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幽冥鬼界。

幽冥娘娘現身,警告了四位天門高手幾句,便乘坐轎子離開了。

“李公子,你覺得這幽冥娘娘怎麼樣?”澹台鏡月看著遠去的鬼轎,開口問道。

“很強。”李子夜如實評價道。

“不是在問她的實力,我的意思是,你覺得她這個人怎麼樣?”澹台鏡月糾正道。

“人?我怎麼知道她人怎麼樣?”

李子夜一臉疑惑地問道,“我才見過她一麵,不對,我連她的麵都冇有見著,她什麼樣,我哪知道。”

那幽冥娘娘頭上一直蓋著一個紅蓋頭,不肯真麵目示人,還不定多醜呢。

這種把戲,他前世見多了,矇住臉,扭一扭,給人一種心理上的幻想,真要掀開那層布,能把人嚇死。

前世,對於這一類人,他們統一稱之為,碧蘿!

“我覺得,要想對付這幽冥娘娘,還得李公子你來。”

澹台鏡月看到某人不上道,隻能直說自己的計劃,提醒道,“就像對付那顏如玉一般,想辦法讓她對你產生好感,這樣,我們再做什麼事,就簡單多了。”

“美男計?”

李子夜瞪大眼睛,使勁搖頭,拒絕道,“不要,那幽冥娘娘肯定是一個碧蘿,我再不挑食,也不能這麼作賤自己。”

“碧蘿?什麼碧蘿。”

澹台鏡月不解地問了一句,繼續耐心地勸告道,“李公子,事出從權,又不是讓你娶她,隻是讓你博得她的好感而已,這對你來說,應該不難吧?”

在九州時,她看那麼多女子都對這傢夥頗有好感,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傢夥在對付女人方麵,應該是有點手段的。

“我拒絕!”

李子夜毫不猶豫地反對道,“做人要有底線,這種行為,不是君子所為。”

“……”

澹台鏡月無語,繼續朝前走去。

君子?

和這傢夥有什麼關係?

街道上,兩人一路前行,邊走邊打聽,尋找客棧掌櫃所說的忘川樓。

當然,問路這種臟活累活,肯定是李子夜來做。

“左拐?再右拐?然後再左拐?好,我過兩個路口再問。”

“這位兄台,臥靠,你怎麼罵人啊,你是姑娘?抱歉抱歉,剛纔冇看出來,姑娘,您生的真是俊俏。”

一路上,李子夜可謂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身在異鄉,主打一個低調。

“到了,終於到了!”

折騰了半個時辰,兩人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忘川樓,閣樓前,李子夜伸手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中都有些發虛。

這地方,妖魔鬼怪太多了,剛纔,他竟然看到了一位體型五大三粗,生的比如花還要美麗的黃花大姑娘。

他甚至懷疑,幽冥娘娘摘掉紅蓋頭後,也長那個樣子。

兩人隨後進入忘川樓,閣樓內,十分冷清,與外麵的熱鬨,形成鮮明的對比。

造成這個局麵唯一的原因隻有一個,貴!

據說,忘川樓是酆都大帝的直屬產業,每個項目的報價都不是一般的高,冇點家底的人,根本來不起。

更重要的是,忘川樓收門票!

一人一兩銀子。

李子夜肉疼地交了二兩銀子的門票錢後,一位漂亮的少女立刻熱情地走上前,為兩人介紹忘川樓的業務。

“你們真能按照我們的要求,定製身份嗎?”聽完少女的介紹後,李子夜開口詢問道。

“當然可以。”

少女點頭應道,“隻是要求不同,價錢也不同。”

說話間,少女將兩人帶到一個櫃檯前,目光看著櫃檯後的中年男子,恭敬道,“錢主事,這兩位要定製新的身份。”

中年男子聽到有生意上門,眼睛頓時一亮,起身問道,“在下錢生錢,敢問公子和姑娘想要怎樣的身份?”

“赤水洲潭月,我是她小表叔,李劍主。”李子夜正色道。

“赤水洲?”

錢生錢聞言,馬上轉身從身後的架子上開始翻找卷宗。

不多時,錢生錢從一堆卷宗中找到了屬於赤水洲的一卷,快速檢視赤水洲的姓氏。

“潭姓。”

找了許久,錢生錢搖了搖頭,說道,“冇有這個姓氏,不過,不重要,隻要二位把銀子付夠,此事交給我們。”

“多少銀子。”李子夜問道。

“李公子這個身份有點難度,至少,三千兩銀子。”

錢生錢報價道,“這是基本費用,如果需要加上其他要求,比如武道世傢什麼的,價錢還要漲。”

“現銀我冇這麼多,收寶物嗎?”李子夜詢問道。

“收。”

錢生錢回答道,“忘川樓有專門的鑒寶師,隻要李公子的寶物夠好,我們肯定會給予公子滿意的報價。”

“幾成?”李子夜很是專業地問道。

“看品相。”

錢生錢一聽眼前年輕人的問題,立刻明白這是個行家,認真道,“最低五成,最高可以給到九成。”

“還請錢先生帶路。”李子夜客氣道。

“公子跟我來。”

錢生錢說了一句,走出櫃檯,親自在前麵帶路。

很快,兩人來到另一個櫃檯前,李子夜從身後包裹中拿出了一堆兵器和奇珍異寶放在櫃檯上,說道,“都在這裡了。”

這些寶物,都是他從天門和地墟之人手中搶的,正愁冇地方銷贓。

櫃檯後,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學究放下手中的書卷,不緊不慢地拿起櫃檯上的寶物,一一打量。

“八千兩。”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老學究清點完桌上的兵器和奇珍異寶,有些可惜地說道,“其實有一件寶甲是不錯的,隻是,後心位置被什麼神兵利器捅穿了,不然,價錢至少能翻一倍。”

“還算公道。”

李子夜聽過眼前老者的報價,點頭道,“老先生,給我用金子結算吧,銀子太重。”

“好。”

老學究應了一聲,將桌上的寶物像是丟垃圾一般扔進了下方的木桶中,然後從櫃檯內拿出了八枚金葉子遞了過去。

李子夜接過金葉子,看向一旁的中年男子,說道,“錢先生,我們繼續談。”

“李公子,這邊請。”

錢生錢看到眼前年輕人手中的金葉子,態度明顯更加熱情,應道。

兩人隨後回到原來的櫃檯前,李子夜又將自己想要定製的身份,更加詳細地說了一遍。

“七陰絕脈,還要有家傳武學。”

錢生錢思考了片刻,再次報價道,“五千兩銀子,保證給公子安排妥當。”

“有點貴,不過,值得。”

李子夜拿出還冇攥熱乎的五枚金葉子遞了過去,說道,“錢先生,我還想買一些情報,不知要去哪邊?”

“什麼情報?”錢生錢問道。

“崑山。”李子夜正色道。

錢生錢聽過眼前人的回答,目光微凝,伸手指了指樓上,說道,“在二樓,門票一百兩。”

“多謝。”

李子夜聞言,給身旁某女人使了一個眼色,旋即朝著二樓走去。

“李公子。”

上樓的路上,澹台鏡月開口,提醒道,“有人在盯著我們,氣息不在幽冥娘娘之下。”

“感覺到了。”

李子夜神色凝重地說道,“在這裡,有如此修為之人,十有**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酆都大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