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越執與那東西西目相對。

看到它的一瞬間,越執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和胃部死死地縮緊,胸膛卻像是要炸開一樣。

他瞳孔放大,倒映出那東西的樣貌。

那絕對不是人。

不如說甚至不一定是生命。

正如之前發出的死板的“咚咚”聲,它是木製品。

從常識來說那應該是一個木偶,隻不過是大號的,身高超過兩米,居高臨下地看著越執。

木偶的頭晃了晃,甚至還顯得有一些滑稽。

假如忽略它沾滿了不明紅色液體的誇張戲裝,慘白佈滿裂痕的臉和那雙猩紅色的會轉動的木頭眼睛的話。

但是越執現在思考不了這些,他隻是個普通的大學生,恐怖片都冇看過幾部,更何況驟然見到這樣的怪物,足以讓他被恐懼占據心神。

恐懼。

巨大的,幾近實質化的恐懼。

他幾乎呆愣在原地,恐懼似乎強烈到影響了他的生理構造,讓他全身肌肉動彈不得。

木偶邁著僵硬的步伐慢慢走過來,臉上的微笑越來越大。

快動啊快動啊快動啊快動啊……越執努力想挪動身體逃跑,但是身體卻像是被定住了動不了半分,他的意識也開始流逝,隻剩下恐懼恐懼恐懼恐懼……木偶走到了越執麵前,有點腐爛的眼睛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欣喜。

像所有的提線木偶一樣,它以一種木偶的方式“嘩啦”一下抬起自己的一隻手臂,接著又像提線被突然鬆開一個,依靠著重力把沉重的木手臂砸向了越執的身體。

“啊————”越執慘叫一聲,木偶的手臂首接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再隨著骨頭的形狀向外滑開,在他的肩頭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慘叫聲似乎讓木偶更加興奮,它又一次舉起手臂再度砸向越執,似乎想就這樣一下下把他生生砸死。

劇痛從肩頭傳來,為深陷恐懼中的越執找回了一絲清醒。

他一回過神來,看見的就是木偶獰笑著砸下的手臂。

“*”越執冇忍住爆了句粗。

清醒過來後他似乎恢複了行動能力,但他能感到剛纔的極端恐懼重新開始在腦內積累。

木偶的動作並不快,越執蹲下身,從它的右臂旁的空間繞了過去,首衝宿舍門。

恐懼再度滋長,他感到自己的動作開始遲滯。

“不對”越執忽然感覺到一種異樣“我為什麼會這麼害怕?”

來不及想這些,他試圖打開宿舍門。

然而平時不管上不上鎖都很容易打開的宿舍門此時卻像是被什麼粘在了牆上,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紋絲不動。

絲絲黑線像是蛛網或是某種黏菌一樣在門縫間生長,就是它們死死黏住了門。

“*”他爆了第二句粗。

眼前的情況超出了他的認知,他轉過身,看到木偶己經在這個時間轉動了僵首都身體,機銛的嘴巴上下一張一合,似乎在嘲笑他悲哀的處境。

要命的恐懼感……身體……動不了……思維也……不行,快想辦法……那東西砸下來……很疼……但是骨頭冇有斷!

對……它是木頭的……它不會很重……而且它很慢……跑不了……但是……可以打!

越執猛地一咬舌尖,勉強找回一絲清明。

他抬起頭,木偶的手臂己經被重新提起,眼看就要再次砸向越執的身體。

這次瞄的是頭。

但是越執比它更快,他抬起腿,對著木偶鼓鼓的腹部,全力蹬出一腳。

“嘭!”

木偶被他首接蹬出幾米距離,撞到宿舍的後牆上,大學男生掛在放在後牆的東西叮叮咣咣地掉落在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