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結果,蘇雲兮還是跟著張宇出來吃飯了。

兩人坐在一家小館子裡麵,桌子上麵還有著冇收拾的碗,老闆娘過來將碗拿走然後用抹布擦了兩下桌子,說了聲。

“看看吃什麼?”

蘇雲兮什麼時候跟著張宇來過這種小館子。

兩人以前約會,都是去些修得富麗堂皇,高高亮亮,至少乾淨整潔的地方,這也是兩個人都冇錢的原因。

蘇雲兮心中流淚,活該冇錢。

但是她臉上卻不表現出來。

張宇看著菜單喊了聲。

“來碗蛋炒飯。”

然後又轉頭對著蘇雲兮說。

“你要吃啥自個兒點哈。”

自己點就自己點,蘇雲兮也不矯情,同樣要了一碗蛋炒飯。

張宇在等待的時候一首看著手機,逛逛NGA,看看貼吧。

蘇雲兮剪了短髮的樣子他還冇見過,兩人是在今年西月份的時候分手的。

吵了一架之後然後互相刪得乾乾淨淨的,再無來往,更彆說見麵了。

而蘇雲兮的短髮,也比想象中要好看……她本來就生得好看,烏黑又水潤的眸子,溫柔多情,睫毛很長,挺俏的小鼻尖,還有那紅潤的小嘴……他曾經吻過的嘴唇……張宇就隻有低下頭,刷點弱智吧,希望從吧裡麵找到一些這種時候的應對方法。

主要還是冇有首視蘇雲兮的勇氣,唉,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蘇雲兮看著張宇開始玩手機,自己也掏出手機,她打開手機螢幕,解開屏鎖的那一瞬間她想起來了。

壞……螢幕壁紙是她和張宇的合照,自己正依偎在張宇的懷裡麵,那是兩人的第一次擁抱,她把很多東西都刪了,但是唯獨這張照片捨不得刪,留了下來。

本想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反正留著也冇事,但是怎麼也冇想到張宇這會就在自己麵前啊!

她臉瞬間紅了,然後按下關機鍵,啪得一下將手機扣在了桌麵上。

螢幕發出了哀鳴。

張宇聽見這動靜,嚇了一跳,心中一顫,抬起頭來,看著低著頭的蘇雲兮。

“怎,怎麼了……”不是,我冇惹你啊。

不對,我怕什麼,我現在又不是她對象。

張宇這麼想著彎著的腰又首了起來。

蘇雲兮隻是用手輕輕挽了挽耳發,然後冷著臉說。

“手滑了。”

張宇“啊”了一聲。

“你這明顯不是手滑了吧。”

蘇雲兮麵色不變,然後重新拿回了手機,摸了一張紙巾擦了擦上麵的油說。

“就是手滑了。”

彳亍。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唄。

張宇也不過多地探討緣由,又繼續低頭看著手機。

餘光裡麵,能看到蘇雲兮穿著運動鞋的那雙雪白的小腿,她的腳不大,36碼,張宇記得很清楚,關於她的一切他都記得很清楚。

等等,這雙運動鞋,好像是我買的吧。

張宇越看越像,好像真的是我去年給她買的,她居然還留著啊……蘇雲兮的腿很白,帶著淡淡的粉色,看起來又嫩又光滑,是上好的……呸。

張宇甩甩腦袋,將奇怪的想法扔了出去。

蘇雲兮時不時抬眼,裝作不經意的樣子看著張宇。

還是和以前一樣,但好像又結實不少。

他最近是在鍛鍊嗎?

看起來好像是,也結實了很多,衣服撩開來說不定有腹肌……等等,張宇好像不是在看手機啊。

蘇雲兮看著張宇,張宇看著蘇雲兮的那雙運動鞋。

正如“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蘇雲兮臉紅了。

他在看我的腿?!

這個流氓……她忍不住縮了縮腿,喊了一聲。

“喂,張宇。”

張宇的視線停留在蘇雲兮的小腿上,白皙纖細的小腿,勻稱的小腿肉,柔軟光滑……蘇雲兮又喊了一聲,帶著些嗔意。

“張宇!”

張宇回過神來,猛地一抬頭。

“啊,咋,咋了?”

蘇雲兮雙手叉腰,柳眉倒豎,怒視著張宇。

你還問我咋了,你剛剛在看什麼?

“你居然看我腿,你流氓!”

張宇想著明明以前有的人還炫耀著給我看來著,他咳嗽一聲。

“冇有,你誤會了,我在看手機。”

“我哪裡誤會了,那手機上寫了什麼?”

“好吧,我隻是在看鞋子,我送你的運動鞋居然還留著啊。”

張宇選擇反攻。

蘇雲兮愣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

等等,這好像真的是張宇送我那雙。

她隻覺得臉在發燙,解釋起來。

“我隻是,我隻是……”張宇發出一聲調侃。

“你隻是什麼?”

難道對我還有舊情?

蘇雲兮聲音冷了下去。

“我隻是覺得丟了浪費了,我一向都是這樣的,人是有罪的,物品是無辜的。”

張宇指了指自己。

“我是有罪的?”

蘇雲兮抱著雙手。

“當然,難不成是我有罪?”

張宇想反駁。

“明明是……”但是他話冇說出口,兩盤熱氣騰騰的蛋炒飯被端上了桌,金黃的飯粒上麵帶著翠綠的蔥花,看著比想象中好吃。

突然變得有些劍拔弩張的氛圍被打斷了,老闆娘笑著說。

“嚐嚐看,喜歡的話歡迎下次再來。”

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然後都冷哼一聲,開始吃起飯來。

張宇想著果然這個女人還是和以前一樣蠻不講理,自己還以為她有舊情。

單純的樸素節儉罷了,不過蘇雲兮向來如此,有點小財奴,這也是張宇喜歡她的地方。

而且看著錢的時候會握緊兩隻手,眼睛裡麵閃閃發光的樣子,超級可愛。

唉,歎氣。

蘇雲兮也是用勺子扒拉著米飯,然後心中一肚子怨氣。

張宇剛剛明顯是想說我吧,本來就是你的問題,真是的……虧得自己還留戀,真是,不知道在留戀什麼。

她想到這裡又慢慢收回了腿,收到了凳子下麵,以前這種時候,兩個人麵對麵坐著,就算不說話,兩隻不同的鞋子也會互相輕輕觸碰的……那個時候的青澀而又朦朧的感覺,卻是一去不複返了。

蘇雲兮目光又漸漸變得堅定起來。

搞錢!

蘇雲兮,當務之急是搞錢,纔不是什麼過去的己經死掉的男女之情呢!

張宇就是個普通男人,去掉自己對他的濾鏡,他就什麼都不是!

蘇雲兮想到這裡,握緊了拳頭說。

“張宇,既然我們己經是室友了,我有必要和你約法三章。”

張宇抬起頭來。

“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