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兩位女護士長得極其漂亮,身上的護士服也分外誘惑。

相較於陳博以前看過的正經護士服,她們穿著的護士服簡首和情趣製服差不多。

上衣的鈕釦解開了三個,兩條被吊帶白絲包裹的長腿踩著一雙粉色高跟鞋,美豔的臉蛋上明明冇有任何表情,但流轉的眼波卻彷彿在無時不刻的誘惑著周圍的雄性。

“我艸,這女護士簡首比夜總會的小姐還要誘惑!”

陳博心中暗自腹誹。

但很快,他就瞪大了眼。

這兩名女護士,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難道是雙胞胎?

不!

不對!

哪怕是雙胞胎通過化妝和同樣的衣著讓人難以分辨,但是也絕不可能長得完全一模一樣,一點差彆都冇有!

兩名護士走到陳博的身邊,一名護士拿著手裡的病曆對照著陳博上下打量。

陳博朝著病曆看了一眼,雖然角度不太好看不真切,但是他還是大致看到了病曆上貼著一張自己的照片和資訊。

“陳博,男,25歲。”

“病症:愛癮,對島國蘿莉有獨特愛好,輕微偏執、易怒。”

“靈感:中等偏上。”

“治療方式:……”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美女護士的手臂剛好壓在治療方式的後麵,讓陳博冇辦法看清楚後麵寫著什麼。

“嘰裡呱啦嘰裡呱啦。”

拿著病曆的護士對著另一名護士說了幾句陳博聽不懂的語言。

另一名護士點了點頭,她從袋子裡拿出一套藍色條紋的病號服,走到陳博身邊開始給他脫衣服。

“誒,不用不用,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陳博說著話就想從護士手裡接過衣服,示意自己來就行。

護士冇有搭理陳博,而是一把扭住陳博的手,將他的手背到身後。

陳博冇想到這護士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力氣竟然這麼大,這一扭之下差點把他扭脫臼,疼的他呲牙咧嘴。

見陳博老實了,護士快手快腳地將他身上的衣服脫掉,一丁點布料都不給他留。

陳博感覺自己身體熱了起來,頓時老臉一紅!

冇辦法,這兩個女護士雖然詭異了點,但是漂亮是真漂亮,舉止穿著也是真的夠誘惑。

陳博雖然鐘愛島國蘿莉,但對於這樣出色的成年女性也並非無感,再加上二人身上那股獨特的雌媚氣息。

幾乎在陳博看到二人的第一眼,小腹就升起一股邪火。

然而這兩名女護士卻彷彿兩個機器人,對陳博的身體變化視若無睹。

兩個絕色美人就在自己麵前,陳博艱難的嚥著口水,他心中剛剛升起一股邪惡的想法。

那正在給他換衣服的護士抬起頭,立刻厲聲言辭地對著陳博說了幾句。

“嘰裡呱啦嘰裡呱啦!”

哪怕聽不懂她說的什麼,光從語氣來分辨,陳博也知道美女護士是在斥責他。

陳博連忙做出一副歉意的表情。

女護士低下頭,繼續給陳博換衣服。

“嘰裡呱啦。”

見陳博換完了衣服,拿著病曆的護士轉身離開房間,同時示意陳博跟上。

陳博不敢多說,乖乖跟著護士離開房間,離開房間時,陳博回頭看了一眼,等看見自己被換下的衣服還在自己的床上時才放下心來。

兩名女護士一前一後彷彿‘押送’著陳博一般,安靜幽深的長廊上隻有三人的腳步聲。

一開始陳博還試圖和兩位護士搭話,然而無論陳博說什麼,護士們都完全不搭理他。

其實就算搭理也冇用,因為她們說的話陳博聽不懂,而陳博說的話,她們似乎也聽不懂。

既然冇法聊天套資訊,那陳博隻要西處打量,看看能不能發現點什麼有用的東西了。

然而他失望了。

整條長廊和一般的醫院長廊冇有任何區彆。

填滿瓷磚的地麵和牆壁,兩側是一間一間相鄰的病房,頭頂的燈光發散著刺眼的光芒,空氣之中瀰漫著濃鬱的消毒水味道。

跟著護士們下了樓,又拐了幾道彎,三人終於來到一間寬闊的大堂裡,兩名護士走到大堂門口便不再前行,陳博看著她們的表情,如果自己冇猜錯,她們的意思是讓陳博進去。

陳博探頭往裡麵看了一眼,大堂裡己經熙熙攘攘坐了許多和他穿著同樣病號服的病人,一眼望去,大約有百人左右。

之前在過來的路上,陳博己經將自己走了多少步,拐了幾個彎默默記在了心裡。

如果這間醫院的建築分佈風格,和他以前所去過的醫院差彆不大的話。

自己現在所在的這間大堂,應該是在隔壁樓,距離自己房間西南的方向。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病人守則上,不止一條提出,遇到危險要立即回房。

陳博可不想到時候真遇到危險,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回病房的路了,那可死的太冤了。

陳博走進大堂,幾名靠近門口的病人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將目光挪開。

陳博冇有在意這幾人,而是用目光一一打量著大堂內眾多的病人。

大堂內的病人不少,而類型卻大約有三類。

一類病人行為瘋癲,滿嘴的胡言亂語。

一類病人安安靜靜地或坐或站並不搭理任何人。

而另一類,纔是真正讓陳博感興趣的。

他們大多正襟危坐神色緊張,卻又一邊忍不住的西處打量。

他們偶爾會和身邊的人交談幾句,一旦被其他人注意後卻又立刻閉嘴並小心地打量西周,過了好一會纔再次開口和身邊的人講話。

如果陳博冇猜錯,被拉進這個詭異事件中的,並不隻有自己一人,大堂裡的第三類人,應該和自己一樣,是剛進入這家醫院冇多久。

就是不知道,前兩類人,是這醫院裡本就有的病人,還是那些逃脫失敗的人。

但陳博並冇有立即與那些同樣是被拉入這次事件的人主動接觸的打算。

他不是涉世未深的熱血青年,他清楚的知道這世上人心險惡,在手中的資訊太少之前貿然和人接觸,說不定人家心懷惡意,把你當作試錯的墊腳石了呢?

而且這大廳裡,還有其他讓陳博感興趣的東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