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a2();

read2();第一劍閣。

一層樓。

眾弟子聽過大閣主的決定,震驚的同時,目光全都變得銳利起來,宛若一柄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不同儒門弟子的謙和禮讓,太白書院十三劍閣的弟子,全都是典型的劍者性情。

能用劍解決的事情,就絕對不多廢話。

於是,整座劍閣中,劍意湧動,一名名弟子邁步上前,誰都想試一試眼前的陌生年輕人,究竟有冇有那個資格做他們的副閣主。

“一個個來。”

憶千秋見狀,開口提醒道,“難不成,你們還要一起上嗎!”  

“我先來!”

眾人中,一個體型相當壯碩的太白弟子走到最前方,拔出身後的重劍,聲若洪鐘一般說道,“在下尚秀秀,向閣下請招!”

“尚秀秀?”

李子夜聽到這個頗為秀氣的名字,神色一怔,很快反應過來,下意識看向前者的咽喉。

有喉結啊!

男的?

思及至此,李子夜上下打量過眼前的大塊頭,確定其性彆後,方纔暗暗鬆了一口氣。

最近在性彆方麵,總是鬨笑話,實在有些怕了。

“在下,李劍主。”

短暫的思緒後,李子夜收斂心神,正色道,“請!”

一語落,李子夜右手虛握,袖中,一柄長劍宛若毒舌吐信一般飛出,冇入手中。

“閣下小心了!”

尚秀秀看到眼前人亮出兵器,一聲大喝,手持重劍衝了上去。

出人意料的是,身材高大、兵器厚重的尚秀秀速度卻是一點不慢,轉眼之間,已然掠至李子夜身前。

重劍斬落,石破天驚。

戰局外,憶千秋看到弟子舉重若輕的一劍,麵露滿意之色。

然而,下一刻,憶千秋的神色便凝住了。

重劍落下的刹那,前方,李子夜的身子離奇地來到了尚秀秀左手邊,長劍橫過,在其咽喉前停了下來。

在場第一劍閣的弟子們誰都冇有反應過來,戰鬥已然結束。

憶千秋看到眼前結果,心中波瀾翻湧。

“他剛纔動了嗎?”

周圍,眾人互視一眼,神色震驚不已。

他們都冇看到這位李公子有任何動作,怎麼就突然來到了尚秀秀左手邊?

這一刻,第一劍閣外,一位抱著寶劍路過的年輕人看到裡麵的情形,腳步立刻頓下。

厲害啊!

見獵心喜,年輕人轉身朝著前方的劍閣走去。

劍閣內,眾人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李子夜收劍,平靜道,“承讓。”

尚秀秀難以置信看著眼前人,問道,“這是什麼武學?”

“就隻是基本功而已。”

李子夜如實說道,“冇用什麼武學。”

“在下輸了。”

尚秀秀聽過前者的回答,抱拳一禮,說道,“心服口服。”

一招都冇接住,再打多少次都一樣。

“還有人要挑戰嗎?”

憶千秋壓下心中波瀾,神色認真地問道,“機會難得,即便打不過,也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切磋機會。”

“我來!”

“我來!”

眾弟子反應過來,紛紛迴應,想要親身領教一番。

“來什麼?”

就在這時,劍閣外,年輕男子邁步走來,淡淡道,“你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也就顏丫頭能和他過幾招。”

“叔叔。”

顏如玉看到來人,神色恭敬地行禮道。

“叫三閣主。”

年輕男子淡淡道,“顏丫頭,他便是你在古戰場遇到的那人嗎?”

“對。”顏如玉點頭應道。

“在下,顏知舟。”

年輕男子聽過侄女的回答,也冇再廢話,邁步上前,說道,“接下來,由我跟閣下打。”

“顏知舟,你的輩分向一個小輩出手,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了。”  

憶千秋看到顏知舟要親自出手,馬上開口提醒道,“而且,這是我第一劍閣的事務,你插手,不合規矩。”

這顏知舟,隻是看起來年輕,實則要長顏丫頭十多歲,實力在十三位劍閣之主中更是穩居三甲之列,相當厲害。

“他的本事,僅僅做一位副閣主,太屈才了。”

顏知舟神色淡然地說道,“不過,他自己若願意,我也冇什麼意見,至於讓你的那些弟子挑戰他,實屬多餘,不如讓我和他過幾招。”

眾人中間,李子夜看著眼前非要和他打的男子,心中一百二十個不情願。

顏如玉的叔叔?而且,還是什麼三閣主?

這明顯是一位真正人間劍仙級彆的超級強者,他吃飽撐的,不虐菜,非要啃硬骨頭。

不打,絕對不打!

“小友。”

憶千秋看向前方的年輕人,問道,“你的意見?”

“我不是三閣主的對手。”

李子夜很是乾脆地回答道,“所以,還是不打了。”

副閣主打不過閣主,很合理吧?似乎也不丟人。

顏知舟聞言,伸手拔出了懷中的長劍,說道,“太白書院尚武,你若不想今後每一天都有人上門挑戰,最好在這裡打敗我。”

李子夜聽過眼前人之言,眉頭輕皺,問道,“挑戰,必須要接受嗎?”

“也不是。”

顏知舟平靜道,“但是,弟子向你請教武學,你,如何拒絕?”

“好吧。”

李子夜說道,“我可以和三閣主打,不過,是否該有一個限製,畢竟隻是切磋,不能無休止的打下去。”

“三十招。”

顏知舟應道,“三十招內,分不出勝負,就不用再打了。”

“好。”

李子夜應了一聲,目光也凝重下來。

為了減少麻煩,就隻能打一場了。

“你們,全都退遠一點。”

眼見前方年輕人答應下來,顏知舟目光掃過在場眾人,冷聲道,“傷到你們,冇人負責。”

第一劍閣的眾弟子聽到三閣主的警告,紛紛向後退去。

“來!”

顏知舟抬起手中長劍,說道,“不要留手,既然打了,就認真打!”

話聲落,顏知舟雙眼劍芒閃過,一身劍意爆發開來。

同一時間,太白書院東邊的庭院中,太白院主看著房間內先祖留下的畫像,神色越發凝重。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太像了。

太白先祖留下的這幅畫像,和那名年輕人竟然如此的相像。

還有就是,這畫像上的劍意,和那年輕人的氣息,也幾乎一模一樣。

氣質、劍意,都一樣,是巧合嗎?

“知舟。”

思及至此,太白院主開口,傳音道,“動用全力,逼出他的底牌。”

a2();

(htts://

read3();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