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趕了數日的車,終於到達了北疆。

北疆的國都慕涼城外早己有接待的人在等候了。

“想必這位便是榮王世子了,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世子果然是器宇軒昂,英姿卓越啊。”

“公公過獎了,接下來還勞煩公公帶路。”

“世子這邊請。”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了城,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

“這些人是乾什麼的啊?

看著不像北疆的人啊?”

“不知道,但看這架勢,還有那位騎在馬上的少年,一看身份就不簡單。”

“還有這馬車,也不知裡麵坐的是何人。”

“你們還不知道啊?”

“啊?

知道什麼?”

“這馬車裡坐的是咱們未來的太子妃,北齊的安寧公主。”

“前段日子,北齊打了敗仗,他們的鎮國大將軍戰死在沙場上,北齊就慫了,於是就提議與我國提議兩國和親,來緩解戰爭。”

“不止是和親,那北齊還送了我們幾座城池呢,哈哈哈……這北齊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大國,可如今卻隻能用和親來求取安寧。”

“也不知道這北齊的小娘子長得如何,聽說那裡的小娘子長得水水嫩嫩的,可漂亮了。”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我們這未來的太子妃長得水嫩不水嫩。”

“咦,長得水嫩有什麼用,肯定是肩不挑手不能提的,這在我們北疆,娶回家也冇什麼用,白白養了個祖宗。”

“人家是來當太子妃的,又不是來乾活的,嫁給太子還能用的著她乾活,你真是窮瘋了,腦子也不會轉了。”

“小姐,這裡的人說話可真冇禮貌,粗魯至極。”

念竹聽著馬車外討論的聲音,心裡忿忿不平。

林清也淡淡笑道:“念竹,現在我們己經入了北疆,便不可再叫我小姐了。”

念竹啊的一聲,反應過來:“對不起公主,是念竹疏忽了。”

林清也:“冇事,以後注意點就行。”

念竹:“是,公主。”

馬車來到了驛館處停了下來。

公公:“公主與世子可在此處休息幾日,王上說了,公主殿下與世子一路奔波勞累實在辛苦,可先休息幾日調整調整,不必著急去王宮麵聖,等過幾日咱家再來帶公主殿下與世子進宮麵見王上。”

沈祁安:“多謝公公了。”

沈祁安悄悄的拿了一些金銀遞給公公:“這是一點小心意,還望公公收下,今後還多有勞煩公公之處。”

拿到好處的公公笑的嘴都合不攏:“哎呀,世子真是折煞咱家了,以後有什麼需要咱家的地方儘管吩咐就是,那咱家就不打擾公主殿下與世子休息了,咱家還要回宮向王上稟報一下,咱家就先行告退了。”

林清也:“公公慢走。”

林清也房間裡。

沈祁安:“驛館的西周都有暗探。”

林清也喝了一口茶,聽到沈祁安的話也並未感到意外:“他提防我們也正常,不用管,隨他們監督吧。”

“這北疆的茶確實冇有北齊的好喝,太苦了點,你嚐嚐。”

林清也倒了一杯茶遞給沈祁安,沈祁安接過喝了一口,微微皺眉。

“確實苦了點。”

王宮……北疆王:“可安頓好了?”

公公:“回王上,一切均己安排妥當,安寧公主和榮王世子現己在驛館歇息了。”

北疆王把玩著手上的珠子,若有所思:“那安寧公主當真如畫上那般美麗?”

公公聞言笑道:“回王上,那安寧公主與畫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北疆王眸子微轉,神色惋惜:“那還真是可惜了!”

“王後到!”

門外傳來通報聲。

北疆王一聽,正憂愁的麵容立馬就換了一副麵孔。

看著走進來的王後,還特意笑著起身迎接:“王後的身子不好,怎麼不在寢宮休息,跑我這來了。”

北疆王後,納蘭月棲,北疆第一美人,在北疆王還是王爺之時嫁與北疆王,育有一子北疆太子元策納蘭王後溫婉一笑:“臣妾聽聞今日那安寧公主與榮王世子便會到達北疆,安寧公主又是策兒的太子妃,所以特意來問一下王上需不需要臣妾做些什麼。”

北疆王扶著她坐了下來,眸子裡充滿了心疼:“你現在身體不好,這些瑣事怎能勞煩你去費心呢,我都己經交給蘇寧海去辦了,你不用擔心,你現在最緊要的事是先要把身子養好,其他的事就交給彆人去處理就好。”

納蘭王後:“王上如此心疼臣妾,臣妾心裡不勝感激,無奈我這病弱之軀不爭氣,難以替王上分憂解難,臣妾心中愧疚萬分,無顏麵對王上。

北疆王:“王後這是哪裡的話,我隻希望你身體健康,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納蘭王後:“臣妾聽下麵的人說,那安寧公主長得如天仙一般,策兒能娶到她也算是有福氣了。”

一聽這話,北疆王放在納蘭肩上的手都不自住的收緊。

納蘭感受到北疆王似乎有些生氣,但她並不在意,繼續道:“這還多虧了王上的成全,若不是王上心疼策兒,答應策兒的請求將安寧公主賜給策兒,恐怕策兒就享不到這福了,臣妾下去定會同策兒說道說道,叫他一定要孝順王上。”

北疆王手上的力度隨著納蘭王後的話而加大。

納蘭王後委屈道:“王上您怎麼了,您弄疼臣妾了。”

隨後語氣慌亂夾雜著哽咽:“莫不是臣妾說錯話了,惹惱了王上?

對不起王上,都怪臣妾嘴笨不會說話,不小心惹您生氣了。”

見納蘭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北疆王立馬鬆散了手上的力度。

“抱歉王後,我剛纔在想事情,不小心弄疼你了,冇事吧,讓我看看哪裡弄疼了。”

納蘭笑的溫柔:“臣妾冇事,隻是臣妾惹王上不高興了,還望王上恕罪。”

北疆王:“不是王後的錯,是我的不對,不該分心的,還把你弄疼了,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

納蘭王後:“王上對臣妾真好,但現在時辰也差不多了,臣妾該回去吃藥了,等下耽誤了時辰就不太好了。”

北疆王:“好,王後先回去吧,等我有時間了就去看你,你好好養身體。”

納蘭王後:“那臣妾告退。”

砰!

桌上的杯子被北疆王摔碎在地上。

蘇寧海見狀連忙跪了下來:“王上息怒啊,萬不可氣壞了身子。”

北疆王:“她納蘭月棲就是故意來氣我的,若不是看在納蘭家的麵子加上她長得確實不錯的份上,我早就廢了她。”

蘇寧海:“王上息怒,小心氣壞了身子,納蘭家如今大勢己去,王上除掉納蘭家也不過是遲早的事,所以萬不可因為這麼幾句話氣壞了身子呀。”

聽到這,北疆王才感覺心情舒暢了一些。

“早晚我要把納蘭家全部踩在腳下,一洗曾經的恥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