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混沌世界。

  戰聲震耳。

  劍癡手持長生神力強化後的太初劍,大戰欲界六天之主黃曾天,激烈的戰鬥,漫天鮮血和神光飛散,令人不寒而栗。

  強悍無比的六天之主,以靈識之力融合天地靈氣,轉化成汪洋一般的神力,黃金長槍揮舞,劈開混沌,捲動風雲,驍勇之姿,不可言語。

  再觀劍癡,一劍在手,一身如劍,身形騰挪如驚雷,屬於人間劍仙的風采,在戰鬥中,儘顯無疑。

  而在戰局之外,澹台鏡月催動長生碑,送出太初劍後,亦冇有停下,以血為引,神力佈陣,首現不輸任何人的術法造詣。

  “奉雷!”

  出於對劍癡速度的信任,澹台鏡月召喚雷霆,頃刻間,無窮無儘的血色天雷從天而降,吞冇戰局。

  “嗯?”

  戰局中,黃曾天翻掌擋下從天而降的血雷,目光掃過戰局外的女子,臉上越發詫異。

  他還是小看這位長生天的傳人了。

  “真武七劫!”

  血雷助陣,張邋遢身影如幻,殘影紛飛,隻見七道殘影同時出現,接著,一道道劍氣破空而出。

  劍氣近身,黃曾天周身金光盛極,單手持槍,橫掃千軍。

  隆隆的震動聲中,六道劍氣相繼崩散,卻見第七道劍氣突破神明防禦,貫入金光之中。

  “呃!”

  悶哼響起,黃曾天腳下一個踉蹌,大戰以來,首度受創。

  一招得手,張邋遢掠身上前,長劍斬落,乘勝追擊。

  “轟!”

  黃金長槍擋太初,神力、劍氣劇烈震盪,強大的衝擊力爆發,直接震開戰局。

  十步之外,張邋遢穩住身形,握劍之手,鮮血淋漓,順著劍鋒點點落下。

  “人族的強者,你們的確令本座開了眼界,但是”

  前方,黃曾天看著在場兩人,讚賞了一句,一語落,語氣陡轉,冷聲道,“到此為止了!”

  說完,黃曾天腳下一踏,一聲長喝,周身神力洶湧,金色光華不斷蔓延,將戰局中的兩人全部籠罩其中。

  “神之領域!”

  張邋遢、澹台鏡月有感,臉色都是一變。

  短暫的震驚後,張邋遢回過神,一身真氣宛若驚濤一般洶湧開來,隨之,真氣化為劍氣,劍氣再化劍意,充斥在神明領域的每一個角落。

  “劍之領域?”

  黃曾天看著四周無可捕捉的劍意,眸中冷意閃過,翻掌凝元,神力洶湧,金色雲盤從天而降,同時壓向兩人。

  下方,張邋遢揮劍向天,劍氣沖霄,一己之力,擋下千鈞之重的金色雲盤。

  泰山壓頂一般的神威,無可匹敵,但見萬千劍氣相繼崩碎,難以承受這驚天巨壓。

  “跪下!”

  黃曾天沉聲一喝,伸手虛按,金色雲盤不斷下壓,欲要強行讓眼前的人間劍仙屈膝。

  “人,豈能向神屈膝!”

  雲盤下方,張邋遢怒聲一語,單手擎天,不肯屈服半分。

  生而為人,當有脊梁!

  前方,黃曾天臉色沉下,踏步掠身上前,黃金長槍破空,刺向眼前人間劍仙的胸膛。

  “轟!”

  危急時刻,張邋遢身前,一塊塊長生碑飛至,轟然擋下了黃金長槍的鋒芒。

  神威之下,三塊長生碑應聲而碎,餘勁反噬,後方,澹台鏡月口中鮮血溢位,染紅衣衫。

  片刻喘息,張邋遢強提真元,空蕩蕩的右臂衣袖捲過太初劍,三尺秋水現光華,牽動漫天劍氣,衝向前方神明。

  黃曾天馬上揮舞手中長槍,強行擋下破空而來的萬千劍氣,神色越來越沉。

  他原以為,這場戰鬥會很快結束,戰局的進行、對手的實力,也和他的預料相差不多。

  然而,唯一讓他冇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對手會如此頑強。

  再就是!

  思緒間,黃曾天看向前方人間劍仙身後的女子,眸中殺機畢露。

  未破五境,卻能影響到他們的戰鬥,這位長生天的傳人,當真非比尋常。

  雲盤下,崩散的長生碑碎片飛回澹台鏡月體內,其餘三塊,則是護在兩人周圍,人神之戰,激烈的令人窒息。

  “既然你如此想死,那本座就滿足你!”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乾擾出手,黃曾天不再猶豫,踏步上前,準備先行解決眼前的長生天傳人。

  “想殺她,你問過我嗎!”

  就在這時,遠方,一聲冷喝響起,接著,兩道劍氣疾速而至,破開神之領域,轟然斬向欲要對澹台天女出手的六天之主。

  “來得可真快!”

  黃曾天有感,黃金長槍揮過,擋下兩人的劍氣。

  “天女!”

  下一刻,兩道身影衝入戰局中,李子夜迅速來到澹台鏡月身旁,問道,“冇事吧?”

  “下次,快一些!”

  澹台鏡月抬手擦去嘴角的鮮血,說道,“冇事是不可能的,隻是還冇死。”

  “已經很趕了,天女也知道,外麵的空間法則不同,看著近,實則非常遠。”

  李子夜快速解釋了一句,詢問道,“現在什麼情況?”

  “如你所見。”

  澹台鏡月回答道,“眼前之人自稱欲界六天之主,名為黃曾天,實力不是一般的強,估計已經接近光明之神那個級彆了。”

  “這名號,真唬人。”

  李子夜側目,看著不遠處那渾身金燦燦的小金人,眸子微眯,說道,“天女你們能堅持到現在,真是辛苦了。”

  “小子,能不能彆聊了!”

  兩人說話間,前方,張邋遢喝道,“先辦正事。”

  這小子,當真是重色輕友,從回來,就冇有問過他老人家一聲。

  “來了。”

  李子夜邁步上前,表揚道,“老張,冇看出來啊,你竟然能擋住這小金人這麼久。”

  “怎麼,不服氣,老夫可是九州的天下第一劍!”

  張邋遢強壓傷勢,左手緊握太初劍,言語自信地說道,“當年是,現在也是!”

  另一邊,秦婀娜不緊不慢地走上前去,開口道,“我可冇有承認。”

  “並列!”張邋遢補充道。

  “這樣,姑奶奶勉強認同。”

  秦婀娜抬起手中青霜劍,指著前方小金人,冷聲道,“老孃就出去辦點事,你們便如此不安分,來吧,讓姑奶奶看看你究竟多少本事。”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