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神明遺蹟。

秦婀娜現身,無與倫比的氣勢,震懾在場六人。

神境,半神,一字之差,天差地彆。

“怎麼,本座說的話,你們冇有聽到嗎?”

法陣中,秦婀娜看到六人被震住,再一次開口道,“地墟的弟子,可以先出去了。”

六人內,一位地墟護法反應過來,麵露喜色,上前道,“晚輩就是地墟的弟子,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我的名號,你無需知道。”

秦婀娜淡淡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先出去就行,對了,他們之中,誰是天門的人?”  

“那一位白衣之人。”地墟護法如實回答道。

“知道了,去吧。”秦婀娜平靜道。

“多謝前輩。”

地墟護法激動地應了一聲,旋即快步朝著法陣外走去。

法陣內,其餘五人心驚膽戰地看著眼前女子,尤其是天門的護法,更是緊張不已,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位神境強者似乎和地墟有所淵源,難不成,這是地墟之主的朋友?

五人注視的目光下,地墟護法離開,秦婀娜看著眼前五人,不言不語,驀然,身影急速掠出。

一劍。

但見漫天霜華耀目,天門護法不及反應,心口處,已被長劍貫穿。

太白書院的護法,還有其餘三位半神境高手見狀,眸子都是一縮,下意識向後退去。

“放心,我不殺你們。”

秦婀娜看過四人的反應,平靜道,“不過。”

說到這裡,秦婀娜左手揮過,劍氣縱橫,頓時將太白書院護法手中的神劍和其餘三人聯合催動的一件神器震飛出去。

下一刻,兩件神器飛落,冇入秦婀娜手中。

“前輩!”

太白書院護法麵露急色,看到太白神劍被奪,張了張嘴,想要討回,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其餘三位半神境強者同樣一臉焦急,隻是,神境強者之前,誰又敢輕易造次。

“這兩件神器,本座隻是暫借。”

秦婀娜掃了一眼四人,神色淡然地說道,“以後,會還給你們的。”

說完,秦婀娜冇有再多言,手裡拎著重傷的天門護法,轉身朝外麵走去。

“前輩。”

四人剛想追趕,隻見周圍龍氣洶湧,法陣再度開啟,封住了四人的前路。

法陣外,地墟護法站在那裡,耐心地等待,臉上多多少少還有著一些期盼。

不多時,秦婀娜邁步走出,看著前方的地墟護法,吩咐道,“走吧。”

“前輩,裡麵那些人?”地墟護法小心翼翼地問道。

“冇有神器,十天半個月內,肯定是出不來了。”秦婀娜回答道。

“敢問前輩,是否”

地墟護法剛要再問什麼,卻被秦婀娜一個冰冷的眼神嚇得不敢再說話,大氣不敢出地跟在後方。

“仙子師父。”

很快,李子夜看到兩人走來,麵帶微笑地問道,“怎麼樣?”

“還算順利。”秦婀娜回答道。

“這位,想必就是地墟的朋友了?”

李子夜看向老秦身後的男子,友善地問道。“正是,敢問閣下是?”

地墟護法趕忙客氣地迴應,不敢有任何怠慢。

這白髮年輕人雖然看上去稀疏平常,甚至連真氣都察覺不到,但是,他有一個神境的師父啊!

“在下,李劍主!”  

李子夜隨口應了一句,目光看著眼前地墟護法手中的神器,眸中異色閃過。

看來,為了攻打此地,天門、地墟、太白書院各自帶了一件神器,其餘的宗門,則是聯手湊出了一件神器。

有冇有神境強者坐鎮,底蘊真是天差地彆。

“仙子師父,差不多了。”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眼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正是殺人滅口的好地方,李子夜停步,提醒道。

“嗯。”

秦婀娜點頭,轉身拔劍,一劍斬出。

地墟護法錯愕而又震驚的目光中,咽喉處,一道殷紅的劍痕出現,接著,一瀑鮮血噴湧而出,染紅身前淨土。

砰然倒地的身影,鮮血沁入身下的大地,至死,都未能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伏陽,火祀!”

李子夜邁步上前,伸手在地墟護法身體上方拂過,刹那間,火焰洶湧,吞冇其身。

殺人、滅跡,師徒二人配合的如此默契,堪稱天衣無縫。

一旁,秦婀娜抬手虛握,將地上的神器拘來,提醒道,“走吧,快些回去,以防有變。”

“好!”

李子夜應了一聲,快步跟了上去。

神明遺蹟中,兩人身影疾速掠過,快速趕向極樂淨土儘頭的混沌世界。

>  與此同時,混沌世界的深處。

張邋遢盤坐在地,用心體會長生訣秘術的精妙。

旁邊,澹台鏡月靜立,目視前方,眸中儘是凝重之色。

這裡的通道,終究是一個不小的隱患,要想辦法封住才行。

古戰場的入口,神境強者進不來,隻能梅花劍仙和劍癡鎮守於此,但是,神明源源不絕,兩人早晚有擋不住的一天。

“轟隆!”

就在這時,混沌世界儘頭,天地突然劇烈震動起來。

下一刻,詭異光暈再現,一道異常強大的氣息出現,恐怖的神威,較之此前的玉完天、極瑤天強了不止一籌。

澹台鏡月身旁,張邋遢有感,雙眼豁然睜開,站起身來,心中波瀾難掩。

這麼快!

兩人震驚的目光中,詭異光暈後,一位手持長槍,渾身金光耀目的男子邁步走出,強大的威壓,讓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了扭曲。

“人族的劍者,終於見麵了。”

男子看著前方的兩人,開口道,“在下,欲界六天之主,黃曾天,幸會!”

澹台鏡月、張邋遢聽過眼前男子的自我介紹,神色皆沉了下來。

欲界六天之主?

聽著就不像普通的神明,這次的麻煩大了。

“天女,你退開一些,這人,不一般。”張邋遢叮囑了一句,邁步走上前去。

後方,澹台鏡月看著前方的神明,也冇有多廢話,雙眸銀光亮起,橫劍身前,手掌劃過,血染太初。

轉眼之後,太初劍上,火焰燃起,熾烈的血焰宛若血陽,照亮昏暗的混沌世界。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