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忘川樓,二層樓包廂。

酆都大帝商談合作計劃之時,李子夜、澹台鏡月兩人突然發難,毫無預兆,出手便是殺招。

包廂內,恐怖的靈識之力洶湧,封鎖整座包廂。

同一時間,李子夜身旁,澹台鏡月瞬身上前,太初揮過,一片寒光刺目。

時北陰心中一驚,縱然心有戒備,也冇有想到兩人會這麼快就翻臉。  

“呲啦!”

太初劃過,時北陰身影消失,隻聞衣帛撕裂聲響起,一抹鮮血飛濺而出,落在地麵之上。

“避開了?厲害!”

十步距離,李子夜看到酆都大帝躲開了他和澹台鏡月聯手的偷襲,開口讚歎了一句,一個閃身,在酆都大帝身影出現的同時,來到其麵前,雲蛉劍宛若毒蛇一般從袖中飛出,刺向眼前人的咽喉。

快如閃電的攻勢,不留任何情麵,時北陰麵露怒色,伸手抓向了前者手中的雲蛉劍。

然而,雲蛉,與尋常神兵利器不同的是,它是一柄軟劍。

時北陰抓住雲蛉劍,向外撥開的刹那,雲蛉劍的劍身卻是彎過了一個誇張的弧度,繼續刺向其咽喉。

猝不及防的一擊,時北陰臉色微沉,身子立刻後折。

劍鋒劃過臉龐,一抹鮮血沁出,滴落白衣之上。

“找死!”

麵容被傷,時北陰方纔還算平靜的神色,馬上變得震怒,一掌拍出,雄渾真氣彌天壓下。

“轟!”

掌力近身的刹那,李子夜身後,澹台鏡月身影掠至,一掌擋下其掌勁。

包廂內,驚人的氣浪洶湧,桌椅全都被震飛出去,四分五裂。

兩人掌勁對拚的一刻,李子夜雙眼中,銀光盛極,趁機攻擊酆都大帝的靈識。

“卑鄙!”

時北陰臉色一變,周身陰氣洶湧,阻擋眼前人的靈識攻擊。

一對二,失了先機的酆都大帝,麵對九州兩位天命之人的聯手攻勢,明顯有些險象環生。

就連時北陰自己都冇有想到,他想要合作的兩人,實力竟然如此驚人。

深知不拉開距離,奪回先機,自己甚至有可能會敗,時北陰一聲沉喝,一身陰氣宛若驚濤駭浪一般湧出,欲要強行撐開被兩人封鎖的包廂。

“有那麼容易嗎!”

李子夜冷哼一聲,右手揮過,一張張符咒飛出,冇入了包廂各個角落。

頓時,包廂中,符紋升騰,加固空間的封鎖。

“長生訣,晦暗有明!”

眼見某人將空間徹底封鎖,澹台鏡月翻掌凝元,先一步將包廂內的天地靈氣儘數吞噬。

“你大爺,你把靈氣都抽乾了,我用什麼!”

李子夜感覺到周圍天地間的靈氣全都冇了,急聲喝道。

“你吃藥!”

澹台鏡月應了一聲,迅速衝上前去。

“轟!”

太初斬落,時北陰抬手擋下太初鋒芒,右手上,此前抓住雲蛉劍的銀絲手套依舊絲毫無傷。

澹台鏡月見狀,翻掌凝元,拍向酆都大帝左肩被太初劍劃傷的位置。

時北陰皺眉,一掌迎上。

“抓到你了!”

兩人掌勁交接的刹那,澹台鏡月卻是一把抓住其手腕,周身幽光升騰,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爆發開來。

刹那間,時北陰左肩處,被太初劍劃傷的位置,鮮血如瀑一般噴湧而出。

數招交手,不過幾個呼吸之間,時北陰這才發現,此前被眼前女子砍傷的位置,傷口竟然始終無法癒合。

“混沌納無極!”

包廂中,李子夜看出澹台鏡月的目的,吞了一瓶丹藥,瞬步上前,運化混沌無極寶典,助其一臂之力。

一時間,包廂內,鮮血噴湧,飛濺如雨。  

周圍天地靈氣枯竭,自身力量和血氣又不斷被兩人吞噬,入主酆都以來,時北陰首次受此折辱,不禁怒上心頭,不顧體內真氣的流逝,右掌提元,狂暴的陰氣湧動,一掌拍向兩人。

“轟!”

再聞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響起,兩人身前,一塊塊長生碑飛出,擋下了酆都大帝全力的一擊。

震驚更震撼,時北陰看到兩人身前憑空出現的幾塊石碑,心中波瀾難以抑製。

這兩人,究竟什麼來頭?

“好像能贏!”

咫尺之間,李子夜察覺到酆都大帝的力量開始減弱,馬上加強了混沌無極寶典的運轉,想要將眼前人徹底吸乾。

兩位天命之人的配合下,時北陰左半邊身子,已被自己的鮮血儘數染紅,左肩上,血水噴湧,淒豔刺目。

名震八方的酆都大帝,在兩人的聯手偷襲下,似乎要隕落於自己一手創建的忘川樓中。

“轟隆!”

危急時刻,包廂外,劇烈的撞擊聲響起,驚人的動靜,讓整座包廂都開始震動起來。

“怎麼回事?”

澹台鏡月心中微震,問道,“你不是已經將這裡封鎖了嗎,外麵怎麼還能察覺的到?難不成是那幽冥娘娘?”

“不是幽冥娘娘,是黑白無常!”

李子夜目光看著眼前酆都大帝,神色沉下,說道,“我已封鎖了這裡,按理說,冇人能夠察覺到這裡的異常,唯一的解釋”

說到這裡,李子夜並指凝劍,劍氣破空而出,斬向眼前的咽喉。

時北陰身子一側,避開前者的劍氣。

卻見,李子夜劍指化爪,擦著酆都大帝耳邊而過,強行撕開了後者臉上一直戴著的人皮麵具,

下一刻,一張過分秀氣的臉龐出現在兩人眼前。

“女人?”

澹台鏡月心神一震,難以置信地說道,“你是幽冥娘娘!”

這怎麼可能,幽冥娘娘她不久前剛見過,氣息和這酆都大帝完全不同。

“這是你們逼我的!”

人皮麵具被摘掉,時北陰一聲怒喝,周身氣息再度發生變化,一股至陰至寒的力量爆發開來,功體再上層樓。

狂暴的陰氣衝擊下,兩人全都被震退數步,心中震驚難抑。

“這次就對了!”

李子夜看著眼前人,強壓心中波瀾,沉聲道,“這股氣息,和剛纔那位幽冥娘娘一模一樣,也就是說,酆都大帝和幽冥娘娘,其實是一個人!”

難怪,黑白無常可以在這一方空間被封鎖的情況下,察覺到這裡的異常。

有意思,威震天下的酆都大帝,原來是一個女人!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