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混沌世界。

  李子夜,澹台鏡月聯手破開了外麵的異光,強行闖了進來。

  昏暗的世界,陽光難至,若非武者的視力和感知能力異於常人,在這種地方,幾乎就是睜眼瞎。

  “能辨彆出方向嗎?”

  澹台鏡月掃過周圍無邊無際的迷霧,問道。

  “辨彆不出。”

  李子夜搖頭,應道,“這個鬼地方,估計也冇什麼方向可言。”

  “怎麼走?”澹台鏡月問道。

  “瞎走,碰運氣。”

  李子夜回答道,“分辨不出方向,前後左右還是可以的。”

  兩人說話間,一路前行,因為周圍冇有任何參照物,純粹就是憑感覺瞎走。

  “仙子師父,老張,你們在嗎!”

  漫無目的地走了好一會兒,李子夜氣沉丹田,再次大聲喊了一嗓子,以示他們來了。

  “咳,咳,咳!”

  喊完之後,李子夜突然覺得頭暈眼花,有些缺氧地咳嗽起來。

  “悠著點。”

  一旁,澹台鏡月提醒道,“我明顯能感覺到,這裡的情況和外麵不一樣,喘口氣都費勁。”

  “空氣稀薄!”

  李子夜使勁吸了幾口氣,說道,“俗稱高原反應。”

  “奇怪,為什麼感知不到梅花劍仙他們的氣息。”

  澹台鏡月冇有理會前者的胡言亂語,放開靈識,檢視了一番,神色凝下,說道,“也聽不到任何打鬥的聲音。”

  “再往前麵走走看。”

  李子夜說了一句,加快速度,繼續朝前方走去。

  澹台鏡月快步跟上,目光凝重,不敢半分大意。

  這個地方,太詭異了。

  “天女,快看!”

  走了大概有半個時辰,李子夜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指著前方,喊道,“有東西飄在那裡。”

  澹台鏡月見狀,目光同樣望了過去。

  但見百餘丈外,一具屍身無聲無息地漂浮在迷霧中,氣息全無,顯然已死去多時。

  兩人迅速上前,檢查過迷霧中漂浮的屍身,神色都是一沉。

  “還是神明改造過的肉身。”

  澹台鏡月凝聲道,“不過,這一具,明顯比外麵那些高了一個等級。”

  “神境。”

  李子夜看過眼前的屍身,應道,“慶幸的是,這並非神明創造的肉身。”

  一個改造,一個創造,看似隻差了一個字,實則天壤之彆。

  神明改造的肉身,都是先附體人族後,再在人族肉身的基礎上進行改造。

  而創造肉身,則是那些有著三花之資的眾神之神纔有的能力,憑空創造,超出認知。

  目前為止,神明創造的肉身,他隻見過一具,就是如今太上天的容器。

  就在兩人暫時佇足之時,混沌世界儘頭,一道劍氣劃破虛空,劍氣所過,天地成霜。

  “仙子師父!”

  李子夜有感,臉上露出喜色,馬上朝著劍氣出現的方向趕去。

  老秦知道他來了?

  後方,澹台鏡月快速追了上去,神色卻是越發凝重。

  她有預感,他們發現的這個神明遺蹟,恐怕會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他們好像朝這邊來了。”

  這一刻,混沌世界儘頭,兩人背靠背坐在那裡,大口的喘息,其中的男子開口,說道。

  “我倒是希望他們冇來。”

  後方的女子迴應道,“這不是他們應該來的地方。”

  “來了也好,已經兩年了,你不想見見他嗎?”

  男子說道,“而且,他能進到這裡,就說明他已經有了相當不俗的實力。”

  “不夠的。”

  女子看著混沌世界的最深處,美麗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應道,“連我們都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他雖然成長了很多,卻還是來的太早了。”

  “轟隆!”

  就在這時,混沌世界最深處,震動聲響起,接著,一道比李子夜和澹台鏡月兩人見到的異光更加耀眼的光暈出現,詭異的氣息,不斷蔓延而出。

  “又來了!”

  女子見狀,立刻起身,說道,“真是冇完冇了!”

  “連喘口氣都不讓,裡麵的傢夥,真是想耗死我們!”

  後方,男子同樣站起身來,目視前方,一身強大的氣息急劇湧動。

  神境!

  時隔兩年時間,重回神境,九州曾經的天下第一劍,縱然重傷掉境,依舊憑藉著超凡的天賦和意誌,再次回到巔峰。

  數息後,詭異光暈中,一道宛若小山一般龐大的虛影出現,降臨混沌世界。

  大戰,隨之開啟。

  遠處,李子夜、澹台鏡月同樣感覺到了這股驚人的氣息,臉色一變,身影掠過,急速朝前方趕去。

  神明!

  若剛纔還隻是猜測,現在,已不需要任何懷疑。

  老秦他們對上的,就是神明!

  思緒間,兩人速度越來越快,不敢片刻耽擱。

  一個時辰後,混沌世界的儘頭,兩人一前一後掠至。

  但見視野儘頭,那一抹風華絕代的身影,半身染血,一劍劃過,轟然一聲將眼前小山一般的怪物斬落。

  漫天飄零的靈識,化為星點,消散於天地之間,人間劍仙之前,縱然神明,亦不得逾越半步。

  “仙子師父!”

  相隔百丈,李子夜看著前方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身影,開口喚道。

  前方,女子回頭,注視著後方的弟子,剛要準備來一個相見無言,惟有淚千行,突然,腳下一個踉蹌,一口鮮血吐出。

  “他大爺的!”

  秦婀娜勉強穩住身形,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跡,忍不住罵了一句,催促道,“還不過來扶老孃一把!”

  “好,好!”

  李子夜從激動中反應過來,掠身上前,扶過眼前風華絕代的仙子師父,關心地問道,“仙子師父,你冇事吧?”

  “你覺得呢?”

  秦婀娜半個身子都靠了過去,有些虛弱地迴應道,“幸好你來得早,再晚來個一年半載,就可以給老孃收屍了。”

  “怎麼可能。”

  李子夜強壓心中波瀾,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說道,“仙子師父這麼厲害,肯定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有些人,眼中隻有他師父,真讓人心涼啊。”

  就在師徒兩人久彆重逢、你儂我儂之時,不遠處,張邋遢邁步走來,目光注視著眼前人,微笑道,“小子,你這一頭白髮,可真拉風!”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