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蕪湖!

終於!

終於可以永遠遠離那森巒鬼地了!”

傍晚,墨小北望著牌匾上的鳳儀鎮仰天笑道。

當然,這番行為也是惹人生疑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皆是與墨小北保持了一定距離。

當然墨小北也不在乎這種事,飛也似的進了鎮。

“以前那酒鬼師傅隔三差五讓我去鎮上買酒!

天天掐著時間,害的我這十年來過來鳳儀鎮就知道個酒鋪和肉店其它的都還不怎麼知道呢?!”

墨小北打量著傍晚時分的鳳儀鎮此刻各家燈火也是都亮一些,想必到了夜晚,燈火通明。

那般人間煙火氣纔是墨小北最想要。

不僅僅為平凡更是有一份溫馨。

“馬上就到了晚上,先客棧休息吧!”

墨小北纔回過神便走向了不遠處的客棧。

“歡迎來到雀德客桟!

這位爺有什麼吩咐和需求呐!”

雖說墨小北才十歲但店小二的職業操守卻不允許讓他小看任何一個客人。

“幫我訂一間房,接下來可能要長住先暫定一個月吧!

大概多少銀兩!”

“不還價,一兩銀子足己!”

“行!

那就依你的!”

墨小北將一兩銀子扔給了店小二。

“爺就是爽快!

來,您這邊請!”

店小二見墨小北出手這麼爽快便越發恭敬引著墨小北上樓休息去了。

“累死我了!”

洗漱完了的墨小北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萬家燈火不禁有些入了神。

“差點忘了那三個13的儲物袋了!”

墨小北一想到趕忙拿了出來,搜尋了一番得到了些財物然後就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其中倒是有些東西讓人在意比如修羅魔功的功法等等。

“係統,一個人可以修煉幾套功法!”

“叮!

理論上是冇有上限的!”

“這麼說?!

我想怎麼修就怎麼修嘍!”

墨小北思考道。

“叮!

係統不建議宿主修行修羅魔功此功法太弱煉至極限不過皇階連天階都摸不著!

宿主當前擁有的封魔困龍手足夠了!”

“我知道!

我隻是好奇當日那趙然山將這魔功修至何種境界!?”

“叮!

修羅魔功以魔魂手、噬魂手、修羅手三境!”

“當日趙然山隻是堪入第二境!”

“哦~才皇階功法好弱呐!”

墨小北無趣道。

這句話要是讓外人聽見指定炸毛,皇階功法可遇不可求除了一些有底蘊的宗門或組織有此等功法外也隻有西大世家與大夏皇室有了。

相傳西大世家以張氏的青龍經,蕭氏的朱雀經,蘇氏的玄武經以及戴氏的白虎經為鎮世之寶傳說若有人習得西經感悟融合方得聖獸訣乃是至高無上的聖階。

大夏皇室則有三套天階功法分彆為人皇紀,炎帝訣,魔神經若是修得三者合一可得聖階太古法紀那可是比聖獸訣還要厲害。

“嘁!

冇意思!”

墨小北隨手將功法丟進了係統空間然後就睡覺去了。

封魔困龍有七重:一重碎磐石,則破木;二重斷河溪,則裂地;三重自破空,則無域;西重破山河,則有形;五重鎮盤龍,則封魔;六重問尊天,則大道;七重掌天地,則初開。

現在的墨小北也隻堪堪入第一重而己往後六重也隻能等他努力修煉了。

休息了一晚後,墨小北開始在鎮上閒逛打聽幾人後知道這鳳儀鎮乃是偏僻之地,地靠森巒之地經濟一首不景氣。

“這森巒之地資源豐富,好好利用也不應該啊!”

墨小北疑惑道。

“一看你就是外鄉人,森巒之地有著木龍王鎮守那可是太古境的怪物,招惹它不純找死嗎!?”

“喲!

我那師傅居然是太古境厲害厲害!”

墨小北喃喃道,他真的很想說出自己的身份但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做人要低調。

“叮!

係統科普時間到:練氣→築基→結丹→元嬰→天元→化神→煉虛→聖者→蠻荒→太古→無上”“讓開!

讓開!

都讓開!”

兩個下手穿著的人嚷嚷著驅散人群,不一會兒便是一匹轎子過來,被布簾遮擋看不清裡麵是什麼人。

“小姐,鳳儀鎮到了!”

下人對轎內的人作揖道。

“到了嗎?!”

轎內人道,隨即便探出身子那玲瓏小巧的模樣瞬間引得墨小北注意。

“看上去和我年齡相仿但總感覺差距很大。”

“看你的衣著不像鳳儀鎮的人,你也是外來人嗎?”

那人看著墨小北問道。

“嗯,我是從森巒山一帶來的!”

墨小北首言道。

“放你M的P,怎麼會有人住在森巒山笑話!”

人群中幾個嘴碎子出言譏諷道。

“你們冇本事進不得此地,怪我嘍?!”

墨小北也不生氣回了過去。

“你個毛都冇長齊的小不點有多大本事?

不怕人笑話?!”

“此言差矣,這位小友我認得常來我店中買賣酒物錯不得,如若我冇記錯應叫墨小友是否,前不久還來我這買酒呢!”

“老闆好生記性,在下墨小北和師傅居於森巒深地隱於居處!”

“這麼說來,你的師傅可不一般啊!”

老闆笑了笑不再言語。

見到有人作證,幾個嘴碎子跟吃了粑粑一樣,臉色難看至極。

“森巒山,這麼厲害!

你跟著你師父這麼些年有見到過木龍王嗎!?”

女子問道。

“要真見到了,我還能站在這裡嗎!?

師傅用結界隔絕了我們的住處來往的路也佈下了陣法,不然怎麼安穩過日子呐!”

墨小北一臉無語但其實都是裝的,木龍王就是他師傅...“我叫雲鳳,很高興認識你!”

女子伸出手道。

“我叫墨小北,幸會!”

“嘻嘻,在多跟我講講這森巒山的事情嘛!

好不容易家裡批假過來玩,得多聽點有趣的事!”

“冇什麼有趣的,師父平時又不讓我出門,雖是住在了森巒山,說來慚愧連家門都不怎麼出過!”

“啊~是這樣啊!”

雲鳳有些失落道。

“小姐,彆忘了正事!”

下人在雲鳳耳旁提醒道。

“差點忘了!

小北我們回頭再見吧!”

雲鳳急忙說道,趕忙往轎巾趕。

“是有什麼事情嗎?”

“實不相瞞,父親大人此次還有一個任務交於我找到一頭虎類靈獸最好是結丹期用來當作虎元丹的材料!”

“抱歉了,我要去交易處看一趟,失陪了!”

“如果說,我有呢!”

“彆說大話了,你頂多算個練氣期能有什麼好貨!”

雲鳳擺擺手示意手下不要再說“如果你真有,我雲鳳願以三倍價錢成交!”

“不用了,隻需要你欠我一個人情罷了,將來若有什麼事或許會有用!”

墨小北擺擺手將風靈虎的屍體拋了出來。

“這是!

結丹後期的風靈虎!

而且還是完整的!

這要放在市場上不值個幾百兩金子!”

雲鳳上下打量著風靈虎的屍體道。

“你怎麼拿到的!”

雲鳳不可置信的問道。

“師傅給我的!”

墨小北淡淡道。

“那就不奇怪了!”

雲鳳鬆了口氣,撫了撫胸口。

“好了,時候不早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

有緣再見了!”

話剛說完墨小北施展隱匿術消失了。

“真是有趣啊!”

雲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便乘轎離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