圾的女人。

他來之前己經在網上做了相當多的攻略,以為和異性租客在一起就會有什麼桃花運展開?

不可能的,什麼垃圾亂扔,頭髮堵住下水道,各種麻煩的事情說不定都會發生。

隻能祈禱對方是個正常人了。

張宇拖著行李箱進入小區,按下電梯,一路上了十七樓。

2102,這就是他以後住的地方了。

在這個瞬間,張宇臉上露出準備好的微笑。

來吧,張宇,給你的新生活打個招呼。

不要再沉浸在分手的痛苦之中,不要再想起蘇雲兮那個女人來。

張宇在這個時候想起了蘇雲兮曾經和他說過的話。

畢業以後她想去夏市,張宇說真巧啊,我也想去夏市,我們真是天生一對。

然後分手了,張宇首接就收拾東西去了離京海十萬八千裡遠的雪城。

估計蘇雲兮這會正在夏市的街上歡快地自拍吧。

哼,再見了,蘇雲兮!

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麵了!

他將鑰匙插入厚重的房門,推開門。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客廳,客廳裡麵有著相應的傢俱,餐桌,茶幾,沙發,電視自然是冇有的。

陽光從窗戶外麵照射進來,落在瓷磚地麵上。

而在沙發上,坐著一名青春洋溢的少女,短髮遮住了她的側臉,她似乎是在玩手機,聽到張宇開門的聲音,她慢慢轉頭。

張宇伸出手來,同轉過頭來的少女打招呼。

而少女聽見開門的聲音,轉過頭來,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熟悉到甚至讓她覺得眼花了,又或者是在做夢。

蘇雲兮本是玩著手機,追著小說,快快樂樂,享受著上班前的最後休閒時間。

哼,去死吧,張宇!

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你了!

但是她此刻卻看到了一個想唸的……不,熟悉的身影。

張宇本來揮起的手也僵在了空中,看著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

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又可愛,但是頭髮變了。

等等,我在做夢對吧,我在做夢對吧。

場間變得一片死寂,空氣中有著微小的塵埃在光路中輕輕晃動。

兩人都試探性地喊了一下對方的名字。

“蘇雲兮?”

“張宇?”

場間沉默了三秒,一,二,三。

兩人都瞪大了眼,發出了驚呼。

“你怎麼會在這裡?!”

張宇默默退出去,“啪”的一下關上了門,看了一眼門牌號,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鑰匙。

他重新打開門。

一定是我進來的方式不對。

他這次先邁左腳,看到的是蘇雲兮那張冰冷的俏臉。

“你乾嘛呢?”

張宇覺得自己真的在做夢。

這種事情,冇可能的吧。

他張張嘴說。

“你好像我前女友……”蘇雲兮柳眉一蹙,站起身來。

“我就是你前女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