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第2462章  如意,如意

混沌儘頭。

天搖地動。

絕劍現世,第四式,驚天動地。

秦婀娜、張邋遢震驚的目光下,三劍斬天,轟然降臨人間。

一瞬之間,以六天之主所在的位置為中心,驚濤怒浪席捲開來,風助火勢,火焰中,雷霆激盪,充滿毀滅氣息的力量迅速擴散,將周圍迷霧儘數吞噬。

秦婀娜、張邋遢馬上身退,不願被這股力量波及。

四人注視的目光下,前方,火光、雷霆漸漸散去,三把劍飛出,洶湧澎湃的天地靈氣中,一道渾身閃耀著金光的身影站在那裡,不動如山。

“冇有用?”

秦婀娜看到眼前景象,眉頭輕皺,問道。

“不,起作用了。”

另一邊,張邋遢搖了搖頭,神色凝重地說道,“你看他的眉心。”

秦婀娜三人聞言,定睛望去,但見六天之主眉心,一道微不可察的裂痕出現,金色的液體,彷彿是血液一般的東西流出,恐怖的威壓,令人不寒而栗。

“那是什麼?”

不遠處,澹台鏡月看著六天之主眉心處的金色液體,問道。

“不知道。”

前方,李子夜凝聲應道,“看樣子像是實質化的靈識。”

“那他是受傷了?”

澹台鏡月冷聲道,“而且,傷的還不輕,我的理解冇錯吧?”

“應該冇錯。”

李子夜點頭道,“可惜,冇能劈死他。”

方纔那麼好的時機,這六天之主剛被老秦和老張聯手打傷,正是防備最薄弱的時候。

如此良機,六天之主等同於正麵硬抗了他和澹台天女全力的一招,冇想到,竟然隻是受了一些傷。

單論靈識強度,眼前的六天之主可能已經超越了當初的光明之神。

當然,光明之神被封印了千年,靈識似乎又長期處於割裂狀態,戰鬥時甚至需要臨時從神國拽下來一部分,和眼前六天之主的狀態,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六天之主確實非常強悍,遠非佛國梵眾天之流可比。

“老張。”

戰局外,秦婀娜看著前方的六天之主,問道,“什麼情況,他怎麼不動了?不會在醞釀什麼大招吧?”

“不知道,不管了,我先去砍他一劍!”

張邋遢應了一句,掠身上前,一劍砍了上去。

敵不動我不動?

那不符合他九州並列第一劍的性格!

然而,就在太初劍斬下的一瞬間,本來靜立不動的黃曾天突然身動,錯身避開眼前人族劍仙的攻勢,迅速衝向戰局外的兩位年輕人。

“小心!”

秦婀娜見狀,臉色一變,急聲提醒道。

“臭不要臉!”

李子夜看到六天之主朝著他們這邊衝來,一把抓住身後的澹台天女,身影瞬間退出百丈之外。

快至極限的速度,咫尺天涯,甚至已然超越了速度的範疇。

“領域?”

黃曾天一擊落空,目光看了一眼百丈外的兩人,冇有任何停留,迅速遠去。

“仙子師父,他要逃!”

李子夜看到六天之主逃離的方向,著急地喊道。

這要是讓他出去,就麻煩了。

“他逃不了!”

秦婀娜說了一句,身影疾速掠出,追了上去。

“真是麻煩!”

後方,張邋遢迅速跟上,一同朝著前方的六天之主追去。

李子夜剛要跟著追過去,卻是被身後的澹台天女一把拉住。

“你去做什麼,幫倒忙嗎?”

澹台鏡月沉聲道,“在這守著吧,萬一再出來什麼小魚小蝦,也能幫忙擋一下。”

說完,澹台鏡月邁步走到遠處的天門護法身前,停下步子,平靜道,“謝了。”

一語落,澹台鏡月周身幽光升起,伸手按在了天門護法的心口,開始吞噬其身上的長生天之力。

漸漸地,澹台鏡月體內消耗的力量得以補充,氣息總算穩定下來。

“天女,你可有什麼辦法,將這裡的出口封住?”李子夜邁步上前,詢問道。

“冇有。”

澹台鏡月如實回答道,“不僅冇有辦法,而且,我有感覺,這個出口的限製會越來越小,直至神明能自由出入。”

“要想想辦法了。”

李子夜正色道,“不然,老秦和老張就要一直守在這裡。”

“能守住,倒也是一件好事,就怕守都守不住。”

澹台鏡月輕歎道,“就像今天的六天之主,神國中,肯定還有相同等級,甚至更強的神明,待他們都能通過反鏡通道時,那纔是真正的噩夢。”

“看來,隻能用絕招了!”

說話間,李子夜拿著白玉如意,神色莊重,唸咒道,“如意如意,隨我心意,快快顯靈!”

澹台鏡月愣了一下,詫異地問道,“你在做什麼?”

“禱告啊。”

李子夜理所當然地回答道,“萬一有用呢。”

“……”

澹台鏡月像是看白癡一樣看了某人一眼,問道,“你有冇有想過一件事?赤地,為何冇有神明降臨?”

“怎麼冇有,天門不就得到了長生天的傳承嗎?”李子夜隨口應道。

“不是這個意思。”

澹台鏡月提醒道,“我的意思是,為何冇有大規模的神明降臨,就像當初降臨在九州一樣。”

九州和赤地,都能通過古戰場相互連通,冇有理由神明隻入侵九州,卻對赤地不管不顧。

“猜不出來。”

李子夜十分乾脆地回答道,“可能看不上吧,根據駱知秋他們兄妹二人的交代,赤地的疆域遠不如九州那麼遼闊,最多相當於一箇中原那般大小,有更好的選擇,誰會去選更差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千年之前,九州可是有著道門的存在。”

澹台鏡月冷靜地判斷道,“持續數百年的戰鬥中,他們應該能意識到,九州不是那麼容易搶的,正常思維,不該先搶下赤地,作為後方,再慢慢和九州進行爭鬥嗎?”

“你想說什麼?”李子夜問道。

“我覺得,赤地和九州,或許有著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澹台鏡月神色認真地說道,“我們應該儘快前往赤地,拿到續命之法的同時,全力找出這個秘密。”

她有感覺,這個秘密甚至有可能關係到九州之上,極夜寒冬的真相。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