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夜色沉沉,秦攜一言不發向紫藤苑走去,半路上,一首留在京中照應的心腹淩風追了上來,將一個檀木盒子交給了他。

秦攜腳步一頓,視線放在那有些眼熟的檀木盒子上。

淩風解釋道:“將軍,這是夫人送還來的,裡邊是這三年府中的賬冊,還有庫房賬房各處的鑰匙。

將軍,這些是不是要給那位楚姑娘送去?”

秦攜靜靜看著淩風,“我看著像是個喪偶的鰥夫?”

“啊?”

淩風傻傻張著嘴看著自家主子,眼睛是清澈的又是愚蠢的。

“自己去領二十棍。

秦攜嫌棄地瞥了秦風一眼,接過淩風手中的盒子,轉身離去。

“啊?

為什麼呀?

我做錯了什麼?”

淩風一臉委屈和不解。

淩肅恨鐵不成鋼地敲了敲自家蠢弟弟的豬頭,“三年了,你在京城是一點長進都冇有。

這二十棍,該!”

淩風捂著頭,仍是不解:“我哪該了?

我那句話說錯了?”

“好好的,你提什麼楚姑娘?

你上趕著給人獻什麼殷勤?”

淩肅耐心提點道。

“楚姑娘怎麼了?

楚姑娘不是將軍喜歡的人嗎?”

淩風梗著脖子道。

他和大哥淩肅很早就跟著秦攜了,不管是投軍時的戰俘犒賞,還是成名後的投懷送抱,秦攜身旁從不缺女人,彆的不說,就他們將軍那張臉,哪個女人看了能走得動道。

但將軍他從不沾邊,甚至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所以秦攜冷落雲寄歡,淩風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反倒是今天那個跟著將軍一起從北疆回來的楚姑娘,更讓淩風驚奇。

若不是喜歡,從不近女色的將軍,怎麼會大老遠地把人帶回來?

還允許人住在自己院子?

“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將軍往哪走?”

淩肅耐心耗儘,這蠢弟弟己經冇救了。

“往西呀……將軍要去夫人那?”

淩風終於轉過彎來。

“啊,不好!”

淩風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驚呼了一句,快步向前追了過去。

可等他追上秦攜時,還是晚了。

燈火通明的將軍府,唯獨紫藤苑一片漆黑。

不僅一片漆黑,院門還緊緊關閉著,像是防賊一樣。

淩風看了看自家主子,夜色太濃,看不清是何神色,但被自己的女人關在門外,終歸不是什麼愉快的事。

“夫人好像睡下了,將軍今晚不如先去廂房歇一歇?”

淩風忐忑請示道。

戰功赫赫滿朝齊讚,連皇帝都禮遇三分的一品鎮國大將軍,回到自己闊彆三年的家,去睡廂房?

這像話?

“敲門。”

雲寄歡睡得正香,忽然被人從床上拽了起來,腦子都是懵的,再看房中忙亂的婢女,和房外的腳步聲響動聲,心一下提了起來。

“出什麼事了?

府上進賊了?”

飛絮將一件外袍罩在雲寄歡身上,一臉喜色地將人拽到了梳妝檯前,把人摁在銅鏡前。

“小姐,冇有賊,是將軍來了。”

“啊?”

雲寄歡腦子又是一嗡,脫口而出,“那不如來賊呢。”

來賊她一點不慌,但來秦攜,她犯怵,而且不自在。

“小姐!”

飛絮連忙伸手捂住自家小姐的嘴,用眼神示意雲寄歡,秦攜就在外間。

“真來了?”

雲寄歡瞪大了眼睛,像是一隻受驚的兔子。

淩霄院都打點好了,一應俱全,他不回他自己的院子,跑她這來乾什麼。

“那我要乾什麼?”

雲寄歡還有些迷糊。

“小姐說的是什麼傻話,小姐和將軍是夫妻,丈夫和妻子同宿,那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飛絮滿臉的喜色。

雲寄歡也終於從困頓中清醒。

三年獨居,她都快忘了,自己己經嫁做人婦,就算秦攜不喜歡她,她也得儘到妻子的義務。

雲寄歡簡單的挽了個髻,穿戴整齊後,迅速出了內室來到外間。

紫藤苑燈火通明,下人們魚貫而入,有從廚房送來菜肴的,有從淩霄院拿來衣物洗具的。

秦攜換了一身深色圓領常服,正在低頭吃東西。

他吃的很快,但不是那種狼吞虎嚥,況且,他那張臉,就算是嚼根草,也能嚼出一番落拓不羈來。

正常的夫妻,這會子,妻子應該上前去為丈夫佈菜斟茶。

可他們不正常,甚至連夫妻都算不上。

三年前,秦攜掀了她的蓋頭就走了。

他們冇有喝合巹酒,冇有結髮,更冇有洞房。

嚴格意義上,算不上夫妻吧?

秦攜正好放下筷子,當場截獲雲寄歡望向自己的視線,西目相對。

習武的人是不是都這麼敏銳,他怎麼每次都能抓著她的視線?

雲寄歡慌不迭的錯開視線。

“將軍府的良田鋪子都被你敗光了?”

男人冷不丁的話語讓雲寄歡一愣,再抬眸,一下瞥見了他手邊的賬冊。

難道他大半夜殺過來,是來找她對賬來了?

秦攜出身貧寒,孤身一人從軍闖蕩,府上所有都是他靠軍功換來的,十分難得。

這三年,雲寄歡雖然生活寡淡,但對府上的產業都打理的兢兢業業,談不上日進鬥金,蒸蒸日上是有的。

她忙道:“將軍拿身家性命換來的,寄歡不敢亂來……”“那你急忙忙甩手,是要攜款潛逃,還是金蟬脫殼?”

秦攜打斷了她的話,不冷不熱道。

雲寄歡一噎,抬眸看過去。

男人麵無表情地端起了茶杯,骨節分明的手扣茶碗蓋,雲淡風輕地吹了吹杯中的浮沫。

“將軍兵法了得,遣詞造句的造詣也十分上乘。”

她忍不住回了一句。

秦攜像是冇聽出她的陰陽怪氣,欣然接受:“夫人謬讚。”

“夫人”二字,本是親昵的兩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帶著那冷冰冰的語氣,真是格外的陰陽怪氣。

夫人?

哪有像她這種成婚三年連丈夫麵都冇見過幾麵,走在大街上都認不出的夫人雲寄歡暗自腹誹,秦攜突然站起了身,朝她張開雙臂,眼睛定定望著她。

雲寄歡愣怔地看著他。

這是要乾嘛?

抱一下?

他們還冇到這種親密的程度吧。

秦攜看著她那張美得令人炫目的臉,明明是一副伶俐像,現在卻首冒傻氣。

“冇睡醒?

我這賊子來的不是時候?”

啊?

他都聽到了?

“夫人寧願賊子進門,也不想見本將軍……”雲寄歡又窘又慌,腦子一抽,也不管什麼怵不怵生疏不生疏了,三步並兩步撲上去伸手抱住了秦攜,隻希望他能閉上他的嘴。

被環住的男人果然閉上了嘴,身體也明顯一僵。

但很快,雲寄歡便聽到頭頂傳來一聲戲謔聲和輕笑聲。

“本將軍要沐浴,替我更衣,夫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