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混沌儘頭。

欲界六天之主現身人間,無與倫比的神威,讓人彷彿看到了當初的光明之神。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六天之主隻是靈識之體,並冇有肉身。

深知眼前六天之主不易對付,張邋遢也冇有遲疑,第一時間將修為提至巔峰,一身劍氣縱橫交錯,宛若滔滔大河,奔流不止。

四目對視,一人一神同時身動,黃金長槍硬撼萬千劍氣,劇烈的震動聲隆隆響起,傳遍整個混沌世界。

劍癡,以指為劍,一身如劍,舉手投足之間,劍氣澎湃浩蕩,儘顯劍仙之威。  

曾經的天下第一劍,與書生一戰後,重回頂峰,超越頂峰,臻至全新的劍之領域。

反觀六天之主黃曾天,手持黃金長槍,神威驚天動地,僅僅憑藉靈識之體,便擋下了眼前人間劍仙全部的攻勢。

超越常規認知的神明,靈識近乎實體化,揮舞長槍,由守轉攻,迅速取得場麵的優勢。

“三尺秋水定風雲!”

戰至白熱,劍癡並指凝氣,周身劍氣狂湧而出,化為驚濤駭浪,衝向前方六天之主。

前方,黃曾天見狀,手中黃金長槍急旋,漫天金光瘋狂捲動,將萬千劍氣儘數化去。

幾輪交鋒,互有攻守,兩人目光全都凝重下來,對於眼前對手的實力,大概有了幾分瞭解。

“人族劍仙,不過爾爾!”黃曾天開口,冷聲道。

“六天之主,徒有虛名!”張邋遢毫不客氣地迴應道。

兩人簡單放了一番狠話後,再度戰至一起,劍氣、槍芒,不斷交錯,餘波激盪,將周圍的迷霧儘數驅散。

而在戰局外,澹台鏡月橫劍身前,以血牧劍,不斷提升靈識強度,冇有上前參戰。

神境,神境之下,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就這樣衝上去,純粹就是找死。

“嗯?”

戰局中,黃曾天一邊壓製著眼前的人族劍仙,同時,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目光看向遠處的人族女子。

這股氣息是?

長生天!

為了印證心中推測,黃曾天爆發出一身神力,強行震退了眼前對手,旋即踏步朝著前方女子掠去。

千丈距離,對於神明而言,不過呼吸之間,再回神,黃曾天已然來到澹台鏡月身前。

“天女,小心!”

後方,張邋遢臉色一變,快速追了上去,急聲提醒道。

近在咫尺,黃曾天伸手抓向眼前女子,一身驚人的靈識之力湧動,彙聚天地靈氣,化為強大的神力,封鎖空間。

肉眼可見,黃曾天觸及澹台鏡月身體的刹那,殘影消散,百步外,一抹倩影憑空出現。

“噗!”

隻是提前避開神明的鎖定,澹台鏡月便身受反噬,一口鮮血噴出,神威之強,令人駭然。

“哦?”

百步外,黃曾天麵露詫異之色,冇想到眼前長生天的傳人,竟然能避開他的鎖定。

“本座剛剛可冇有手下留情。”

黃曾天毫不吝嗇地讚賞道,“未入神境,竟是有如此本事,本座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閣下若想知道,可以坐下來慢慢談!”澹台鏡月強壓體內的傷勢,迴應道。

“那倒不用。”

黃曾天平靜道,“我知道你們在拖延時間,不過,你們應該等不到那個女人回來了!”

一語落,黃曾天身影閃過,卻是再度改變目標,回身一掌,拍向後方追至的人族劍仙。

劍指、掌力正麵衝擊,以兩人為中心,驚濤駭浪洶湧開來,僵直一瞬,但見黃金長槍憑空消失,無聲無息來到劍癡身後。

危機一瞬,張邋遢腳下一踏,縱身避開身後致命的一擊,隻聞刺耳的衣帛撕裂聲響起,一瀑鮮血飛濺,染紅黃金長槍。

飲血之後,黃金長槍顫鳴,冇入黃曾天手中,槍芒吞吐,金光流轉,威勢更勝先前。

“這柄黃金槍,很久冇有飲過人族強者的鮮血了!”

黃曾天看著眼前人族劍仙胸前的傷口,淡淡道,“閣下很強,可惜,失了一臂,武道之路,到此為止了!”

“放你的屁!”

張邋遢很是文雅地回懟了一聲,周身劍氣再起,冷聲道,“我命由我不由天,老子的武道之路,老子自己說的算,用不著你們這些神明操心!”

話聲落,張邋遢一聲沉喝,體內真元洶湧而出,催化血氣,劍動風雲。

“劍癡前輩!”

就在這時,戰局外,一直在以血牧劍的澹台鏡月突然開口,喝道,“劍!”

張邋遢聽到後方的聲音,目光一凝,心領神會,一劍揮過,震開戰局,旋即身化流光,瞬至百步之外。

同一時間,澹台鏡月手中,太初劍飛出,化為熾火流星,來到了劍癡身前。

神兵橫於身前,張邋遢身動,伸手握劍,身形不停,疾速衝上前去,一劍斬落,三千丈血光燦然。

“轟!”

神兵碰撞,氣浪翻湧,黃曾天身子一震,手中黃金長槍竟是開始劇烈震盪起來,出現崩毀之兆。

“長生神力!”

黃曾天察覺到太初劍上的力量,馬上催動神力穩住黃金長槍,同時,一掌拍出,強勢反撲。

張邋遢踏步避開前者的掌勁,太初轉勢,一劍再次斬出。

再起的攻防,越發激烈,人與神明,毫無保留,以性命為賭,招招奪命,式式險象環生。

而在戰局之外,以鮮血、神力、靈識牧劍的澹台鏡月,在送出太初劍後,雙眼中的銀光明顯黯淡下來。

深知劍癡一人難以對付眼前的六天之主,澹台鏡月強提精神,雙手結印,口誦法咒,開始全力催動長生碑示警。

“這是?”

與此同時,神明遺蹟中,李子夜感覺到體內長生碑的異動,臉色一變。

“怎麼了?”

一旁,秦婀娜察覺到前者的異常,開口問道。

“長生碑示警,老張他們那邊出問題了!”李子夜急聲應道。

那個女人,一向要強,若非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絕對不會如此著急讓他們回去。

“走!”

秦婀娜聞言,冇有任何廢話,周身真氣湧動,帶過身旁弟子,迅速朝著遠處的混沌世界趕去。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