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個張宇,搞什麼?

裝不認識我?

你就算化成灰我都認得你!

張宇搖頭擺手。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蘇雲兮抱著手臂歪歪腦袋。

“什麼不可能?”

張宇說。

“你不應該去夏市嗎?”

蘇雲兮冇說話。

難道要說我以為你要去夏市所以我就不去了,都是因為你害的,這種話說出來就好像在刻意躲避他一樣。

我纔沒有在意呢!

分手這件事,對我一點影響都冇有!

她冷哼一聲問。

“你怎麼又在這裡,你不應該也去夏市嗎?”

張宇剛想說我不是想避著你,但是這話說出來就好像自己很在意分手那件事似的。

他“哦”了一聲說。

“我以前騙你的,我根本就不想去那裡,就想來這裡。”

蘇雲兮半眯著眼。

“哦,原來某人在談戀愛的時候就開始騙人了啊,真是好男人啊。”

她的語氣裡麵帶著陰陽怪氣的嘲諷之意。

但張宇早習慣了,百毒不侵。

“對啊,對啊,我就是好男人,唉,我這樣的好男人真是不多見咯。”

他拖著行李箱就往裡麵走,不管氣得牙癢癢的蘇雲兮。

蘇雲兮看見張宇的動作,愣了一下問。

“你乾什麼?”

張宇關上門。

“我住這裡,我剛簽了合同,租了三個月的房子。”

蘇雲兮愣住了,張宇說完這話也愣住了,兩個人腦子裡麵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等等,這樣的話,是不是等於,同居?!!

兩個人都在此刻倒吸了一口冷氣。

張宇拍了拍腦門,一臉呆滯。

不是吧,哥們,還能有這種事?

蘇雲兮則是在心裡尖叫一聲。

什麼情況啊!

我居然要和張宇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啊!!!

她要跺腳了!

她忍住了,冇有跺,而是立馬指著大門。

“你,你怎麼租這裡啊,你,你出去,換個地方租。”

張宇翻了個白眼。

“姐姐,這裡房租一千二一個月,不租是傻子,這樣,你給我錢,我就換個地方租。”

張宇習慣了,以前調侃蘇雲兮的時候就喊一聲姐姐,這個時候兩人竟是都冇注意到。

蘇雲兮哪裡有錢。

她也是窮光蛋一個。

和張宇談戀愛的時候,兩個人互相買東西花了不少錢。

張宇送她禮物,她就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給張宇買東西,張宇也不好意思,就買更貴的東西。

一來二去,兩個人都虧了。

商家賺大發了。

笨蛋情侶。

她這個時候就想說一句以前的自己,怎麼那麼傻呢!

結果現在,兜裡就隻有一千五百塊,比讀大學的時候還窮,而這一千五百塊還要熬到下個月發工資!

這個月就上五天班,下個月二十號才發工資,發個千把塊,然後還要再撐一個月,蘇雲兮想想就覺得難頂。

口袋比臉都要乾淨!

可憐巴巴。

好窮啊,都怪張宇嗚嗚。

男人隻會掏空我的口袋。

她冷哼一聲說。

“你要我給你錢?

你怎麼好意思的!”

張宇聳聳肩。

“那不就結了,你住哪間,我選剩下那間。”

“你還挺有紳士風度。”

“我向來都有。”

“我住走廊左邊那間,那間有個小陽台。”

“行。”

張宇也不挑,拖著東西就往右邊的房間走。

他路過的時候,看了一眼蘇雲兮的房間。

行李箱打開著癱在地麵,東西亂放,衣服亂蓋,甚至還有……粉的,白的……不是,你能不能好好收拾啊!

東西不要又蓋在筆記本電腦上麵啊!

這個問題都說了好多次了。

冷靜,冷靜,等等,我們現在己經不是男女朋友了,有些話是不能說的。

蘇雲兮則是坐回了沙發上,用沙發上的抱枕遮住了自己的臉。

啊……怎麼會這樣啊……怎麼,偏偏就是張宇呢?

蘇雲兮想不明白,她又覺得有些氣,你去哪裡住不好,你偏偏來這裡住!

她聽見行李箱輪子滾動的聲音停了下來,又聽見張宇的聲音淡悠悠地傳了過來。

“你的東西,最好收拾一下比較好吧,明天畢竟都要上班了。”

然後就聽見張宇拖著行李箱進入了房間裡麵,“啪嗒”一聲關上了門。

蘇雲兮冷哼一聲。

要你管,真是的。

這個男人就是,婆婆媽媽的。

裝什麼溫柔……好吧,雖然也挺溫柔的……蘇雲兮不自覺想到了張宇以前拉著自己的手,然後將自己護在懷中的樣子,那樣子讓她覺得可靠和安心……不對,要是真的可靠就不會分手了!

她起身,還是準備收拾一下東西。

她走到自己房間裡麵,看到了攤開的行李箱和散亂的衣物,還有貼身的衣服。

她愣了一下,臉刷得一下就紅了。

張宇剛剛叫我收拾東西,他是不是都看見了!

她立馬喊出了聲。

“張宇!!!”

然後她就小跑到另一個房間門口,卻發現門早有預料地被鎖上了。

張宇打開行李箱,果然,這個女人肯定會喊著他的名字來找他。

哼,我還不瞭解你嗎?

張宇喊了一聲說。

“門隔音,聽不清。”

蘇雲兮咬咬牙。

就這麼一扇薄木門,哪裡隔音了?!

她鼓了鼓臉,非常不滿地發出一聲哼聲,然後轉頭回去收拾起自己的東西來。

張宇則是打量著自己的這個房間。

嗯,房間不大,東西也冇有。

有一張床,但是冇有床墊和被單,有一張桌子和椅子,行,可以打遊戲了,回頭還得辦個網線。

有空調,這倒是不錯,但是夏天空調費不會很貴吧……冇有衣櫃,行李箱將就一下,撐到下下個月發工資就行了。

他簡單收拾了一下,然後將筆記本電腦擺出來放在了桌子上麵。

接著他推開門,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生悶氣的蘇雲兮,她的臥室門緊閉,看起來是意識到了什麼。

張宇看著蘇雲兮問。

“這位室友,我去吃飯,你去不去?”

蘇雲兮頭一歪說。

“不去。”

誰要跟你一起去吃飯啊。

張宇聳聳肩,想來也是,自己就不該多此一舉問這一嘴。

也是,彆人早就放下了,自己還何必放不下呢。

張宇轉身就走,打開了門。

蘇雲兮看了一眼時間,下午六點。

確實有點餓了,自己還是得出去找點吃的。

她忍不住喊住了張宇。

“室友,你出去吃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