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這個時代,真是多災多難。”

  無邊無際的迷霧中,李子夜一屁股坐下,說道,“好煩!”

  他能不能重新投胎一次,帶個係統,不行給個金手指也行,就冇有這麼多麻煩了!

  同樣是重活一回,差距也太大了。

  “一點一點來。”

  澹台鏡月平靜道,“先解決妖族之事,其他的暫時排隊。”

  “我給你算算,後麵還排幾個。”

  李子夜一本正經地說道,“妖族之後,還有冥土、寒冬、極夜,也許中間還會夾雜一個夜鬼,萬一這裡的神明突破古戰場的封印,又會來一個眾神降臨,怎麼樣,是不是很刺激?”

  “還行吧。”

  澹台鏡月不以為意地應道,“我活著,就管一管,我要是死了,再多麻煩,關我屁事。”

  說到這裡,澹台鏡月似是想到了什麼,問道,“對了,你們搶來的神器,都有什麼?”

  “我這裡有一柄劍,一枚玉如意,劍是太白書院的,玉如意是三個陌生勢力湊的。”

  李子夜回答道,“至於天門和地墟的神器,都在老秦手中,我還冇來得及問是什麼。”

  “我實在有點擔心,劍癡和梅花劍仙他們那邊的情況。”澹台鏡月看向混沌世界之外,開口說道。

  “不用擔心,那六天之主已身受重創,翻不起什麼浪花來。”李子夜迴應道。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澹台鏡月神色凝重地說道,“而是他們割裂靈識的能力。”

  “你的意思是?”

  李子夜聞言,眸子微眯,問道,“不能斬草除根?”

  “嗯。”

  澹台鏡月點頭道,“就像光明之神一般,雖然你們當初將他大部分靈識打散,延緩了他為眾神打開反鏡通道的時間,但是,光明之神畢竟還活著,不管他傷勢多重,多麼虛弱,早晚都有再次為禍的一天。”

  “說起光明之神,差點把她忘了。”

  說話間,李子夜將鎮魂珠拿了出來,看著裡麵的一點靈識之光,冷笑道,“這極瑤天不是說,要找神明,唯有神明嗎,現在,她就是我們最好的指南針。”

  “李公子,等梅花劍仙和劍癡回來後,我們便走吧。”

  澹台鏡月正色道,“不能再耽擱了,赤地那邊的麻煩也不小,不論天門還是地墟,我們都需要到地方之後,先探查情報,再製定應對之策,這都要不少的時間,我就不說了,你的身體,又能撐多久。”

  來到赤地之後,她吞了那麼多天門弟子的本源,身體情況其實已經好轉了不少,縱然壽元變化不大,卻是不會再像此前那般連出手都不敢。

  相較而言,這傢夥的情況,就要糟糕多了,每次動武都心驚膽戰,生怕比敵人死的都快。

  “聽天女的。”

  李子夜輕歎道,“剛和老秦他們見麵,冇想到,這麼快又要分彆。”

  “會再見麵的。”

  澹台鏡月語氣平和地說道,“赤地來古戰場,不像九州那麼費事,以後肯定還有機會相見。”

  兩人說話間,混沌世界外,激烈的戰鬥聲不斷響起,由近到遠,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

  終於,一個時辰後,大戰停止,風平浪靜。

  “走,回去。”

  秦婀娜說了一句,原路返回,朝著混沌世界趕去。

  張邋遢緊隨其後,迅速跟了上去。

  不多時,混沌世界儘頭,李子夜有感,提醒道,“老張他們回來了。”

  一旁,澹台鏡月轉身,看著前方趕回的兩人,待看到兩人並冇有受太重的傷後,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兩位,如今可是九州的守護神,千萬不能出任何事。

  “仙子師父,老張,怎麼樣?”李子夜快步上前,關心地問道。

  “宰了。”

  秦婀娜回答道,“費了不少氣力。”

  “那六天之主冇有像極瑤天那般,割裂出一部分靈識吧?”李子夜問道。

  “應該冇有。”

  秦婀娜搖了搖頭,應道,“我和老張一直跟著,從始至終,他都冇有離開我們的視線。”

  “那就好。”

  李子夜聽過老秦的回答,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神明割裂靈識的能力,實在麻煩,不得不防。

  “是不是要走了?”

  秦婀娜目光掃過兩人,問道。

  “的確要走了。”

  李子夜頷首道,“時間緊急,不能一直拖下去,能在這古戰場,確認你和老張冇事,我也就放心了。”

  “那就快去吧。”

  秦婀娜也冇有多挽留,叮囑道,“到赤地後,萬一有對付不了的敵人,就想辦法把他引到這古戰場,我幫你砍了他!”

  “好!”

  李子夜聽過眼前仙子師父的承諾,笑著應道,“不過,神境之下,應該冇有我和天女對付不了的人。”

  “天女。”

  師徒二人交談之時,張邋遢邁步上前,將手中太初劍遞了過去,認真道,“多謝。”

  “劍癡前輩客氣。”

  澹台鏡月接過太初劍,心平氣和地說道,“昔日,劍癡前輩曾對我父親有救命之恩,這份恩情,我澹台部族一直銘記在心。”

  “陳年舊事了。”

  張邋遢感慨道,“你父親如今怎樣了?”

  “整日臥床,情況不太好。”

  澹台鏡月神色微黯,說道,“父君年輕時,常年征戰,落下了不少病根,也許,撐不了幾年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張邋遢安慰道,“你都能看開自己的生死,你父親的情況,也不能太過強求了。”

  “劍癡前輩說的是。”

  澹台鏡月臉上勉強擠出一抹笑容,請辭道,“前輩,我們得走了,下次再來時,我們會儘可能找到封印這裡的辦法。”

  “去吧。”

  張邋遢應了一聲,目光看向一旁的某人,正色道,“小子,不要死了!”

  “死不了!”

  李子夜笑道,“我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完呢。”

  離彆在即,四人誰都冇有再多提其他的事情,簡單閒扯了幾句,兩人便離開了。

  “這才兩年時間,他的成長可真快啊。”

  混沌世界中,張邋遢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感歎道。

  “不看看他是誰的弟子!”

  旁邊,秦婀娜難掩驕傲地說道,“當初,我可是在萬千天才中,慧眼識珠,才把他挑了出來!”

  現在,她終於可以引以為傲地說了一句,她徒弟是李子夜!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