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第一劍閣。

戰聲煊赫。

得到院主允許的第三劍閣之主顏知舟,開啟三尺劍獸的模式,狂亂的力量爆發,宛若失控的凶獸,殺氣滔天,令在場眾人震驚不已。

李子夜單手擋下顏知舟狂暴的一劍,頭也不回地冷喝道,“都快點離開,下一劍,我可不保證一定能擋得下。”

後方,一眾太白弟子迅速撤離,危急關頭,絲毫不拖泥帶水。

憶千秋、顏如玉剛要出手相助,卻被一道傳音製止。

“你們護住其他弟子就行,不必出手。”

東邊的庭院中,太白院主看著第一劍閣的方向,下令道,“其他的,交給這個年輕人就行。”  

憶千秋、顏如玉聽到院主發話,心中震驚的同時,相繼退到劍閣門口,冷靜觀戰。

“顏丫頭。”

憶千秋開口,詢問道,“你叔叔這三尺劍獸的狀態,多久能解除?”

“力儘。”顏如玉神色凝重地回答道。

“那還真是麻煩!”

憶千秋目光凝下,說道,“本座也是聽說三閣主修有這麼一部武學,卻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得不說,確實很強。

雖然理智失去了一些,但是,速度和力量都有了明顯的提升。

現在就看,這個小傢夥能不能擋下實力大增的顏知舟了。

兩人注視下,前方戰局中,顏知舟身子微弓,彷彿一隻餓極捕食的野獸,蓄力待發。

下一刻,顏知舟腳下一蹬,迅速衝出。

或許因為速度太快,劍上的鮮血由於慣性浮於空中,接著,原地落下。

“轟!”

不及反應,一劍斬落,隻見劍閣中的石板寸寸開裂,縱然法陣加持,也無法阻止。r>

劍鋒落下的位置,李子夜身影消失不見,掠至十丈之外。

顏知舟似是有感,身子扭過一個詭異的弧度,不知道怎麼發的力,又一次衝上前去。

毫無任何停頓,不容片刻喘息,化身劍道凶獸的顏知舟,眼中隻有獵物,不死不休。

劍閣內,李子夜身影迅速騰挪,一次又一次避開眼前怪物的攻勢。

“奇怪,這小子為何隻躲,卻一次也不進攻。”

劍閣門口,憶千秋看著前方的戰鬥,眉頭輕皺,麵露不解之色。

“會不會是,李公子怕傷到了叔叔?”一旁,顏如玉猜測道。

“應該不是。”

憶千秋搖了搖頭,應道,“先觀戰吧。”

話聲方落,前方戰局中,顏知舟一劍再次斬空,劇烈的震動聲,響徹第一劍閣。

“三尺劍獸,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招式。”

十丈外,李子夜心平氣和地說道,“隻是,閣主運氣差了點,這一招,對付其他任何人或許都能見效,可惜,對我無用。”

對他而言,一個擁有理智的顏知舟,反而更難對付。

現在的話,很一般。

原因很簡單,力量增強再多,打不中,也無用。

還有就是,若是方纔的第三劍閣之主,不會察覺不到他的目的。

“這是?”

這一刻,劍閣門口,顏如玉似乎察覺到什麼,雙眸中,三色神光急速轉動,看向兩人的腳下。

但見劍閣內,本來用來保護劍閣的法陣不知何時被強行改動,一道道符紋開始浮現,光華耀目。

“天地自然,太一玄虛,陰陽合一化百氣,六爻,伏天!”

無數符紋之間,李子夜迅速結印,以劍閣的法陣為基,再開六爻之陣。

刹那間,整座劍閣都隨之劇烈震動起來,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彙聚,彙聚向著法陣中間彙聚。  

肉眼可見,法陣內,一條條無形鎖鏈出現,縱橫交錯,迅速將顏知舟的雙手雙腳和身體全部鎖住。

“六爻之陣!”

劍閣門口,憶千秋看到這一結果,臉上儘是震撼之色。

一個人,可以開六爻之陣嗎?

而且,還是在如此激烈的戰鬥中?

“顏姑娘,憶老先生,你們不過來幫下忙嗎?”

李子夜看著外麵發呆的兩人,開口提醒道,“這法陣,困不了三閣主多久。”

他就競選個副閣主而已,憑什麼讓他對上一個閣主級彆的高手!

“哦,好!”

門口,憶千秋、顏如玉回過神來,一同掠身上前,聯手壓製顏知舟體內狂暴的凶性。

法陣外,李子夜轉身看向太白書院東邊,眸子微微眯起。

這一架打的,著實有些蹊蹺。

方纔還在好好的切磋,這三閣主突然就放大招,也不怕傷到其他的弟子。

而且,剛纔那種情況,就算顏知舟失控發狂,這位大閣主是不是該過來製止一下?

都冇有。

那就說明,這背後,有人在暗中下令。

在這太白書院,這個人,不做他人之選,唯有!

太白院主!

東邊小院,太白院主察覺到遠處望來的目光,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厲害!

“秋老,帶這位小友過來吧。”

眼看勝負已定,太白院主開口,吩咐道,“對了,顏丫頭也一起來。”

“是!”

第一劍閣中,憶千秋、顏如玉聽到院主的傳音,齊齊領命道。

法陣中間,顏知舟雙眼緩緩睜開,瞳孔中,血光漸漸散去,看著眼前年輕人,抱拳一禮,說道,“在下輸了。”

“不,三十招的時候,三閣主並未輸。”

李子夜搖頭道,“而且,若非這劍閣的法陣,我也攔不住三閣主。”

“輸了就是輸了。”

顏知舟平靜道,“小兄弟,你的劍上造詣雖然還有些不足,不過,你對戰鬥和力量的理解,卻遠超常人,在下輸的心服口服。”

簡單來說,眼前年輕人偏離劍道,卻是一個完美的戰鬥機器。

很可怕。

但是,也很可惜。

李子夜聽過眼前三閣主的評價,沉默下來。

“小友,走了,先跟老夫去見院主。”

憶千秋聽過兩人談話,冇有多說什麼,轉過話題,開口提醒道。

“嗯。”

李子夜應了一聲,邁步朝著劍閣外走去。

第一劍閣前,一位位太白弟子看著裡麵走出的年輕人,紛紛讓開道路,此時此刻,目光中皆是對強者的尊敬。

他們知道,從今往後,這位年齡與他們相仿的年輕人,便是他們的副閣主!

與此同時,太白書院東邊的庭院中,太白院主親自斟好熱茶,等待先祖口中的傳人到來。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