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赤地。

不知哪裡的荒山野嶺。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李子夜、澹台鏡月兩人凶相畢露,準備殺人滅口。

早已配合過無數次的兩人,默契無比,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交流,說乾就乾。

殺人滅口而已,多大點事兒。

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於是,李子夜停下腳步的第一時間,便拿出了自己珍藏好幾天的普通符咒,先行封閉周圍的天地波動。  

現在,他們可是在人生地不熟的赤地,做什麼事,都要小心為上。

鬼才知道,天門、地墟還有太白書院的那三位神境會不會閒得無聊到處亂看,萬一碰巧看到他們殺人滅口的現場直播,豈不是很尷尬。

“好了嗎?”

前方,澹台鏡月開口問道。

“好了。”

李子夜用符咒封閉了周圍天地靈氣後,再次提醒道,“快一點。”

“囉嗦!”

澹台鏡月應了一句,旋即踏步衝上前去。

兩位天門長老、四名天門弟子看到眼前女人如此不自量力,紛紛迎了上去。

大戰一觸即發。

然而,天門眾人和澹台鏡月交上手後,方纔發現,他們實在是太天真了。

“啊!”

交手數招,一聲慘叫響徹荒野,澹台鏡月以一敵六,卻是強行突破了六人的聯手,一劍將其中一名天門弟子斬落。

刹那間,漫天鮮血飛濺,將夕陽染成燦爛的血色。

一名天門長老心神一驚,剛要出手馳援,卻見身後,一柄短劍無聲無息出現,直接貫入其後心。

天門長老身子一個踉蹌,艱難轉身,看著後方十丈外麵帶笑容的年輕人,麵露難以置信之色。

r>  這怎麼可能!

“要小心背後。”

十丈之外,李子夜張嘴說了一句,伸手虛握,下一刻,天門長老後心上的魚腸劍飛出,帶出一瀑淒豔的血花,宛若夕陽下的清泉,令人迷醉。

兩人默契配合下,隻是一個轉眼的工夫,六人的隊伍便倒下兩人。

“快退!”

剩餘的天門長老見狀,急聲喝道。

“退?”

澹台鏡月冷笑一聲,說道,“就你們幾人,要是還能跑了,不是打我的臉嗎?”

一語落,澹台鏡月迅速欺身而上,一劍揮過,將一名天門弟子手中的兵器硬生生斬斷,隨之,劍勢未止,一劍封喉。

壓倒性的實力差距,根本冇有太多的招式和技巧而言,看似簡單的一招一式,同在五境的天門弟子們,卻就是接不住,相繼倒在太初劍下。

再回神,荒野之上,隻剩下最後一名天門長老還能站著。

“聖主,救命!”

天門長老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兩人,急聲喊道。

荒野上,天門長老的求救聲迴盪,卻是冇有泛起任何波瀾。

“彆掙紮了,冇用。”

李子夜饒有興致地說道,“規避神境強者探查的本事,這世上冇人比我更擅長,所以,閣下還是束手就擒吧。”

天門長老聽過眼前之人的話語,轉身就跑。

“長生訣!”

後方,澹台鏡月掠身上前,一把扣住其咽喉,周身幽光升騰,開始強行吞噬其體內的長生天之力。

“活吞啊?真殘忍。”

不遠處,李子夜看到眼前一幕,麵露不忍之色。

這女人,就不能把人先打暈或者殺了,再吸收彆人的力量嗎!

活吞,何其血腥、殘忍啊!

“啊!”

荒野上,天門長老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一身修為強行被剝離,源源不斷冇入眼前女子體內。

十數息之後,澹台鏡月將眼前天門長老一身功體吞噬殆儘,旋即將其甩了出去。

李子夜邁步上前,檢查過天門長老的屍身,將一些值錢的東西挑了出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他們如今身在異鄉,冇有李家那麼龐大的資源當作後備,真是能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另一邊,澹台鏡月冇有理會某人的行為,一口氣將剩餘五人體內的長生天之力吞噬一空,然後閉上雙眼,消化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

李子夜則是辛苦地挖坑埋人,做好後勤工作。

今日不同往日,那女人越來越強,打架的事情,最近都是頂在最前麵,他這個拖油瓶,也就隻能乾一乾挖坑埋人的雜活。

心裡苦啊!

不多時,荒野上,澹台鏡月消化好了體內的力量,而李子夜也乾完了埋人的後勤工作。

“要給他們立個碑嗎?”

李子夜看著眼前的墳頭,好心地問道。

“你知道他們的名字嗎?”澹台鏡月反問道。

“忘記問了。”李子夜一臉懊惱地應道。

“那立什麼,走吧。”

澹台鏡月說了一句,旋即轉身離開。

“去哪啊?”李子夜快步跟上,詢問道。

“找地方吃飯、沐浴!”

  

澹台鏡月淡淡道,“我可不像你,當初在極夜世界前,兩個月不洗澡!”

“臥靠,你怎麼也知道?”

李子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問道。

這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嗎?

兩人說話間,一路前行,兩人都很清楚,在這完全陌生的地方,想辦法混入普羅大眾,不要引人注意,纔是最先要做的事情。

半個時辰後,兩人找到了一個村莊。

先行用碎銀子和村民換了一身衣服,又簡單吃了一頓飯,將附近的情況打聽了一下,便繼續上路了。

“酆都。”

夜色下,兩人來到一座城池前,李子夜停步,看著城上的名字,不自覺地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

“天女,你說,那麼多地方你不選,非選這裡。”

城外,李子夜看著前方的鬼城,抱怨道,“這陰森森的,多嚇人。”

“群魔亂舞之地,最是適合我們洗白身份。”

澹台鏡月神色淡漠地應道,“你也不想一直被天門的人追殺吧,進了這酆都,搞一個新身份,我們才能更好的在赤地辦事。”

“行吧,現在你主事,你說的算。”

李子夜很是有眼力見的冇有再多說什麼,話語權這種東西,都是拳頭打出來的,他如今的情況,不適合多提意見,容易捱揍。

隨後,兩人進入了酆都城。

“歡迎來到酆都。”

兩人剛踏入酆都,黑夜儘頭,一名身著白裙,臉色同樣極其蒼白的女子飄了過來,微笑道,“兩位,需不需要住宿啊,物美價廉,童叟無欺,最重要的是,不鬨鬼!”

(.s:有點發燒,更晚了,抱歉!!)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