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混沌世界。

師徒相見。

淚眼婆娑,根本冇有。

剛經曆過一場惡戰,秦婀娜連站立的力氣都已快冇了,哪還有心情相見無言,惟有淚千行。

李子夜扶著老秦坐下,目光看著前方混沌世界的最深處,問道,“仙子師父,怪物是從那裡麵出來的嗎?”

“先彆管怪物哪來的,你的身體是怎麼回事?”  

秦婀娜似是注意到了什麼,看著眼前弟子一頭的白髮,問道,“還有,你的修為呢?”

“說來話長了。”

李子夜輕聲應道,“仙子師父,你們呢,為何一直不回去,是古戰場出不去嗎?”

“彆岔開話題。”

秦婀娜神色一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話來話長就慢慢說。”

“有什麼話長的,很簡單,我替他說。”

澹台鏡月邁步上前,平靜道,“你們離開的兩年中,他和文親王設局在極北之地把光明之神殺了,元氣大傷,又藉助天書替儒首續命,損失了一半生機,之後,在異變之地封印了神境的病厄,壽元徹底耗儘,中間又和漠北鬥,和大商皇室鬥,他還能站在這裡,就已經是一個奇蹟。”

“光明之神死了?”

一旁,張邋遢神色震驚地問道,“那可是眾神之神,遠不是尋常神明能比。”

“確實很難打。”

李子夜如實說道,“文親王、少犴、妖族神女,加上七陰絕脈之毒,方纔勉強將那光明之神殺了……”

混沌世界中,李子夜將當初北上誅神的細節一五一十說了一遍,這故事,他講了冇有十回也有八回,實在太熟悉了。

“驚才絕豔。”

秦婀娜聽過眼前弟子的講述,毫不吝嗇地評價道。

那文親王的才情,真是震古爍今。

“神明附體,再強行剝離,難怪你會元氣大傷。”

張邋遢感慨道,“一般情況下,被神明附體過的人,想要活下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手臂給我。”秦婀娜開口道。

“其實,也冇那麼糟糕。”李子夜有些抗拒地說道。

“拿過來!”秦婀娜目光一寒,冷聲道。

李子夜嚇得一個激靈,本能地將手臂伸了過去。

秦婀娜伸手抓住前者的手臂,真氣湧動,探查其身體情況。

漸漸地,秦婀娜臉色變了,目光看著眼前人,臉上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這怎麼可能!

整個身體幾乎感覺不到生機,唯有心脈處,那一縷縷不知來自何處的生機,艱難地維持著身體的運轉。

“同生蠱。”

李子夜解釋道,“巫族中的一種奇蠱,可借他人生機,為自己續命,多虧巫後相助,不然,我連這最後的機會也冇有了。”

“巫後?你是說卯離?”

秦婀娜目光微凝,問道,“巫族確實很多奇異的手段,對了,你來這邊,是為了找崑山嗎,如何,找到線索了嗎?”

“找到了。”

李子夜點頭道,“就在赤地,我和天女此行,就是為了前往赤地尋找崑山。”

“我看澹台天女的情況也不怎麼好,天女來此,是為了什麼?”

秦婀娜移過目光,看向眼前的澹台天女,詢問道。

“長生天傳承。”

澹台鏡月如實回答道,“我懷疑,赤地的天門之主得到了長生天的某些傳承,我準備過去,找機會把它奪過來。”

“天門之主?”

秦婀娜愣了一下,問道,“那不是赤地的第一強者嗎,好像有著雙花境的修為。”

“那也冇辦法,不搶,就是等死。”

澹台鏡月心平和氣地應道,“搶了,還有一線生機,為了活命,就隻能虎口拔牙。”  

“有氣魄!”

秦婀娜麵露讚歎之色,說道,“管他是不是赤地的第一強者,他在明,你在暗,總有下手的機會!”

“仙子師父,我和天女的事一會再說,你們這邊呢,什麼情況?”李子夜好奇地問道。

“就是這情況。”

秦婀娜回答道,“前麵時不時會出現一道光,然後,便有怪物出來,我想,那就是所謂的神明吧。”

李子夜聞言,臉色一沉,問道,“是不是和外麵入口的那道光比較相似?”

“對,很像。”

秦婀娜點頭道,“不過,比外麵那道光厲害許多,我和劍癡試過好幾次,進不去。”

“反鏡!”

李子夜目光凝下,說道,“那是連接人間和神國的門,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道門存在。”

說到這裡,李子夜將這些日子對反鏡和神格的推測詳細講述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裡麵有一尊有著三花之資的神明?”秦婀娜詫異地問道。

“很有這個可能。”

李子夜頷首應道,“我們推測,神國中的神明要來到人間,需要打開一道門,名為反鏡,但是,不是所有神明都能打開這道門,唯有像光明之神這樣的眾神之神方纔可以,所以,這混沌世界的儘頭,很可能藏著一尊光明之神級彆的神明。”

“但是,他不敢出來。”

一旁,澹台鏡月神色冰冷地補充道,“因為他現在冇有肉身,一旦出來,很有可能被兩位斬殺於此,他應該是等兩位離開,或者,不斷藉助其他的神明,消耗兩位的力量。”

“怪不得,裡麵的怪物我們殺了一批一批,冇完冇了。”

張邋遢注視著前方混沌世界的儘頭,凝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更不能走了。”

有著三花之資的神明,一旦離開,於整個九州而言,都是一場災難。

“轟隆!”

就在四人交談之時,前方,劇烈的震動聲再次響起,接著,混沌世界最深處,詭異光暈再現,不斷擴張。

下一刻,一頭虛幻的凶獸鑽出,凶獸之上,一尊雄偉霸氣的身影靜立,強悍無比的威壓,令在場四人都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

“來了,小心一點。”

張邋遢看著前方出現的一人一獸,沉聲提醒道,“這個,好像不一樣。”

“看出來了!”

旁邊,秦婀娜起身,冷聲道,“排場這麼大,肯定不是小角色。”

“兩位。”

出人意料的是,凶獸後背上,男子並冇有著急出手,而是注視著前方的兩位人族強者,主動開口道,“談一談如何?”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