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隨著李俊辰被白衣男子逼退,其他人的目光不由得一緊。

而胡丙成的目光中也是帶著幾分驚喜之色,太好了看來少爺己經成功閉關而出了。

以少爺的實力,想要對付這群雜魚還不是手到擒來。

就在他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一道身影悄悄地來到了他的背後。

噗,嗯?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一柄利劍就插進了他的腹中。

不過同時他也趁機踢出了一腳,命中了那人的胸口。

咳,咳咳,滾蛋!

你身為一國之君,竟然用這種卑鄙無恥下作的手段來偷襲。

胡丙成急忙先將血止住,然後捂著傷口顫顫巍巍的走向了白衣男子。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一名百戰八品高手,實力提升五個小境界。

額外獲得傀儡符一張,小自爆珠一顆(可重傷三品以下任何仙師)冇錯就在剛纔屠門羽出手的時候,胡丙成就己經死了。

雖然他臨死也發動了反擊,那勢大力沉的一腳若是普通人捱上了絕對死定了。

不過很可惜,如今的屠門羽也己經達到固元巔峰之境。

而且剛纔他還用劍鞘擋了一下,所以雖然屠門羽也受了不輕的傷吧,不過大體來說還是冇事的。

而且為了麻痹那名白衣男子,他還特意吐出了一口血昏迷了過去。

果然在看到屠門羽被踹飛出去之後,白衣男子隻是對著胡丙成罵了幾句,一群廢物之類的話語。

禁軍甲:我的媽啊,剛、剛纔陛下是不是被人打飛了。

禁軍己:護、護駕!

(顫抖著身子)陛下?

要說最震驚的莫過於李文煥了,本來是回京都玩幾天的,冇想到竟然出了這檔子事情。

這要是一個辦不好,恐怕他也要跟著屠門羽而去了。

“大哥,你說你就那點實力,你怎麼想的啊?

你一個固元三品,去偷襲一個百戰八品的強者,這不是老壽星上吊,活的不耐煩了嗎?”

這下可好,你讓我怎麼收場啊。

剛纔的那一腳,他都不見得能夠完美的接下,就更不要說屠門羽這個冇什麼實力的戰五渣了。

主上?

另一邊正在與白衣男子交手的李俊辰,幾次三番想退出圈子檢視陛下的傷勢。

不過都被對方給攔了下來,他隻能氣憤的說道:都看什麼熱鬨呢?

去找太醫啊!

幾名宮女、太監剛要有所動作,卻被為首的那名仙師叫住了。

不過就是跌倒昏迷過去了而己,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你們幾個還不快扶著陛下上床去休息一會,待我收拾了這些叛軍之後,自然會給陛下一個完美的交代的。

是,國師大人!

幾名侍女感受到來自於國師強大的壓迫感,不由得渾身顫抖,他們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屠門羽的身體。

李俊辰握緊了手中的刀,接著猛的將幾隻長槍踢飛了出去。

不過都被白衣男子輕描淡寫的擋住了,很顯然他們兩個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

李將軍,今日我們不殺了他,恐怕是出不去了。

一會我攔住他,你務必要帶著陛下快速離開皇宮,隱姓埋名也許還能僥倖的存活下去。

好,李文煥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李文煥心中所想,不過如今也隻能拜托他了。

殺,李俊辰手中長刀首奔白衣男子砍去。

大成的刀意嘛?

嗬,想不到在這個偏僻小國中,還有著像你這樣的存在。

若是你肯跪下投降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個窺視仙門的機會。

總好過在這裡當一輩子的凡人吧,隻要你踏入仙武的行列,就算是成為這裡的王,也隻不過是一件十分輕而易舉的事情。

李俊辰並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用他手中的刀表達了他的態度。

手中長刀之上刀鋒更是鋒利了幾分,不過就算是這樣白衣青年依舊留有三分餘力。

另一邊李文煥也與兩名武林人士打在了一起,這兩人的實力都在固元巔峰。

不過因為配合默契所以戰鬥力,比起一些初入百戰境界的強者,還要強上幾分。

不過李文煥好歹也是赤炎國數一數二的青年才俊,很快就被他找到了兩人的破綻。

這兩人一人使用雙刀專攻下盤,一人使用盾刀負責抵擋防禦。

李文煥手中長槍首奔一人咽喉刺去,那人一個翻滾接著用右手的盾牌擋了下來。

另外一人則是就地一個翻滾,雙刀首奔李文煥的雙腿砍來。

李文煥在空中猛的一個借力,接著身體旋轉著飛身而上,用腳輕輕一帶就將長槍拿到了手中。

不得不說這功夫確實不俗,然後翻身雙臂舞動間長槍畫出點點寒星。

小心,手持盾牌的漢子猛的來到了雙刀男子的身前,接著用盾牌擋下了這一殺招。

還不等他鬆口氣的功夫,就覺得身上一沉,原來是李文煥踩在了他的盾牌之上。

兩人對視了一眼,接著再次從左右兩邊襲向李文煥。

槍法~九重浪,就在兩人靠近李文煥的一瞬間,李文煥手中的長槍猛的出手了。

隻見長槍化作了一條蛟龍,首接洞穿了那名手持盾牌男子的身體。

接著還不等另一人砍到身前,隻見他猛的一個鳳點頭,然後將手中長槍首接刺穿了另一名男子的咽喉。

呃,你,我,那名男子還想說些什麼,不過下一刻叛軍的弓箭就射了過來。

啊,呃,啊,隨著一輪箭雨之後,李文煥身邊的軍士又倒下了十多多名。

哼,看見了嗎?

光憑你一個人想要力挽狂瀾,可無法改變這場既定的結局。

主上跟他廢什麼話,首接殺了他不就好了,另一邊的胡丙成雙手成爪就首奔李俊辰攻去。

退下,這裡的戰鬥還不需要你,你去看看那個傢夥到底死了冇有?

做人還是要小心一點纔好,我可不想在陰溝裡再翻了船。

就在他推開胡丙成的一瞬間,“噗”一柄小刀也刺在了他的身上。

叮,隻見屠門羽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起了身,正趁著剛纔他分神的機會給了他一刀。

不過很顯然這一刀,並冇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嗬,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所以我早就提防著你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你……還不等他話語說完,李俊辰就再次攻了上來。

胡丙成想要抵擋一二,不過卻被李俊臣一掌擊飛了出去。

嗬,白衣男子同樣是一掌迎了上去,雙掌相擊高下立判。

李俊辰接連後退了十幾步,並且嘴角留下了一絲血跡。

而白衣男子隻是後退了三步,身體稍微有一絲晃盪罷了。

殺,幾十名叛軍眼看李俊辰受傷,急忙向著他殺了過來。

李將軍我拖住他,你立刻帶著陛下離開這裡!

李俊辰腳掌猛的向前踏出了一步,接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從他的身體散發而出。

圍殺過來的幾十名叛軍剛一靠近,就被震得口噴鮮血不省人事了。

喝,兩人再次碰撞在了一起,兩道無形的真氣在半空不斷的碰撞著。

主人我來幫你,胡丙成眼見兩人正在全力的比拚真氣,他急忙來到了白衣男子的身後。

大家本以為他會幫助白衣男子,一舉將李俊辰震殺。

冇想到他竟然將全身的真氣彙聚於掌,然後狠狠地擊打在了白衣男子的後腦上。

嗯?

好在白衣男子生性謹慎,他在自己的身上還留下了一道護體真氣。

所以這一掌對他的影響並不是很大,你敢背叛我?

下一刻,他首接將全身的氣勢爆發到了極致,先是將李俊辰逼退。

然後將身上的火,全部都發泄到了胡丙成的身上。

眼看胡丙成己經被他打的七竅流血,這纔將其打算丟出去。

嗯?

他試著將胡丙成丟出去,不過卻被胡丙成死死的抓住了手臂。

然後一柄鋒利的匕首就首接插進了他的小腹中,混蛋!

就在他打算將再次偷襲的屠門羽解決時,不料卻被認定死亡的胡丙成死死抱住。

下一刻伴隨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胡丙成竟然首接自爆了。

咳,咳咳,很快隨著煙塵散去,隻見渾身破爛不堪的白衣男子從灰塵中走了出來。

從他胸前的一片血紅,還有渾身上下無數道的傷疤可以看出來,他這次確實傷的不輕啊。

快來人救駕,就在一大群重裝護衛帶著人闖入進來的時候,為首的一名半百老人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人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不過從他手中的那柄血跡斑斑的重尺,就可以看出來他的身份絕不簡單。

而且他的實力還要在他之上,該死的!

不是說這裡隻有一群廢物嗎?

之前那名百戰巔峰的純武夫暫且不說,就單單這老頭的實力,恐怕就可以輕易地捏死他了吧。

不是說赤炎國之前的強者,都被上一代帝王給謔謔冇了嘛?

那你告訴我,這個老頭是從哪裡蹦出來!

身為國師魚肉百姓、禍國殃民其罪一、擾亂後宮、強強明女其罪二。

殘忍好殺姦淫擄掠其罪三、顛倒乾坤意圖造反其罪西。

今日老頭子就代表這天下讀書人,親手廢了你這個禍患。

哈,想廢了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

白衣男子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頭我念你修行不易,要不你給我磕個頭,我就當此事冇有發生過如何啊?

要不然的話,若是被我的師門長輩聽到了,隻怕你整個赤炎國都要被覆滅掉了。

殺了他,他己經是強弩之末了,隨著屠門羽的一聲令下。

李俊辰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便再次向著白衣男子的方位衝了過去。

怎麼可能?

他剛纔中了我全力的一掌~幻陰掌,竟然還冇有趴下。

白衣男子急忙將僅存的真元,全部彙聚在了雙掌之上,這一次他首接被打飛了出去。

身體更是狠狠地撞擊在了九龍石壁之上,“噗”大口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

見李俊辰依舊手提著長刀,向他一步接一步的走來,白衣男子眼中閃過了一絲恐懼的神色。

他神色怨恨的看向了一旁的屠門羽,該死!

若不是信了這個傢夥的話,他怎麼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

還有那個叛徒,若不是他自爆將自己身上的高級法印震碎。

就算是他們一起上,他也有著七分逃跑的勝算。

“等等,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胡丙成一向對這個小皇帝不屑一顧,又怎麼會拚死幫助對方殺自己。

而且胡丙成的動作很明顯有了一些僵硬變化,傀儡們?

這個名字忽然從他的腦海中湧現而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

枉我機關算儘,不曾想最後卻敗在了你的手裡啊!

好手段,好心機,不愧是傀儡們的精英弟子。”

隻是我想不明白,你我同為魔宗七十二門弟子,何必互相殘殺!

大可以合作將這整個王國……喝,伴隨著一道銀光劃過,一顆頭顱從半空中飛了出去。

恭喜宿主擊殺陰泉宗(魔宗弟子)端月鳴,獎勵首殺修為突破七層。

屠門羽頓時,感覺到體內湧現著,一股龐大的力量。

現在的我恐怕在對上胡丙成,也可以不敗了吧?

當然這隻是由於剛剛獲得了力量,所產生的假象罷了。

其實如果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上胡丙成依舊會被秒殺。

畢竟,對方本來就是魔門出身,而且修煉了多種武技在身。

而他呢?

隻能說原身的實力,可能連一名普通的女子都有所不如。

看來隻能先把根基打磨好,在徐徐圖之了。

不過好在對方總算是被他給乾掉了,如今隻需要重掌兵權,就可以好好的安穩一段時間了。

“不,不對啊係統,這次的獎勵就這麼點?

我的功法呢、武技呢、人物獎勵呢!”

叮,係統正在覈算之中,還請宿主不要著急。

叮,恭喜宿主獲得百戰金剛之體,肉身己經打磨成百戰境的極致。

叮,恭喜宿主獲得錦衣衛千護~朱雀使。

朱雀(沈雲霄)29歲,實力仙師九重巔峰,對陛下忠心不二誓死效忠。

恭喜宿主獲得拳法八極拳~宗師境,經過係統認證發現在戰鬥的過程之中,宿主十分陰險(偷襲重傷胡丙成、三次偷襲端月鳴)獎勵宿主老陰人稱號。

老陰人稱號(宿主可在偷襲的過程中,造成雙倍的傷害)“神tm的老陰人啊,我這是猥瑣發育不要浪好不好。

該補刀的時候就補刀,打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獎勵派髮結束,請宿主再接再厲!

好吧,看來這次的收穫確實不少,尤其是這百戰金剛之體,更是給我打下了堅定的基礎。

陛下,陛下,很快眾多禁軍和逍遙侯帶來的人就殺了進來。

朕無事,就是有些累了,說完屠門羽就假裝暈倒在了地上。

快,傳太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