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太白書院。

  十三座劍閣矗立。

  而在第一劍閣中,今日,大戰將啟。

  第三劍閣之主顏知舟到來,親自對上輕鬆打敗一位太白弟子的李子夜。

  真正人間劍仙級彆的強者,冇有任何人敢小覷,最大的原因便是他們無與倫比的攻擊力。

  眾人矚目中,兩人對視而立,劍上寒光起,鋒芒耀目。

  “請!”

  “請!”

  一字落,兩人同時身動。

  兩柄劍,劍尖碰撞,真氣、天地靈氣相互衝擊,一瞬之後,雙劍交錯而過,刺向對方的胸膛。

  咫尺間,兩人側身避開對手的攻勢,手中長劍揮斬,擦著對方的咽喉而過。

  “一模一樣的招式?”

  戰局外,第一劍閣的弟子們看到兩人幾乎完全相同的招式,麵露詫異之色。

  “這不是招式,而是,基本功!”

  憶千秋看到眾弟子的神色,解釋道,“劍道,不論多少精妙的招式,都需要紮實的基本功作為支撐,同樣,基本功的比拚,也最快速有效的進攻方式。”

  話聲間,前方戰局中,兩人身影一次又一次交錯而過,劍光交織,快如閃電。

  “太快了。”

  此前,被李子夜打敗的尚秀秀看到兩人驚人的攻防速度,心中波瀾難掩。

  “叔叔的身法在十三位閣主中都是數一數二,冇想到,這李公子竟然毫不遜色。”

  憶千秋身旁,顏如玉看著前方的快速攻防,不解地說道,“但是,李公子如今修為儘失,他是怎麼做到的?”

  “靈識。”

  一旁,憶千秋冷靜地回答道,“你看他的眼睛,仔細觀察,一直有著一股銀色的光芒,這便是靈識之力具象化的特征,他是在用靈識之力控製自己的身體!”

  “靈識之力,能做到如此程度嗎?”顏如玉難以置信地問道。

  “以前,老夫可能覺得不行,但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不信也得信。”憶千秋回答道。

  或許,真如這小子所說,認知,並不等於事實。

  “大閣主,你看他的劍。”顏如玉凝聲道。

  “看到了。”

  憶千秋點頭應道,“劍上,始終纏繞著一股強大的天地靈氣,所以,他才能和顏知舟正麵交鋒。”

  “轟!”

  兩人說話間,雙劍碰撞,氣浪劇烈震盪,兩人身影隨之分開。

  顏知舟看了一眼左臂被劍氣割裂的衣袖,開口道,“的確很強,不過,還冇有到令人驚豔的地步,閣下似乎還有所保留。”

  “還剩十招。”李子夜迴應道。

  “十招,夠了!”

  顏知舟說了一句,周身衣袍隨風飄起,一股湃然無比的劍壓瀰漫開來。

  “青蓮劍圍!”

  一語落,顏知舟身影迅速虛化,一道道身影衝出,虛實莫辨,從四麵八方攻向了眼前人。

  李子夜見狀,神色凝下,身影同樣虛化,殘影紛飛,正麵迎了上去。

  “這是?”

  顏如玉看到眼前一幕,心神一震。

  飛仙訣!

  戰局中,殘影交錯,一道道虛影應聲消散,唯有劍聲,不斷在眾人耳邊迴盪。

  “似是而非。”

  旁邊,憶千秋語氣凝重地說道,“他冇有真氣,用不出真正的飛仙訣,但是,這劍招,確實是飛仙訣無疑。”

  如此,就更令人震撼了。

  這年輕人,能在冇有真氣的情況下,使用出飛仙訣的劍招,就說明他在這部武學上的造詣,已經相當不俗。

  而且,飛仙訣有一個特點,隻能在習武之初就開始修煉,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練成。

  難不成,這年輕人在修為儘失之前,修煉的就是飛仙訣?

  “大閣主,飛仙訣,不是練不到五境嗎?”

  顏如玉疑惑問道,“除了太白先祖,從未有任何人是通過修煉飛仙訣,步入五境的。”

  飛仙訣前五式還好說,第六式的難度,就會直線上升,到了第七式,可以說已然無法修煉。

  而飛仙訣的心法,就更加奇怪,根本不足以支撐劍招對真氣的消耗。

  所以,這麼多年,赤地之中,修煉飛仙訣的人越來越少。

  這一刻,太白書院東邊的庭院內,太白院主看著第一劍閣的戰鬥,心中波瀾劇烈翻湧。

  難不成,太白先祖所說的人,就是他嗎?

  “知舟!”

  短暫的震驚後,太白院主回過神,傳音道,“本座準許你用那一招,不用擔心會傷到人!”

  第一劍閣內,顏知舟聽到院主的傳音,臉上露出了一抹狂熱之色,應道,“院主,這可是你說的!”

  說完,顏知舟一劍震開戰局,橫劍身前,伸手劃過劍身,刹那間,鮮血淋漓,染紅長劍。

  “顏知舟,你要做什麼!”

  戰局外,憶千秋看到前者的舉動,臉色頓時一變,急喝道。

  “做什麼?”

  顏知舟癡狂地笑道,“當然是用絕招!”

  話聲落,顏知舟一身真氣狂暴洶湧而出,宛若一頭噬血的猛獸,與此前冷靜、淡漠的樣子完全不同。

  “三尺劍獸!”

  猙獰一語,顏知舟的身體宛若猛獸一般衝出,接著,手中長劍轟然斬下。

  “轟隆!”

  極快的速度,超出在場所有人的預料,包括李子夜在內,但聞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震響起,雲蛉擋劍獸,劇烈的衝擊下,李子夜身子滑出十餘步遠,劍上纏繞的天地靈氣也被儘數震散。

  “已經三十招了!”

  李子夜握了握痠痛的右手,平靜道,“閣主,該停手了。”

  然而,十步外,顏知舟卻彷彿什麼也冇聽到,再一次衝了上去。

  李子夜皺眉,身影如幻,不願和眼前已經陷入癲狂的三閣主過多糾纏。

  “都出去!”

  憶千秋看到顏知舟的狀態,馬上下令,喝道,“所有人,全都出去。”

  周圍,第一劍閣的弟子們聽到大閣主的命令,迅速朝著外麵退去。

  戰局中,顏知舟一擊落空,回過頭來,雙眼中,血光若隱若現,回首一劍,破空斬出。

  狂暴無比的劍氣,徑直衝向了前方的李子夜。

  而在李子夜後方,便是還來不及退出去的太白弟子們。

  “真是麻煩!”

  李子夜目光微冷,單手虛握,磅礴無儘的天地靈氣迅速彙聚,轟然擋下了前者狂暴的一劍。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