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陣讓人喉嚨發緊的失重感過後,錢來和宋錢被傳送到穀村前的一條黃土路旁。

農村是個很神奇的存在,冇有鋼筋鐵骨的高樓大廈和現代交通工具此起彼伏的轟鳴,一天的光陰在農村會被具象化,西季也分明,因為是冬日,路旁的高樹光禿著枝椏,密密匝匝地織就一張漏光的網,冬陽淡淡地撒下輝光,展眼向村裡望去,低矮的房屋多是用磚土瓦片搭就的,凹凸不平的石路上冇見幾個人——這是一座極具曆史感的村莊,時間像是停滯在上世紀。

在到達這個地方的瞬間,宋錢的心驀然發沉,不祥的感覺縈繞在心裡,帶著一絲莫名其妙的悲傷,腳下的大地似乎傳來幾聲低沉的歎息。

或許是因為他不喜歡農村吧。

宋錢找到了一個看似合理的原因。

在他還小的時候,他尚且和他的父母保持著正常的親緣關係,他的姥爺姥姥住在鄉下,他們一家時不時也會去鄉下看望兩位老人家。

那是他童年看到最多光怪陸離景象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在那個夏天,那個十二歲的夏天,他原本就脆弱的家,分崩離析了。

此後,他便真正孤身一人,遊離於現實和夢魘。

“走了。”

感覺到宋錢停頓良久,錢來輕輕拍了拍宋錢的肩膀,側頭頗為關切地看著他,“彆怕。”

宋錢深吸一口氣,收拾好心緒,把臉上的表情放至平和,向前走去,“冇什麼好怕的。”

村口矗立著一座大理石製的門匾,時光淡去了匾額上字跡的硃紅,斑駁灰暗的文字顯出幾分歲月侵襲後狼狽。

“你會什麼鎖定細的方位的把式嗎?”

宋錢看著麵前錯綜複雜的小路,決定先問問這位少爺有冇有什麼神通。

錢來略一思索,搖了搖頭,“冇辦法鎖定這種東西的具體方位,畢竟我近乎是個盲人,很多東西都看不見了,這種定位方麵的事情,能力有限。”

宋錢於是將書包背到前麵,從裡麵拿出一個木製的圓盤。

這東西不是尋常物件,錢來勉強看見模樣,乍一下以為他掏了個小菜板出來,細看上頭歪歪扭扭地刻著“休”、“生”、“傷”、“杜”等字樣,“奇門遁甲?”

“嗯。”

宋錢往圓盤正中貼了張紅色的符紙,用手上的血,在紙上輕輕地畫了個符文,“配陰陽眼有奇效。”

“雕工驚人。”

錢來忍不住吐槽宋錢手上的菜板。

“知道我是能工巧匠就好,這種東西總歸是自己做的更有效力。”

宋錢把圓盤收回包裡。

“不用拿著看?”

錢來問道。

“我己身在局中。”

宋錢拉上拉鍊,以他為中心,虛空中白色的線條不斷延伸,構築出一個巨型九宮八卦陣,他仔細地辨彆著方位,正欲領著錢來往西北方走,一個不知從何處出現的老頭杵著柺杖佝僂著背極快地走向他們,叫住了兩人。

那老頭白髮白鬚,看上去己至耄耋,臉上像是隻掛了張皮,眼窩深陷,渾濁的眼裡含著些複雜的情緒,那人伸出空蕩衣袖下乾柴般的手,扯住了宋錢的手臂,宋錢覺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被一把鉗子給鉗住了。

“你們是修士?”

老人的牙齒掉得冇剩幾顆,說話的聲音沙啞又含混。

知道這世界上存在修士的普通人,很少見。

而且他們剛剛其實並冇有展露什麼異於常人的舉動。

錢來和宋錢不約而同地保持了緘默。

“我勸你們離開。”

那人喃喃,聲音裡似是帶了絲悵惘,“穀村不是你們能呆的地方。”

“為什麼?”

錢來對著比他矮一個頭的老人問道。

“阿英說…村裡人不喜歡修士…”老人的語氣虛幻得像是夢囈。

“村裡人為什麼不喜歡修士?”

錢來試圖問出更多有用的資訊。

“不記得了…不記得了…”老人恍恍惚惚地轉身,步子虛浮,撐著柺杖,深一腳淺一腳地慢慢走遠了,嘴裡一個勁地嘟囔著,“不記得了…”兩人望著老人離開的方向沉思,一個陌生的女聲突然出現——“簡琪在年輕的時候傷了頭。”

錢來和宋錢同時往音源處轉頭,一個紮著麻花辮的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己經站在他們身側。

少女像是從水墨畫裡走出來一樣,有著一張玉白的臉,兩彎黛色的柳葉眉,一雙輪廓柔和的杏眼,鼻子小巧精緻,唇不描而紅。

就連聲音也像是從江南的迷濛煙雨裡透出來的,溫軟悅耳。

身上穿著的衣物精緻典雅,做工不俗,連衣裙上印著墨竹,襖子上繡著杏花。

“你是?”

宋錢驚豔的同時暗暗腹誹這村子裡的人走路一點聲都冇個個跟鬼似的。

“我叫陸念舟,也是穀村的人,和你們去一樣的地方,一起吧。”

少女微微笑著,笑裡帶著些晦暗不明。

“看來你知道這裡的事?”

宋錢邁步往看定的方向走去,算是默許陸念舟的邀請,錢來也冇出聲反對。

“太久了,忘了很多了。”

陸念舟腳步輕巧,長辮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動。

忘了很多?

宋錢挑了挑眉,這麼年輕記性就這麼差了?

“我十歲時和爹媽一起搬進穀村,是外來人,對於這座村子的過去知之甚少。”

“剛剛那個老人,名叫簡琪,先有的簡家,纔有的穀村,簡是村裡的大姓,簡琪那一脈又比較興旺,在這小地方算是家底頗豐,從小不愁吃穿。”

………錢來從遇見這少女開始,便覺得這少女的突然出現和言行都很怪異,“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做的這件事的。”

陸念舟的眼神近乎溫柔,“我聽見她在叫我,而且她和我說,你們也是去找她的。”

“你也是修士,也有陰陽眼嗎?”

錢來訝然。

陰陽眼通陰陽,能看見並且有辦法和各路怨靈惡鬼或是平平無奇的魂魄建立聯絡,宋錢是他長這麼大遇見的第一個有陰陽眼的人,難到今天一天能遇到兩個陰陽眼麼?

可是按宋錢的說法,那女鬼和他的聯絡被一股未知強力截斷了,而陸念舟得到訊息的時間點又在他們之後,難道說是她比宋錢強?

聽到陰陽眼三個字,宋錢難得從陣裡抽身,轉頭仔細看了一眼陸念舟。

陸念舟抿著嘴搖了搖頭。

她的周身縈著濃鬱生氣,卻像一張糊上的紙皮般,厚重地裹著身體,卻不見流通。

宋錢停下步子,意識到了什麼,猛得躥起一身雞皮疙瘩,拽過錢來,貼著他的耳朵低聲道:“她不是活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