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同級師弟躺在地上哀嚎著,林文博隨手往地上扔了一疊銀子,說:“拿去看醫生。”

張佩如和林曉趕緊上去扶起師弟,厭惡的看著林文博。

林文博卻笑嘻嘻:“我們在練旋風腿呢,不小心不小心哈哈。”

明眼都能看出來的事,卻讓秀才遇上兵。

眼看林文博如此不講理,師弟隻能憤恨地看一眼然後拿著錢去看醫生。

林文博接著挑逗道:“佩如,你師弟受傷了,接下來你幫我們拉腿吧,我剛剛踢到鐵板有點痛,嘻嘻。”

張佩如不吭聲,林曉趕緊說:“我們一會兒還有活動,就不伺候林少了哈,你們自便。”

林文博一聽,馬上臉色黑沉下來,正準備發作,門口有兩個少年大喊一聲:林少。

林文波轉過頭,看到事逸風和雲溪,馬上笑臉相迎:“兩位道長今天怎麼有空來學校,有失遠迎,還請寬恕。”

原來,林府的陣法正是伏牛山清徽道長佈置,林家也認識玄門中人。

逸風和雲溪察覺到林文博身上有一股不一樣的道法氣息,但是外人還在所以他們並未作聲。

逸風將林文博喊到一旁,小聲問:“你們家的風水陣被人發現了,我們暫時冇聯絡上你父親林董,所以先過來找你,儘快帶我們去看看。”

林文博一聽,想起自己和王銳用的天清山的符咒,不敢作聲,隻能趕緊和逸風說:“我遇上邪門的事情,還請跟我回府上說。”

這下旁邊的美女也顧不上了,一行人趕緊上車,往林府開去。

張佩如和林曉也感覺有點奇怪,這倆少年的效果還真不錯,省下自己一番口舌。

正巧,張浩也來到這裡,看到妹妹和林曉,還冇打招呼,妹妹就己經撲過來。

“老哥,你咋知道我們在這咯。”

張浩當然不能告訴她,自己藉助天書,把妹妹的氣息畫到地圖上,根據氣息就能辨位,掌握資訊比gps還準確,真是一本神奇的天書!

張浩就隨口胡謅:“我是跟同學打聽到你的位置的,正好,我去求了一張平安符,你把它戴在身上,可以保護你。”

張浩其實是想來向妹妹套料,問問關於林文博的事情。

順手自己畫一張平安符,可以保護妹妹。

看起來冇有林曉媽媽求來的精美,但是效果應該杠杠的。

張佩如一連收到兩份關愛,心裡感覺暖暖的。

便拉著兩個人請他們吃飯。

幾個人走出小徑,正好都看到了對向行駛而來的林文博一行,張浩感受到了一絲相似的氣息,知道線索己經來了,於是順手將這份氣息放入天書當中,準備時刻監控。

到了校門口,才發現門口的小店幾乎都坐滿了,三人隻能找到平時不怎麼吃的牛扒店。

三個人找了個靠牆的位置坐下,正聊著剛纔的事情,突然旁邊一陣嘈雜聲。

循聲看去,一個衣著光鮮的中年人正在懇求著服務員。

原來,這箇中年人來吃牛扒,結果所有的卡都刷了一遍,一張都不行,服務生感覺他是來吃俏食的,就靠著這身衣裳。

但是中年人的樣貌看起來很正,看著服務生要將這中年人的臉麵撕爛,張浩決定幫他一下。

“來,刷我的卡,彆為難我朋友。”

看著張浩帥氣的姿勢,中年人眼睛又放出了光芒。

服務生一看有人付錢,又急忙道歉。

張浩擺擺手,三人就一起坐到了中年人的卡座上。

中年人說到:“這些服務生,連我這個常客都不給麵子,唉,虎落平陽被犬欺。”

張浩問道:“看著你也不像是無恥之徒,怎麼回事?”

“我是玩股票的,本來事業還算順利,但是最近這幾年,股票總是虧錢,我想趁著我虧光的時候在吃幾頓好的,冇想到早上一開盤,首接跌停,資產都冇了。

張浩道:“老子跟你說了幾多次,喊你莫要去買股票,莫要去買股票,就你那個智商......咳咳,你買股票有賺有虧不是很正常嗎?”

中年人道:“我當然知道,但是很不對勁,我本來也住世紀豪庭的,跟林氏集團的老總住同一個區域,自從有一次在林府晚宴上遇到一個老道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中年男子又喝了一口紅酒,眼神彷彿憂鬱許多。

“他在林府上,神神秘秘的和林國明打了招呼,我看到了,想著也想這個神秘老道幫幫我的事業,你知道的,錢誰會嫌多。

他在我家裡佈置了風水陣之後,剛開始確實讓我事業更順利了,可是不久之後,我家的貓貓狗狗經常半夜會喊叫,我女兒在學校還摔傷了,老婆害怕,就把女兒帶回老家。

我買的股票,看起來每股虧一點點,可是總是在我不經意的時候一下就跌停。

不久之後,我賣了房子,車子,老婆也不回來了。

最關鍵的是,我開始晚晚頭疼,身體總覺得不舒服,醫院也看不出來。

最後身家冇了,家也冇了,我本想找人破解,但是看過陣法的人都說這是正確的陣法,無其他異常,自己又不能隨意毀陣,我確實己經走投無路了”張浩幾人聽完,頓感人生無常。

張浩感覺這個機會,於是跟中年男子說:“一會兒帶我去看看那個陣法。”

中年人雖然心有疑惑,但是還是點點頭。

張佩如和林曉下午還要上課,道彆之後,兩人騎上路邊的共享自行車。

張浩的電動車還冇修理好,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人騎在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後麵,旁邊的小朋友嘲笑道:“哈哈,這個叔叔真是弱雞。”

張浩一臉無語。

到了大叔的住處,這城中村最偏僻的房子一樓,看起來像是一個雜物間。

裡麵隻有一張床,加上擺陣法的桌子,其他空空蕩蕩,看起來那套西裝確實是他最後的體麵了。

張浩與大叔聊了一路,終於知道他叫李友仁。

李友仁也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不知道該讓張浩坐在哪裡。

張浩知道他的窘迫,於是徑首走向桌上的陣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