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轟隆!”

忘川樓二層樓,黑白無常手持哭喪棒,全力攻打包廂四周的法陣。

包廂周圍,數位忘川樓的強者趕至,配合黑白無常,拚命地轟擊著眼前的法陣。

隻是,以力破陣,向來是最低效的辦法,除非力量相差巨大,不然,很難第一時間破開。

更何況,佈陣的人,還是一向以術法見長的李子夜。

若非法陣中尚且困著一位實力強悍的酆都大帝,僅靠外麵這些人,再給他們一個時辰,也休想破陣。  

這不是狂妄,而是事實。

同樣,忘川樓的強者們在察覺到眼前法陣強度後,也意識到裡麵的兩人,可能比想象中要強大的多。

就在眾人聯手破陣之時,包廂內,三人的戰鬥已全麵白熱化。

明我斬道之劍彙聚,一劍斬出,恐怖的靈識之力洶湧,整個空間都扭曲起來。

堪比神境的靈識之力,無可匹敵,時北陰急速後退,不敢正麵硬接斬道之劍。

“躲得過嗎!”

一擊落空,李子夜身影瞬間欺身而上,極快的速度,不給眼前酆都大帝喘息之機。

避無可避,時北陰手中血劍揮斬而過,欲要以攻擊逼退對手。

“轟!”

雙劍交併,太初擋下血色長劍,再度給李子夜製造出絕佳的進攻機會。

二對一,難得的以多打少之局,兩人又豈會放棄這來之不易的人數優勢。

咫尺之間,血劍被阻的刹那,斬道之劍迎麵斬下,卻見時北陰身子陡然一折,拚著空門大露的風險,硬生生避開了斬道之劍。

“長生訣,極落天關!”

機會出現,澹台鏡月一掌拍出,轟然一聲落在眼前酆都大帝的胸口。

巨力衝擊,時北陰身子飛出,重重地撞在身後包廂的牆壁上,口中鮮血飛濺,灑落一地。

“儘全力了嗎?”李子夜問道。

“那是當然!”

澹台鏡月凝聲道,“不過,她胸前有寶物,化去了部分掌力。”

她剛纔那一掌,按理說,足以送這位酆都大帝歸西,但是,這個級彆的人物,誰都會儘可能給自己留一些後手。

“咳咳!”

牆壁前,時北陰咳出一口鮮血,顯然,方纔一掌,傷的不輕。

本著趁她病,要她命的原則,李子夜瞬身上前,準備再補上一劍。

“小心。”

突然,澹台鏡月似乎察覺到什麼,急聲提醒道。

“陰息魔典,不轉黃泉渡!”

生死時刻,時北陰口中低聲一語,以己身為中心,一股驚人的法則力量急劇蔓延開來,將三人全部籠罩在內。

頃刻之間,三人腳下,無數森森白骨的幻影出現,一隻隻鬼手伸出,宛若從黃泉中爬出的惡鬼。

“領域之力!”

李子夜猛然停下腳步,感覺到體內生機的快速流逝,臉色沉下。

“兩位。”

法則之力化為的黃泉世界中,時北陰強行撐起身子,開口道,“你們的實力,本座親身領會了,不過,你們的破綻,本座同樣也察覺到了。”

說話間,時北陰注視著前兩人,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們身上的生機,都已所剩無幾,所以,今日即便你們殺得了本座,本座同樣可以憑藉不轉黃泉渡,至少帶走你們其中一人!”

“現在纔看出我們的破綻,太晚了!”

李子夜不為所動,抬起手中劍,冷聲道,“至於閣下想要拉著我們同歸於儘,我想,也冇那麼簡單。”

“李公子,聽她說下去。”

後方,澹台鏡月邁步上前,伸手按下了前者的手臂,提醒道,“現在,我們冇辦法神不知鬼不覺殺了她,取而代之了。”

他們千算萬算,冇有算到酆都大帝和幽冥娘娘是一個人。

也就冇有想到,封閉了空間,酆都大帝還可以操控那黑白無常前來攻擊法陣。

除非,他們能把酆都大帝殺了,再把外麵所有人滅口,不然,他們想要李代桃僵的計劃已經失敗。

“合作,咳咳。”

時北陰說了一句,再度咳出了一口鮮血,本就蒼白的臉色,此時此刻再也冇有半點血色。

好不容易壓下體內的傷勢,時北陰繼續道,“本座看兩位的情況,前往崑山應該是為了續命,而本座要的是破境的機緣,我們的利益並不衝突,合作,方纔是最好的選擇。”  

“哦?”

澹台鏡月聞言,眸子微眯,問道,“我們要如何相信閣下?”

“立誓!”

時北陰毫不猶豫地回答道,“而且,兩位知道本座最大的秘密,對兩位來說,不就是最大的底牌嗎!”

“轟隆!”

兩人說話間,包廂外,劇烈的碰撞聲越發刺耳,顯然,半刻鐘的時間將至,法陣的承受能力也已到了極限。

“本座可以先起誓!”

時北陰察覺到外麵的人很快就會進來,伸出三根手指,對天起誓。

李子夜、澹台鏡月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快速權衡利弊。

要不是計劃出錯,毫無疑問,乾掉酆都大帝,取而代之,利益是最大的。

不過,現在的情況,有點麻煩,而且,這名為不轉黃泉渡的天地法則,對他們二人來說,著實有些頭疼,萬一真被酆都大帝拉走一個當做墊背的,就虧大了。

兩人目光對視的一瞬,已然瞭解了對方的想法。

上策已行不通,那就隻能中策了。

“好。”

澹台鏡月開口表態,說道,“我們兩人可以起誓,在得到崑山機緣前,與閣下進行合作,絕不背信棄義。”

說完,兩人同時伸出右手,指天起誓。

看到兩人起誓,時北陰心中沉沉鬆了一口氣,說實話,她也冇有想到,這兩人會強悍到如此程度。

若非性命受到威脅,她又怎會被人欺負到了頭上,還要主動合作。

“本座先穩住外麵的那些人!”

合作協議達成,時北陰伸手虛握,將牆角的人皮麵具拘來,重新戴在了臉上,同時,周身陰氣洶湧,散去衣衫上的血跡。

“轟隆!”

下一刻,黑白無常和忘川樓的高手們聯手破開法陣,剛要闖進去,卻見時北陰瞬身而出,目光冷冷地掃過外麵的眾人,喝道,“都吵什麼,退下!”

包廂外,忘川樓眾人看到主子現身,神色都是一震。

“還用本座再說第二遍嗎?”

時北陰冷喝道,“本座正在和貴客談很重要的事,任何人不得打擾,都退下。”

“是!”

眾人從震驚中回過神,旋即齊齊一禮。

後方,滿地是血的包廂內,李子夜、澹台鏡月滿臉疲憊地坐了下來,相視一眼,眸中儘是無奈之色。

真是虛了,二打一,這麼久都冇拿下。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