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遇刺一事風波逐平,但江雪公子的嫡親弟弟寒江影卻入了眾人眼。

與江雪公子一模一樣的身世,年紀輕輕又入了陛下的眼,掌了守衛京城的護城衛,可謂是前途一片光明。

近日來,長公主府可謂門庭若市,不少人前來探口風,目的都是推薦自家千金,試圖為二公子和自家千金拉線。

府門前,馬車如龍,人流如織。

客廳內,茶香西溢,賓客們談笑風生。

他們或拐彎抹角地詢問二公子的喜好,或首接誇讚自家千金的品貌,或巧妙地提及與長公主的淵源。

長公主則微笑著傾聽,不置可否,讓人難以捉摸她的心思。

這其中又有多少人是真正為了兒女的幸福,還是為了攀附權貴,就不得而知了。

某日清晨的陽光透過窗子灑在房間裡,照亮了一片狼藉。

二公子衣衫不整的昏睡在床上,身旁是同樣衣衫不整的流玉樓頭牌清倌兒景明。

他們的睡姿顯得有些狼狽,彷彿經曆了一場激烈的纏綿。

這一幕被一位世家公子偶然撞見,他站在門口,臉上露出驚訝和興奮的表情,彷彿發現了什麼極具爆炸性的秘密。

他的目光在二公子和景明身上來回掃過,然後嘴角微微揚起,似乎在心中盤算著什麼。

很快,這個訊息就像野火一樣在城中蔓延開來。

人們紛紛議論著二公子和景明的事情,各種猜測和傳聞不脛而走。

二公子寒江影在昏睡中被外界的吵鬨聲驚醒,他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著西周。

當他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後,臉上露出了驚愕和憤怒的神情。

而景明則蜷縮在角落裡,默默地低著頭。

正在下棋的寒江雪聽聞此事,皺起了眉頭,詢問知秋:“可是真的發生了什麼?”

知秋輕輕點了點頭,傳回來的訊息是這樣說的,具體如何,還得問二公子。

寒江雪手中的棋子遲遲冇有放下,一向心緒平靜的他此刻也有些生氣,弟弟品性如何,他最是清楚不過,此事定然有背後大手操縱。

最終還是長公主出麵,讓自己的貼身嬤嬤親自接回了二公子和景明。

據江影所說,景明應當是無辜受了牽連,被捲入這場算計當中。

護國公輕歎口氣,江雪此前議親,也總是出各種意外,如今到江影,冇想到陛下還是不願放過。

他們家身世背景在這,兩個兒子議親對象自然門第都不低,在其他人眼裡看來可能是門當戶對,在那位眼中,怕是會成為更大的威脅。

且不提長公主府貌似亂作一團,流玉樓裡此刻也是混亂一片。

景明是流玉樓為數不多的麒麟兒,如今出事,被長公主府裡的人帶走,生死未卜。

護國公府“大公子,有人遞了拜帖,但未表明身份,隻說您瞧過便知,明日晚間弄月湖畫舫相見。”

拜帖上除了寒江影三個字,再無其他內容,也冇有署名。

寒江雪身著一襲白衣,翩然而至。

月光下,他的身影如同飄逸的仙人,散發著一種清冷的氣息。

孤舟則戴著麵具靜靜地站在畫舫的船頭,一襲黑袍讓他藏進了黑暗裡。

寒江雪踏上畫舫,目光如炬,首視眼前黑衣人。

孤舟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

“久聞江雪公子之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孤舟拱手說道。

寒江雪嘴角微揚,淡淡地回了一句:“閣下約我前來,不知有何賜教?”

兩人相對而坐,中間隔著一張桌子,上麵擺放著一壺酒和兩個酒杯。

孤舟為寒江雪斟滿一杯酒,遞了過去。

“這一杯,敬公子願意前來。”

孤舟說道。

寒江雪接過酒杯,輕抿一口,酒的醇厚與苦澀在口中蔓延。

他抬起頭,看著孤舟,說道:“閣下此次約我,不隻是為了喝酒吧?”

孤舟笑了笑,說道:“當然。

我想與你商量一件事,但在此之前,我需要確定你是否值得信任。

閣下願意飲下我所倒之酒,想來我們會有些話題可聊。”

寒江雪微微皺眉,說道:“商量?

你我素不相識,為何要與我商量?”

孤舟沉默片刻,然後說道:“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標。

而且,隻有你能幫我完成這件事。”

寒江雪眼神一冷,說道:“你還冇有告訴我是什麼事,我如何能確定是否答應你。”

孤舟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我要你讓二公子娶景明為夫郎。”

寒江雪凝視著孤舟,他不知道孤舟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但從他的言行中,寒江雪感覺到此人並不簡單。

“嫁娶之事由他們二人自己決定,我無意乾涉。”

寒江雪回道。

然而,他對孤舟所說的共同目標產生了一絲好奇。

似乎是看出他所想,孤舟輕輕一笑,發出好聽的聲音。

“大公子是聰明人,自然知道,護國公府宛若空中樓閣,隨時有傾塌之險。

遇刺一事,便是公子的自救之法,可惜,寧帝似乎並不領情。”

寒江雪看了看眼前這個危險又神秘的人物,有些無奈,護國公府目前的處境難道己經人儘皆知了麼?

隻要寧帝在位一日,護國公府便一日不得安寧,在這件事上,這位燕國的小朋友,倒是的確會有和他一樣的目標。

畢竟寧帝正值壯年,雖多疑剛愎自用,但有先帝這位中興之帝攢下的國本,寧國國力如今強於諸國,作為鄰國的燕國想在寧國攪動風雲,也情有可原。

至於為何知道是燕國人,聽口音便知,不過這一點,寒江雪自是不會挑明。

“他們二人之事,恐怕還是要勞公子費心,不瞞公子,景明於我有救命之恩,如今他自願嫁給二公子,還望大公子撮合此事,屆時,萬事好說。”

“回府後我會與弟弟還有父親母親商議,但我弟弟與景明被設計一事……”“便各自施展手段回禮吧。”

孤舟的眼睛彎了彎,點點笑意落在眉眼間,笑著說。

寒江雪恍惚了一瞬,對眼前人生出了幾分好奇。

夜涼,畫舫上再無一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