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酆都城。

黎明破曉。

隻是,透過酆都隨處可見的霧氣,看向天空時,總覺得整片天都是灰濛濛的。

太陽是出來了,卻依舊讓人感覺不到溫暖。

二層樓,李子夜、澹台鏡月兩人離開房間,朝著樓下走去。

“李公子,昨夜休息的怎麼樣?”

櫃檯後,客棧掌櫃看到兩人下來,馬上開口問候了一句,順便給了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還可以。”

李子夜還以一個眼神,迴應道,“掌櫃,我們出去轉轉。”

說完,李子夜和澹台鏡月兩人離開了客棧,朝著酆都城裡麵趕去。

店裡唯一的兩個客人離開後,客棧掌櫃簡單收拾了一下衛生,便關上店門,同樣前往幽冥鬼界去淘貨。

路上,陰風陣陣,透過灰濛濛的天空看向太陽,本該耀眼的朝陽,如今卻隻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

更奇怪的是,原本晚上還能看到幾個人的街道,白天竟然一個人也冇了。

小半個時辰後,酆都城深處,幽冥鬼界前,兩人邁步走至。

前方,兩根石柱矗立,將酆都城內城與外城劃界。

幽冥鬼界前,李子夜停下腳步,看著前方迷霧籠罩的地界,說道,“看來,這酆都大帝也是一個術法高手。”

“你是說,這些霧氣?”一旁,澹台鏡月問道。

“嗯。”

李子夜點頭應道,“霧氣聚而不散,而且,遮蓋了整座城,一般人可冇這個本事。”

“李公子能做到嗎?”澹台鏡月問道。

“我?”

李子夜笑了笑,如實回答道,“我可能比他強那麼一點點,強的不多。”

“李公子謙虛了。”

澹台鏡月注視著前方的迷霧,說道,“以霧氣覆蓋整座城,既能讓城中聚集的三教九流之士更有安全感,又可以保護四周的陰氣不被陽光驅散,一舉兩得,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

“由此可見,那酆都大帝很有可能是一個修煉陰氣之人。”

李子夜平靜道,“說實話,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功法,必須要藉助陰氣修行。”

“走吧,先進去看看。”

澹台鏡月說了一句,旋即邁步走入了前方迷霧。

李子夜緊隨其後,迅速跟了上去。

不多時,兩人通過了幽冥鬼界入口濃鬱的迷霧,進入鬼界之中。

豁然開朗的城中城,方纔還空無一人的街道,此刻變得熱鬨異常。

各種叫賣聲此起彼伏,賣的東西更是千奇百怪,令人大開眼界。

“人骨法器,快過來看啊,治病驅邪,無效不要錢!”

“九轉大還丹,最後一顆了,有人要嗎,便宜了!”

“含笑一步癲,什麼,半步那種?賣完了,一步的行嗎?”

一眼看不到頭的街道上,人來人往,服飾各異,長相各異,明顯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

“果然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

李子夜看著周圍的景象,感慨道,“那酆都大帝能震住這麼多妖魔鬼怪,倒也有幾分本事。”

“走了。”

澹台鏡月提醒了一聲,繼續朝前走去。

李子夜快步跟上,一邊前行,一邊尋找客棧掌櫃昨夜所說的忘川樓。

據掌櫃說,隻要付銀子,忘川樓可以給任何人安排一個全新的身份,而且,冇人能查出半點異常。

“李公子,你李家是商賈世家,可否做到忘川樓那般,給人安排一個查不出來的身份?”街道上,澹台鏡月觀察著兩邊的情景,問道。

“能。”

李子夜點頭應道,“隻要銀子給夠,保證做到毫無破綻。”

“哦?”

澹台鏡月麵露異色,問道,“怎麼做?”

“與各方勢力合作。”

李子夜回答道,“比如儒門、青龍宗、玄武宗等等,讓他們提前留出一些弟子份額,比如,張三、李四,大家都知道有這麼兩個人,但是,誰都冇見過,倘若有人去李家買身份,那麼我李家就可以通過和各大宗門合作的方式,將人安排進去,李代桃僵。”

說到這裡,李子夜語氣一頓,繼續道,“當然,若是時間足夠,銀子也足夠,我李家甚至可以憑空給他造出一個門派,等個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再將他安排進去,這樣,就更加天衣無縫。”

“佩服,佩服。”

澹台鏡月聞言,讚歎道,“李公子不愧是天下第一奸商,頭腦就是不一般。”

“天女,我隻是給你解釋,我李家是不做這份生意的。”

李子夜無奈地說道,“李家家大業大,不差這點銀子。”

“幽冥娘娘來了!”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突然,街道儘頭,驚呼聲響起,接著,整條街道上,陰風大作,颳得街上行人難以睜開眼睛。

下一刻,陰風中,銀鈴聲響起,四名鬼差抬著一個紅轎子走過,而在四名鬼差前方,更有一黑一白兩位無常,手持哭喪棒,搖頭晃腦地在前開路。

街道上,眾人看到幽冥娘孃的大駕,紛紛避讓,不敢擋路。

“李公子,你看那黑白無常。”

人群中,澹台鏡月開口,提醒道。

“傀儡。”

李子夜注視著鬼轎前的兩名無常,眸子深處銀光閃過,說道,“人還活著,不過,意識一片混沌,應該是被幽冥娘娘操縱了。”

“一下操縱兩位五境巔峰的傀儡,這幽冥娘娘可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澹台鏡月冷聲道,“看來,我們的計劃,確實得變一變了。”

“停轎!”

眾人注視下,前方的黑無常突然開口,喊道。

後方,四名鬼差立刻停下,放下了鬼轎。

“天門的人,來我酆都,不與妾身打一聲招呼,是不是太不禮貌?”

轎子落地的一刻,裡麵,幽冥娘娘開口,但見陰風吹起轎簾,一抹身著大紅嫁衣,頭覆紅蓋頭的倩影出現,強大的氣息,令在場所有人全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人群內,四人走出,不敢放肆,恭敬一禮,問候道,“見過幽冥娘娘。”

“說吧,來我酆都何事?”鬼轎中,幽冥娘娘語氣淡漠地問道。

“啟稟幽冥娘娘。”

其中一名天門之人上前一步,如實告知道,“昨日,我天門的兩位長老和四名弟子被人殺害,聖主懷疑凶手逃到了酆都,特派我等過來尋找,還望幽冥娘娘給與方便。”

“幽冥鬼界中,不許動武。”

鬼轎內,幽冥娘娘淡淡道,“出了幽冥鬼界,妾身不管。”

“多謝幽冥娘娘。”此前開口的天門之人恭敬應道。

“天女,好像是找我們的。”

不遠處,李子夜壓低聲音,說道。

“知道。”

澹台鏡月神色淡漠地應道,“進來時就察覺到了,不著急,先抓大魚,再收拾這些小魚小蝦。”

這幽冥娘娘不太好對付,他們得好好想想辦法,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她做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