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好像是不認識。”

  古戰場,正南邊的入口前,年輕男子一臉古怪地說道,“而且,我也不認識他們。”

  “古戰場中,各門各派的人那麼多,少主認不全並不奇怪。”來人不以為然地應道。

  “其他門派的人,我不認識不稀奇,但是,天門中,有資格來這裡曆練的弟子,我還是都比較眼熟的。”

  年輕男子說道,“剛纔那兩人,全都穿著天門弟子的衣服,我卻一個也不認識,你說奇怪不奇怪。”

  “少主的意思是?”

  來人驚訝地問道,“他們不是天門的人?”

  “肯定不是。”

  年輕男子饒有興致地說道,“穿著天門的衣服,卻不是天門的人,有意思。”

  那兩人的實力,一看就不簡單,弄不好,他們身上的天門衣袍不是偽造的,而是搶的。

  這樣,就更有趣了。

  “少主,這裡的通道已經無法離開,我們快些趕去另外一個吧,或許,還來得及。”來人看了一眼天色,提醒道。

  “好。”

  年輕男子應了一聲,迅速朝著西南方向的入口趕去。

  同一時間,古戰場各方,一道道身影疾馳而過,全力趕向不同方位的兩個入口。

  “師姐,我們好像是最先到的。”

  半個時辰後,西南邊的入口前,太白書院的一眾弟子趕至,為首之人,正是與李子夜有著一麵之緣的顏如玉。

  “各位請稍等。”

  就在這時,遠處,年輕男子急速掠至,喊道,“名額,見者有份,給在下留一個。”

  太白書院眾弟子前,顏如玉看到來人,臉色微沉。

  地墟少主,齊天心!

  “顏姑娘。”

  年輕男子眼前總算有了一個熟人,臉上擠出了一抹自以為最為和善的微笑,說道,“大家都認識這麼久了,不如,名額一人一個,這樣也不傷和氣,怎麼樣?”

  “不怎麼樣!”

  顏如玉神色冷下,雙眼中三色光華流轉,一圈圈的神光,不斷彙聚,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齊天心看到眼前女子雙眼中的三色光華,臉上雖然依舊掛著笑容,心中卻已全力戒備起來。

  三生瞳!

  今天怎麼總是遇上硬茬,冇一個人願意給他這個地墟少主三分薄麵。

  顏如玉身後,一位位太白書院的弟子看到師姐要動手,馬上全部拔劍,冷冽劍光映照夕陽,森寒刺骨。

  不同太學宮學子的謙遜恭讓,太白書院的弟子似乎就要更加直接一些,一言不合就拔劍。

  “顏姑娘,凡事以和為貴。”

  齊天心看著太白書院的弟子都拔劍了,趕忙勸告道,“你看,你們這麼多人,肯定冇辦法一次都回去,不如讓給我一個,就當我地墟欠太白書院一個人情,如何?”

  “少主!”

  正當齊天心苦口婆心想要討得一個名額時,後方,地墟負責保護其少主安危的護法方纔姍姍來遲。

  顏如玉看到來人,手中長劍馬上出鞘三寸,麵露敵意。

  半神強者!

  “你下次就不能快點嗎!”

  齊天心看著身後的護法,忍不住罵道,“每次都跑這麼慢!”

  “屬下已經儘力了。”

  地墟護法有些為難地解釋道,“實在是少主太快了。”

  “我快,那是肯定的,但是,你可是半神境界,怎能每次都在我後麵!”

  齊天心一臉不滿地斥責道,“你的職責可是保護我,照你這個慢吞吞的速度,哪次我被人砍了,你連收屍都趕不及!”

  “屬下慚愧!”

  地墟護法低下頭,認錯道。

  “……”

  齊天心翻了一個白眼,懶得和身後的白癡計較,轉身看向前方的顏如玉,臉上立刻擠出了一抹笑容,說道,“顏姑娘,我們繼續剛纔的話題,你看,我這邊雖然人數不如姑娘那邊多,但是,質量還是挺高的,要不,名額一邊一個,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顏如玉忌憚地看了一眼地墟少主身後的半神強者,眸中三色神光迅速轉動,強悍的威壓隱而不發,似是在考慮什麼。

  “少主小心她那一雙眼睛。”

  地墟護法上前半步,提醒道,“擁有三生瞳的人,天生對於天地法則有著異乎尋常的感知能力,很不好對付。”

  “還用你說。”

  齊天心冇好氣地應道,“要不是她那雙眼睛,我早就出手了。”

  入口前,太白書院、地墟兩方強者對峙,場麵一時間僵持下來。

  總體來說,擁有一位半神強者的地墟,在戰力上肯定占據幾分優勢,不過,太白書院這邊的顏如玉,有著一雙傳說中的三生瞳,縱然半神境的強者都不願意輕易對上。

  齊天心身旁的地墟護法,目的很明確,保護少主的安危,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

  “在那,入口在那!”

  就在雙方對峙的時候,遠處,一道道身影急速掠來,一個個氣喘籲籲,縱然五境大修行者,高強度的趕路兩個時辰,也累的不輕。

  齊天心看到後方趕來的一眾路人甲,麵露不愉之色。

  今天的運氣怎麼這麼差!

  剛纔差點被人砍了不說,好不容易換個入口,又被太白書院堵在入口前,現在,竟然連這些小人物也敢來湊熱鬨。

  “顏姑娘,稍等,我先清理一下雜魚。”

  齊天心說了一句,伸手虛握,頃刻間,衝在最前方的男子,身體不受控製地飛了過去。

  “啊!”

  男子驚叫一聲,想要反抗,卻已來不及。

  齊天心一把抓住飛來的雜魚,雄渾掌勁爆發,轟然將其身體震碎。

  刹那,漫天血骨飛散,灑落如雨。

  “今天,我已經很忍耐了。”

  齊天心掃過前方的一眾路人甲,迎著夕陽和漫天血雨,微笑道,“請各位給我一個麵子,不要再讓我動殺戒!”

  十餘丈外,眾人驚恐地停下腳步,這才認出眼前人的身份,心中不禁一個激靈。

  這是?

  地墟少主,傳說中的笑麵閻羅,齊天心!

  “走!”

  一行人回過神,馬上離開,不敢再多留片刻。

  齊天心看到礙事的人都離開了,收回目光,注視著前方太白書院的眾人,輕輕一笑,和顏悅色地說道,“看來,大家都是非常通情達理的,顏姑娘,你看,話都說到這了,可否給我三分薄麵,讓出一個名額?”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