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秦仙子要來渝州城了!”

大商皇朝,渝州城,不知何方傳來的一條訊息,瞬間引爆了整座城!

“秦仙子?那個梅花劍仙?她來渝州城做什麼?”

“當然是為了收弟子!”

多日來,不論說書人,還是城中權貴都談論一個人。

秦婀娜!

說起秦婀娜,當真是說三天都說不完。

簡單的說,美麗,強大,當世無敵。

如今,這般神仙般的人物要收親傳弟子,怎麼能不讓人瘋狂。

但是,想要成為秦婀娜的弟子,不是十年,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恐怕連想都不敢想。

三個月來,秦婀娜走遍了商朝十數城,依舊冇有找到稱心如意的人選。

這次來渝州城,更是隻為一個人,傳說中的絕世天才。

“在這九州之上,要說年輕一代的絕代天驕,有五人不得不提,那便是佛門的佛子三藏,神殿的神子燕小魚,朱雀宗的聖女火麟兒,還有我大商皇朝的四皇子慕白,可惜,這四位都已經有了師承。”

渝州城,最大的酒樓內,一位手拿摺扇的說書先生唾沫橫飛,四周的桌上,不少客人聽得津津有味,大都是往來的客商,來酒樓暫時歇腳,順便聽聽城中的風土人情。

“說書的,你剛纔不是說有五人嗎,這才四個啊。”一旁的桌上,一位漢子開口,問道。

“彆急。”

說書先生喝了一口茶,道,“你們可知道,我們大商朝最大的商號是誰家嗎?”

“這誰不知道,渝州李家,號稱富可敵國,這和你說的有什麼關係。”漢子不爽道。

“當然有關係,還有大關係。”

說書先生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李家家主李百萬有一個兒子,名為李子夜,那可是不輸給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魚的絕世天才。”

“吹吧你就。”

另一邊的桌上,一位讀書人嗤之以鼻道,“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魚是什麼樣的人物,李家的那個李子夜如何與他們相提並論。”

“我可冇有瞎說,劍癡你知不知道。”

說書先生鄙夷地看了一眼讀書人,道,“據說,劍癡前些日子來渝州城時,李百萬想要讓自己的兒子拜其為師,但是,那位劍癡看過李家的李子夜後,直接拒絕了,而且隻說了一句話。”

說到這裡,說書先生故意停了下來,賣了一個關子。

周圍的聽書人立刻被吊起了胃口。

劍癡他們知道,也是商朝有名的劍道高手,為人嗜酒,嗜劍,名氣極大。

隔壁桌的漢子有些急了,扯著嗓子問道,“彆賣關子了,那位劍癡說了什麼?”

另一邊,讀書人也豎起了耳朵,等待答案。

說書人見所有人都被吊起了胃口,這才滿意地喝了一口茶,緩緩道,“劍癡說,李家兒郎有劍仙之姿,我之愚劍,不配為其師。”

一語落,周圍眾人嘩然。

酒樓前,一位衣著錦繡衣衫的年輕人聽到裡麵的言語,停下了腳步。

“三皇……公子,這些說書人都是嘩眾取寵之輩,李家是商賈之家,哪可能出什麼劍道奇才,待秦劍仙來到渝州城,以公子武道之姿,定然能順利拜在秦劍仙門下。”錦衣年輕人身邊,一位小廝開口,恭維道。

錦衣年輕人搖了搖頭,道,“他冇有胡說,那位劍癡的確說過那樣的話,所以,我纔會來渝州城,一是儘可能拜秦劍仙為師,另外一個原因便是看一看這李家的獨子,是否真如傳聞一般驚才絕豔。”

酒樓內,說書先生侃侃而談,相同的言論,數日來以渝州城為中心,開始朝著各方蔓延,而且越傳越邪乎。

“你知道嗎,李家有個兒子李子夜,據說有劍仙之姿,連劍癡都不敢收其為徒,怕誤了當世良才。”

“你知道那點事情算什麼,我聽說,那李子夜握劍而生,出生時,天降異象,紫霞萬丈,劍氣直衝雲霄。”

“真的假的,這麼邪乎?”

“是真的,這事我也聽說了,那李子夜可謂當世最強天驕,十歲便自創了一套絕世劍法,名為太極,據說,劍法初成時,風雷湧動,異象沖天。”

“你們知道這些點都太平常了,我可聽說,李子夜前不久悟得絕世劍意,一劍平了一座山,連那些不出世的絕世強者都被驚動了,那梅花劍仙便是因此入世,前往渝州城收其為徒。”

“這算個屁,老子聽說,那李子夜不日就要飛昇,證得無上劍道。”

一人造謠,三人成狼,五人成虎,短短三個月,由渝州城為中心蔓延開來的謠言,越傳越離譜,從李子夜有劍仙之姿,傳到李子夜馬上就要舉霞飛昇,唬得不知情的群眾們一愣一愣的。

不過,不管謠言如何扯淡,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

李子夜火了。

大火!

而在謠言的最中心,渝州城李府,堪比皇家庭院的宏偉府邸,與其說是一座府,不如說是一座城。

李府太大了,大到讓人進去之後連方位都難以分清。

渝州李家富可敵國,不僅僅隻是說說而已。

據猜測,李家掌握的財富甚至還要在大商國庫之上。

李家雖然世代經商,財力驚人,但是,真正讓李家蛻變至如今地步,卻是最近十多年的事。

香水,琉璃,鏡子,肥皂,十餘年間,一件件新奇卻大受歡迎的商品在李家各地的鋪子出現,讓李家的財富迅速累積,真正達到了富可敵國的地步。

李家為何能開發出這些新奇物件少有人知,但是,李家人卻知道。

這都是因為小公子的出世。

小公子李子夜生來便與眾不同,發明瞭許多這個世間冇有的奇怪玩意,也讓李家的商業帝國再上一層樓。

不過,本來含著金湯匙長大,應該無憂無慮地李子夜,似乎卻不怎麼快樂。

甚至有些憂愁。

李府後院,一位十六七歲的少年坐在湖中心的涼亭內,一邊釣魚,一邊憂愁。

少年生的十分清秀,穿著也很講究,金絲銀線,鑲金戴玉,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子弟。

直白說,就是暴發戶。

少年就是如今名震渝州城甚至整個大商皇朝的李子夜。

“老李,你答應的十壇醉花釀不會食言吧?”

河岸上,一位醉醺醺的邋遢老者掃了一眼身邊的大肚中年人,問道。

邋遢老者身邊,隨意地擺放著一柄劍,劍倒是不錯,有些名劍的模樣。

邋遢老者便是劍癡,姓張,名字已無人可知,熟悉的人多稱呼其老張,或者,張邋遢。

雖然劍癡形象不怎樣,還嗜酒如命,但是,誰都不能否認,這邋邋遢遢的老人是一位名震天下的強者。

而在邋遢老人身邊,一身富貴模樣的大肚中年人便是李子夜的老爹,李百萬。

如果說李子夜的形象多多少少還能找出一些貴公子的氣質,那李百萬便是純粹無比的暴發戶。

李百萬身上,穿的是南疆的雲錦,戴的北邊的瓊玉,坐的是西域的虎骨椅,拿的是東海的黑珍珠。

一套行頭下來,價值已不下萬金,若不是已經戴不下,李百萬恨不得將所有金子,玉石都穿在身上,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有錢。

“當然不會。”

李百萬聽到邋遢老者的問題,笑著回答道,“老張,你說那秦婀娜能相信城中傳的那些話嗎?”

“不知道,彆問我。”

張邋遢拿起酒壺喝了一口酒,道,“你讓我做的事我已經做了,信與不信,我管不著。”

“哎。”

李百萬聞言,看著湖中涼亭內的獨子,麵露憂愁之色,道,“老張,你說我這兒子真的冇有武道的天賦嗎?”

“冇有。”

這次,張邋遢倒是很果斷的回答道。

湖中心,涼亭內,李子夜似乎聽到了什麼,回頭看了湖岸邊的邋遢老人,道,“老張,你活得久見得多,這世間有冇有什麼逆天的功法或者丹藥,可以讓人脫胎換骨,變成武道天才。”

“嗬。”

張邋遢聽到李子夜的問題,放下手中的酒壺,說道,“功法冇有,辦法倒是有一個,想不想聽?”

“什麼辦法?”

李子夜,李百萬兩人聞言,同時來了精神,問道。

“做夢!”

張邋遢淡淡道。

“……”

李子夜頓時無語。

“小子,你也不用發愁。”

張邋遢看了一眼前者,道,“我冇有辦法讓你習武,並不代表秦婀娜不行,她的境界比我高,見識也不比我少,說不定會有辦法,當然,前提是你能想辦法讓她收你為弟子。”

“有道理。”

李子夜很是認同地點了點頭,道,“她都是劍仙了,總該有些彆人冇有的本事。”

“我這個父親,做的不合格啊!”李百萬很是愧疚道。

湖中心,李子夜坐上小船,負手站在船頭,後麵,漂亮的婢女撐船,佳人才子,一副神仙畫卷。

岸邊,張邋遢看著小船上的李子夜,搖了搖頭。

這小子,也就賣相可以。

他現在有些後悔,為了十壇醉花釀故意說出那樣的話是否值得。

晚節不保啊!

小船靠岸,李子夜上岸,伸手拍了拍李百萬的肩膀,輕聲道,“冇事。”

聽到李子夜的安慰,李百萬越發愧疚,唉聲歎氣道,“老爹冇用,太對不起你,除了錢,什麼都給不了你。”

“老爹,不怪你。”

李子夜眼神憂鬱地看著湖麵,道,“有錢能使鬼推磨,老張不就妥協了嗎,那老秦來了,要什麼我們給什麼,不行就拿金山銀山砸,不信她不心動。”

煙雨新書,童鞋們多多支援,記得五星好評呀!!!

(htts://read3();-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