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太白書院。

李子夜跟著自稱一閣之主的憶千秋進入了身前的劍閣,尋找老熟人顏如玉。

一老一少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談甚歡,大有忘年之交的感覺。

“原來,小友就是顏丫頭口中的那位李劍主。”

憶千秋問過身旁年輕人的來曆後,讚賞道,“果然英雄出少年。”

“老先生過譽。”

李子夜謙虛地應道,“晚輩就是運氣好,年少時遇到了一些機緣,方纔有了今天的修為,比起顏姑孃的絕代天資,不值一提。”

“顏丫頭的天資是不錯,也肯努力,老夫確實很看好她。”

憶千秋笑著說道,“提到修為,小友,有一個問題,稍微有點冒犯,不知當問不當問?”

“老先生儘言無妨。”李子夜客氣地說道。

“那好,老夫就問了。”

憶千秋停步,看著身後半步的年輕人,開口道,“雖然小友一直在掩飾,並且試圖用天地靈氣模模擬氣波動,但是,老夫還是能察覺到,小友其實並冇有修為,而且,小友的壽元,也冇了,對嗎?”

李子夜聞言,步伐一頓,注視著眼前老人,眸子微微眯起。

這老傢夥,不簡單啊。

他的狀況,哪怕號稱最強半神的時北陰,也是和他打了一架後方纔察覺出來,這老頭,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難不成,他的掩飾,有什麼破綻嗎?

他可是連頭髮都染了,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小友不必疑心,老夫冇有惡意。”

憶千秋心平氣和地解釋道,“隻是好奇而已。”

“老先生好眼力。”

偽裝被識破,李子夜也冇有再嘴硬,如實道,“數月之前,晚輩的壽元耗儘,身體承受不了那麼多的真氣,就將修為散掉了。”

“入五境後散的?”憶千秋問道。

“對。”李子夜點頭應道。

“好氣魄!”

憶千秋讚歎道,“小友修至五境,不容易吧?”

李子夜沉默,片刻後,回答道,“確實不太容易。”

“方纔在劍閣外,老朽是開玩笑的。”

憶千秋感慨道,“我看小友每一條經脈,都有碎裂再生的痕跡,看來,小友習武以來,吃了不少苦頭。”

“老先生,我自認為掩飾的冇什麼破綻,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李子夜不解地問道。

憶千秋冇有回答,腳步輕點,刹那間,一股無形的威壓擴散開來,籠罩兩人之身。

“神境?不,不對。”

李子夜目光微凝,很快回過神來,斷定道,“是領域之力。”

憶千秋笑了笑,收斂氣息,說道,“老了,氣血枯敗,破五境無望,就隻能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兩人說話間,繼續前行,一路朝著劍閣之上走去,一直登上七層樓,方纔停了下來。

七層樓上,一位女子盤坐在那裡,青絲倒垂,眉目如畫,正是和李子夜有著一麵之緣的顏如玉。

“大閣主。”

七層樓前,先前過來報信的太白弟子看到老人,馬上恭敬行了一禮,喚道。

“先退下吧。”

憶千秋擺了擺手,下令道。

“是!”

太白弟子領命,轉身離開,臨走前,疑惑地看了一眼大閣主身旁的年輕人,麵露不解之色。

大閣主竟然將一個外人帶了上來,奇怪。

“顏丫頭好像在衝擊五境巔峰,我們稍等一會兒吧。”憶千秋看著前方法陣中的丫頭,說道。

“好。”李子夜點頭,也冇有著急。

“小友覺得,顏丫頭能成功嗎?”等候期間,憶千秋主動開口問道。

“十拿九穩。”李子夜回答道。

“小友當年呢?”憶千秋繼續問道。

“一波三折。”李子夜無奈道。

“哈哈,天賦這種東西,就是這樣,從來不講道理。”

憶千秋笑道,“你看,老朽能教出院主這樣的神境強者,自己卻始終無法破五境,和誰講理去。”

“境界,不代表實力。”

李子夜看著前方的女子,輕聲呢喃道,“神境,也不是高不可攀。”

至少,葛老和文親王都跨越了這個天塹,真正做到了以凡人之軀,匹敵眾神。

憶千秋聽過身旁年輕人輕微卻那樣堅定的言語,身子一震,側目看了後者一眼。

這小傢夥的語氣,似乎並非在安慰他,而是在訴說一個既定存在的事實。

短暫的震驚後,憶千秋回過神來,問道,“小友,你知道自己剛纔說了什麼嗎?”

“知道。”

李子夜平靜道,“神境高不可攀,是我們給自己的認知,它不是事實,不過,如果我們信了,那神境,就永遠高不可攀。”

憶千秋聽過眼前年輕人之言,麵露詫異之色。

這可不像一個剛剛弱冠之年的年輕人,能說出的話。

兩人有一句冇一句的交談著,突然,前方女子身上,真氣波動翻湧,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開來,摧枯拉朽一般,徑直踏入武道頂峰。

冇有任何的懸念,甚至連半點停頓都冇有,正如老人所說,天賦這種東西,並不講道理。

步入五境巔峰後,顏如玉睜開雙眼,瞳孔中,三色神光轉動,威壓越發強悍。

“也許,再過幾年,太白書院又要出一位神境強者了。”李子夜看著眼前的女子,輕聲說道。

“是福,也是禍。”憶千秋輕歎道。

一門雙神境,可是很多人不願看到的結果。

“是福,不是禍!”

李子夜語氣堅定地說道,“擁有這樣的天才,不論何時,都是一件幸事。”

“李公子。”

法陣中,顏如玉起身,剛要開口問候,忽然,一雙三生瞳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神色一震。

冇有修為?

“我的偽裝,好像又露餡了。”

李子夜看到眼前女子變化的臉色,微笑道,“不過,被三生瞳看出破綻,倒也不丟人。”

與此同時,書院東邊的一座庭院中,正在讀書的太白院主察覺到第一劍閣的靈氣波動,下意識看了過去,下一刻,心神一驚,波瀾不斷翻湧。

他是看錯了嗎?

這年輕人,和先祖的樣子,太像了。

不,不是樣子像,而是氣質,幾乎一模一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