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第一關過了,如此輕率,如此耐人尋味。

李子夜不會承認他送了禮。

秦婀娜也不會承認,她因為收了禮才放水。

日落時,秦婀娜走了,臨走前,說出第二個考驗。

一日內,創出一套劍法。

“送分題。”

李子夜聽過之後,隻說了三個字。

連渝州城的百姓都在傳,他十歲便自創了一套劍法,名為太極,這一題,就是送分。

老秦為了放水,也是煞費苦心。

“兒子,有把握?”

李百萬看到自己兒子雲淡風輕的樣子,興奮道。

“十拿九穩。”

李子夜隨意揮了揮手,旋即去後院準備繼續釣魚。

“過了?”

後院,湖邊,張邋遢依舊還在老神在在地閉目養神,感知到李子夜到來,問道。

“過了。”

李子夜點頭道。

“就憑你那柄金子鑄的破劍?”

這次,反倒是張邋遢驚訝了,雙眸睜開,問道。

“當然,不可能。”

李子夜皮笑肉不笑道,“昨天,幼微姐給老秦送去了一顆東海夜明珠,一件天蠶軟甲,還有那柄魚腸劍,我家老李這次是下血本了。”

“魚腸劍?”

張邋遢一下坐了起來,大吃一驚道,“魚腸劍原來在李府之中?”

“不然呢。”

李子夜撿起一塊石子扔入湖水中,道,“若不拿出點看家寶,老秦又怎麼會放水。”

“佩服,佩服。”

張邋遢這次真的服氣了,感慨道,“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秦婀娜,多麼超凡脫俗的人物,竟然也不能免俗。”

“都是人,何必裝純。”

李子夜微笑道,“老秦確實非是尋常人,所以,我們給出的價錢也非比尋常。”

“那第二個考驗呢,是什麼?”張邋遢好奇道。

“一天內,創出一套劍法。”李子夜說道。

“……”

張邋遢無語,剛纔或許還有幾分懷疑,不過,現在他能肯定秦婀娜是在放水了。

“不明白啊,不明白。”

張邋遢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麵,道,“那秦婀娜一向愛惜名聲,就不怕最後收個紈絝子弟為徒,一世英名儘毀嗎?”

“她當然怕,不然為何她走了半個大商朝,還冇有做決定?”

李子夜輕聲一笑,道,“我費那麼大力氣讓人造謠,可不是錢多燒的。”

“那又如何?”

張邋遢皺眉道,“秦婀娜不會隻憑謠言便相信你便是傳說中的絕世奇才。”

“她來了,便是信了,至少,信了一部分。”

李子夜嘴角露出一抹奇異的微笑,道,“老張你不懂,這叫心理暗示,為什麼曆代皇朝那麼多昏君,他們就真的辯不了是非嗎,當然不是,有奸臣的讒言,有寵妃的枕邊風,很多時候,不信,也信了。”

說到這裡,李子夜又撿起一塊石子,扔進湖裡,道,“其實,老秦今日出的這道題,便已是受了謠言的影響,一日內創出一套劍法,即便劍道宗師也很難做到,老秦心有懷疑,自然想要看看是否為真,若為真,我這樣的絕世天才,還這樣懂事,收為弟子,多麼值得。”

一旁,張邋遢聽著身邊少年的話,沉默下來,許久,開口道,“小子,我之前確實小看了你,你的長處不僅僅是這一身皮囊和家世。”

這小子揣測人心的本事,實在太可怕了。

不是秦婀娜在放水,而是這小子在引導秦婀娜放水。

“其實,老張你也不算小看我。”

李子夜笑了笑,道,“世間大部分事情都能用銀子搞定,實在銀子搞不定的,我還有這身皮囊,你看,我這一身扮相,是不是很唬人,有句話怎麼說,長得好,差不少,我現在站在大街上說我是個冇有任何修煉天賦的廢物,誰信啊?”

說話的時候,李子夜昂首挺胸靜立湖邊,微風拂過,黑髮飛舞,其眉如劍,目如星,好一個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張邋遢沉默,這小子說的不錯,就賣相來看,這小子著實唬人,不然他之前也不會走了眼。

修煉之人,除了橫練肉身的那些莽漢,基本上都長得不錯,尤其是那些仙門世家的天之驕子,而且,就算是長相差點,長期以來積累的氣質也足以彌補。

就像他,年輕的時候也曾是風靡萬千少女的俊後生。

張邋遢喝了口酒,心中有些幸災樂禍。

那秦婀娜要栽!

這真是令人愉悅的事情。

誰不想看到仙子失態,皇帝被揍?

實在無法想象,那秦婀娜得知這小子不能修煉武道時,是怎樣的表情?

“對了,老張,我先前和你說的那件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李子夜轉換話題,問道。

“入李府,成為李府的座上卿?”

張邋遢淡淡一笑,道,“小子,李府的確很有銀子,美酒也不少,但是,老頭子我自由慣了,再好的地方也呆不長久,況且,你李家以經商為主,養的打手足以應付大部分麻煩,何必花大價錢養我這個糟老頭子。”

“那是從前。”

李子夜平靜的眸中閃過點點冷意,道,“樹秀於林風必摧之,十年前,李家隻是富裕一些的商賈人家,無人在意,但是,如今的李府,所擁有的財富已經為很多人所忌憚,包括商都奉天殿上的那位大商之主,最新情報,三皇子慕堯已經來了渝州城,估計是想要找機會對我李家下手了。”

“聽你這麼一說,李府的確有些危險,這麼一來,我老頭子更要再好好考慮考慮。”

張邋遢喝了一口酒,道,“被皇室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你老爹歲數已不小,你這個當兒子的又整天無所事事,家裡的事情從來不管,一旦你老爹有什麼事,隻憑你那個看起來天性純良的義姐,估計很難撐起偌大的一個李家。”

“天性純良?”

李子夜一怔,旋即臉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幼微姐嗎?

真是再恰當不過的形容啊!

李府書房。

李百萬看著李幼薇送來的一本本賬冊,簡單看過後,便放了下來。

“做得不錯。”

李百萬微笑道,“這些年辛苦了,你經商的才能,已經超過義父我了。”

“都是小弟功勞。”

李幼薇輕聲道,“若非他發明的香水,肥皂,鏡子這些世上冇有的東西,李府到現在也隻不過是普通的商賈人家罷了。”

“可惜,子夜誌不在此。”

李百萬輕聲一歎,道,“自幼,他便想走上武道這條路,對經商一直冇什麼興趣。”

“隻要是小弟想要的,便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會摘給他。”李幼薇緩緩道。

“你啊,總是這麼驕縱他。”

李百萬無奈道,“幼微,三皇子慕堯來渝州城的事,你知道嗎?”

“知道。”李幼薇點頭道。

“他來,應該是大商皇帝授意,過來探一探我們李家的底。”李百萬說道。

“他什麼都不會查出來。”李幼薇神色平靜道。

“還有。”

李百萬緩緩道,“慕堯善劍,估計也想要拜秦婀娜為師。”

李幼薇聞言,方纔還平靜的眸子中寒意大盛,一字一頓道,“我派人宰了他,保證做的乾淨,一絲痕跡也不會留下。”

“……”

李百萬苦笑,道,“莫要一提子夜的事便如此衝動,此事,子夜定然已經知曉,他冇有表態,便是有把握能勝得了那三皇子,你要做的便是謹慎一些,不要被此人查出我們不想讓皇室知道的事情。”

“是,義父。”

李幼薇點頭,也冇有再爭辯。

入夜,皎月高照,夜色迷人。

悅來客棧,敲門聲響起,隨後,一位衣著錦衣,麵容俊朗的年輕人走入了秦婀娜房間。

來人正是如今的大商三皇子,慕堯。

慕堯手中,捧著一個木盒,盒中,一柄古劍陳列,劍在鞘中,寒氣隱現。

“仙子,這便是我的答案。”慕堯正色道。

“名劍寒光。”

秦婀娜掃了一眼盒中古劍,冇再多看,平靜道,“三皇子出手果然不凡,這關,你過了。”

慕堯聽過,心中雖喜,臉上卻依舊平靜,喜怒不形於色。

這第一個考驗,並不算難,關鍵就在於這位梅花劍仙的態度。

她若願意,就算一柄廢鐵也能過關。

他是大商皇子,即便梅花劍仙也是要給些麵子的,第一關,不會太過為難。

至於他主動獻出名劍寒光,便是要給梅花劍仙留下好印象,為後麵的兩個考驗打下基礎。

“第二個考驗,你應該也知道了。”

秦婀娜注視著眼前大商三皇子,平靜道,“明日日落前,在李府等我。”

“李府?”

慕堯聞言,神色一凝,想要說什麼,卻還是嚥了下去,躬身一禮,旋即離開了房間。

房間內,燭火跳動,秦婀娜站在窗前,看著渝州城安靜的夜,風華絕代的容顏上不帶一絲紅塵氣息。

而在秦婀娜身後,兩個木盒靜靜放在桌上,木盒內,寒光與魚腸,兩柄名劍,燭光下,寒氣非常。

長夜漫漫,無聲過去。

翌日。

太陽升起,薄雲遮日。

李府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尊貴的客人。

大商三皇子,慕堯。

“莫大榮耀,莫大榮耀啊!”

前堂,李百萬親自接待,臉上都樂開了花,大肚子笑的一顫一顫的。

慕堯看著眼前大商皇朝最富有的人,同樣客氣相待,麵帶笑容地迴應著。

聊了許久,慕堯看了一眼外麵,微笑道,“不知貴府公子可在府內?”

“犬子?”

李百萬聞言,臉上笑容更勝,道,“犬子不才,草民怕他太過魯莽驚了殿下的駕便冇有讓他來前院,既然殿下想要見他,草民這就派人把他叫來。”

說完,李百萬起身,朝著外麵喊道,“去將公子喊來,說是三皇子殿下召見。”

“是!”

大堂外,下人領命,快步走向後院。

“三皇子要見我?”

後院,湖邊,正在釣魚的李子夜聽到下人稟告,嘴角彎起,笑的像花開一樣燦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