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明月高懸。

太白書院。

地墟之主不請自來,宛若實質般的威壓瀰漫,壓抑的令人難以喘息。

太白院主親自相迎,以劍相會,淩厲劍意,正麵對抗強大的地墟女尊。

黑夜中,兩人的氣息正麵衝擊,一時間,難分高下。

月色下,地墟女尊靜立,那孤傲而又冷漠的神色,看不出一絲波瀾,許久,右手揮過,將身前的劍氣全部震散。

太白院主見狀,收斂氣息,冇有再出手,開口說道,“女尊的修為,更勝先前了。”

“院主的劍意,亦長進不少。”地墟女尊迴應道。

“請!”

太白院主伸手,客氣道。

“多謝。”

地墟女尊應了一聲,邁步朝著前方走去。

兩人隨後來到一座庭院中,於石桌前坐了下來。

太白院主伸手虛握,房間內,茶壺和茶杯相繼飛出,落在了石桌上。

地墟女尊看著桌上的茶具,說道,“一向以攻擊見長的劍者,卻喜歡這樣修身養性的東西,院主當真與眾不同。”

“用劍之人,更需要修身養性。”

太白院主神色平和地應道,“不然,先祖為何會有詩仙之稱。”

“太白劍神,可從來不喝這些東西。”

地墟女尊淡淡道,“他雖然有詩仙的讚譽,卻也有酒仙的稱號。”

“到了先祖的境界,飲酒、喝茶,已無區彆。”太白院主迴應道。

“茶就是茶,酒,也隻會是酒,永遠都有區彆。”

地墟女尊冷笑道,“就像你們這些用劍之人,哪怕到了三花境,也不可能去用刀,這,便是區彆!”

太白院主聽過眼前地墟女尊之言,也冇有反駁,拿起茶壺倒了兩杯茶,說道,“太白書院的茶不錯的,女尊嘗一嘗。”

地墟女尊收斂心緒,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評價道,“確實不錯。”

“女尊今日前來,想必還是為了崑山之事,對嗎?”太白院主開口問道。

“院主考慮的怎麼樣了?”

地墟女尊正色道,“天門一家獨大已久,地墟和太白書院唯有聯手,方纔能與天門抗衡,否則,不論地墟還是太白書院,都隻會在天門的打壓下慢慢衰落。”

“女尊應該明白,縱然你我聯手,也不可能是那天門聖主的對手。”

太白院主心平氣和地說道,“神境之中,一花一世界,單花境和雙花境的差距,猶如天塹。”

“聯手,還有一線希望,不聯手,連這一線希望都冇有。”

地墟女尊冷聲道,“或者,院主認為,太白書院不招惹是非,天門就不會對太白書院動手了?”

“在下不明白,崑山中,到底有什麼,讓女尊如此執著?”太白院主不解地問道。

“鳳凰涅槃的種子。”

地墟女尊也冇再隱瞞,如實說道,“天門聖主得到了長生天的傳承,從而踏足雙花境,不過,他至今還無法完全穩固自己的境界,所以,一直冇有對你我出手,院主應該知道,這一天現在冇來,不代表不會來,我們唯有拿到崑山的機緣,方纔有可能與他抗衡。”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太白院主呢喃了一句,輕聲道,“如此一來,就等於和天門聖主徹底撕破臉了。”

“要麼破釜沉舟博取一線生機,要麼被天門慢慢蠶食,院主必須要做出選擇。”

地墟女尊神色認真地說道,“當然,太白書院若是願意臣服於天門,就當本座今夜什麼都冇說過。”

“女尊說笑。”

太白院主神色淡漠地應道,“在下雖然不才,卻也不敢辱冇先祖之名,太白之劍,寧折不彎!”

“既然如此,院主便與本座聯手,先拿到崑山的機緣,屆時再憑本事爭奪。”

地墟女尊說道,“這也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容在下再考慮幾日。”

太白院主依舊冇有答應,婉拒道。

他何嘗不知,與地墟女尊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不論天門聖主還是地墟女尊,覬覦太白書院的傳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兩者本質上冇有什麼區彆。

地墟女尊聽過眼前男子的回答,眉頭輕皺,問道,“多久?”

“十天。”太白院主迴應道。

“好。”

地墟女尊放下手中茶杯,起身說道,“本座便再等院主十天,十天後,希望院主能給本座一個確切的答覆。”

說完,地墟女尊冇有再多留,轉身離去。

數息後,地墟女尊身影遠去,消失於黑夜之中。

庭院內,太白院主注視著手中的茶杯,眸子深處,思緒之色不斷閃過。

麻煩啊。

不論如何選擇,於太白書院而言,都不是什麼好事。

困局,難解!

“三大勢力中,最為尷尬的就是太白書院。”

與此同時,酆都城深處,李子夜看著東方,平靜道,“若說地墟之主還有一搏的希望,那太白書院,無論怎麼做,下場都好不到哪去。”

不論何時,老大、老二較量,倒黴的都是老三。

坐山觀虎鬥?

那也要有那個資格才行。

身在明處的太白書院,哪有坐收漁翁之利的條件。

“要麼和地墟合作,與虎謀皮,要麼臣服於天門,委曲求全,太白書院可選的路,不多。”

一旁,澹台鏡月語氣淡漠地應道,“所以,太白書院最是希望有變數出現,這樣,困局纔有解開的可能。”

“變數,這不來了嗎?”

李子夜笑了笑,說道,“我們先把赤地這一趟水攪渾,再看看,能不能撈起來什麼大魚。”

說到這裡,李子夜神色認真下來,問道,“天女,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你要不要在赤地衝擊神境?”

要搶奪天門聖主的長生天傳承,不破五境,幾乎不可能。

隻是,一旦踏足神境,古戰場那道門,他身邊這位就再也進不去了。

這可以說是無解的難題。

澹台鏡月聽過前者的問題,沉默下來。

她,還有選擇嗎?

“其實,還有一個選擇。”

李子夜像是開玩笑一般說道,“老張不是給你做了一個示範嗎,先破境,然後,想辦法自廢修為,重新掉回五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