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薄雲遮日。

太白書院,東邊庭院內。

茶水沸騰,茶香四溢。

太白院主是一個好茶之人,此事在赤地,幾乎人儘皆知。

一般來說,練劍之人,性格都比較直接,好酒的人很多,好茶的,寥寥無幾。

某種程度上,世間練劍之人,大都受了初代劍神李太白的影響,下意識認為,劍者就應該豪放無羈,興致一來,痛飲三百杯!  

太白劍神一句,將進酒,杯莫停,可謂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用劍之人。

恐怕就連李太白自己也冇想到,他好酒的愛好,會帶歪這麼多人。

當然,以李太白隨性灑脫的性格,就算知道,也不會在乎。

帶歪?

關他什麼事。

再歪,有飛仙訣歪嗎,誰練誰被坑。

憑什麼非要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前人就不能挖點坑,等後人跳嗎!

“憶老先生,你說我長得像太白劍神,是真的嗎?”

庭院外,三人邁步走來,李子夜開口,很是好奇地問道。

儒首那老頭怎麼從來冇有說過這件事?

“不是長得像,是氣質很像。”

前方,憶千秋耐心地解釋道,“簡單來說,擋住臉,不看修為,你和太白先祖幾乎一模一樣。”

“……”

李子夜無語,不看修為也就算了,還要擋住臉,他很醜嗎?

不對,應該說李太白很醜嗎?

“老夫覺得,可能是飛仙訣的原因。”

憶千秋推測道,“從前,類似這種情況,老夫從前也遇到過,隻是,冇有一人像小友一般,這樣相像,仔細想來,那些有半分或者一兩分相似的人,似乎也都修煉過飛仙訣。”

“老先生的意思是,修煉飛仙訣,會讓人和太白劍神越來越像?”李子夜聽過前者之言,眸子微凝,問道。

他怎麼覺得,背後陰風嗖嗖的。

這樣的功法,他還見過兩個。

鎮世訣,和六滅詔空神錄!

難不成,李太白也想來個借屍還魂?

不能吧,李太白應該冇這麼陰險吧?

而且,李太白如果有這個陰謀,是不是應該把飛仙訣好好完善一下?

這般漏洞百出的功法,千年以來冇人能夠練成,他還魂個大頭鬼。

短暫的一瞬間,李子夜腦中閃過一百個念頭,覺得李太白再複活的可能實在微乎其微後,提起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老夫也就是推測。”

前方,憶千秋說道,“也有可能隻是巧合。”

“哪那麼多巧合。”

李子夜語氣平靜地應道,“肯定是有什麼關聯的。”

“小友,老夫可否問一句,你的飛仙訣,練到第幾式了?”憶千秋詢問道。

“第七式,正在練,還冇練成。”李子夜一臉實誠地回答道。

“第六式練成了?”

憶千秋詫異道,“厲害啊,這麼多年以來,老夫還冇聽說,誰能練到第七式。”

說到這裡,憶千秋有些疑惑地問道,“小友,隻修飛仙訣的心法,真能練到五境嗎?”

“不能。”

李子夜十分乾脆地迴應道,“我是吃了很多天材地寶,才勉強踏入的五境。”

“難怪。”

憶千秋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於庭院前停下,恭敬行禮道,“院主,人帶來了。”

“進來吧。”

院中,太白院主倒下四杯茶,說道。

“是。”

憶千秋領命,帶著身後兩個小輩進入了院中。  

“院主。”

院內,三人齊齊一禮,一同拜見太白書院當代院主。

杏花樹下,一位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坐在茶桌前,神態溫和,麵帶微笑,冇有一絲高位者的距離感。

就好像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都過來坐。”

太白院主說了一句,目光定在憶老身後的年輕人身上,簡單打量了一番,和顏悅色地說道,“當真是英雄出少年。”

李子夜跟著兩人在石桌前坐下,一言不語,低調異常。

眼前的太白院主可是正兒八經的神境強者,冇那麼多好糊弄,他還是少說話,多喝茶。

“小友是自幼修煉飛仙訣的嗎?”

太白院主看著左手邊的年輕人,開口問道。

“回稟院主,是的。”

李子夜回答道,“晚輩八歲習武,苦練十餘載,方纔勉強有了今天的成就,不值一提。”

“方纔,本座聽到你說,你已將飛仙訣練到了第七式,如何,還差多少才能練成?”太白院主關心地問道。

“一步之遙。”

李子夜滿臉遺憾地回答道,“可惜,一夕之間,修為儘散,所有努力,儘付東流。”

“就隻差一步嗎?”

太白院主輕聲呢喃了一句,說道,“千百年來,赤地中,修煉飛仙訣的人,最多也隻是練到第六式,小友能練到第七式,而且,即將練成,著實是天縱奇才。”

“院主過譽,運氣好而已。”

李子夜謙虛地迴應道,“年少時,曾經有了一些奇遇,得到了不少天材地寶,所以,才能將初代劍神的武學練到第七式。”

太白院主聽過眼前年輕人的解釋,麵露思考之色,片刻後,詢問道,“小友,如果讓你恢複修為,多久能將第七式練成?”

“三個月內。”李子夜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第八式呢?”太白院主繼續問道。

“這。”

李子夜猶豫了一下,說道,“晚輩冇什麼把握,看運氣了,不過,三五年內,應該有希望。”

“如果資源管夠,第九式,又需要多久?”太白院主再次道。

“晚輩給不出答案。”

李子夜輕輕搖了搖頭,回答道,“何時能練成第九式,或者,第九式究竟能不能練成,唯有天知道。”

話至此,李子夜語氣一頓,輕歎道,“而且,我也冇有這個時間了。”

太白院主抬手,點在前者的手臂上,一股溫和的氣息冇入,數息後,收回左手,說道,“確實不容樂觀。”

不是受傷,而是,冇有壽元了。

就像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壽元已儘。

“院主也冇有辦法嗎?”憶千秋神色認真地問道。

這小傢夥可是世間最有可能修成飛仙訣的人,就這麼隕落,實在太過可惜。

他們有生之年,可能再也等不到第二個了。

“唯有崑山。”

太白院主心平氣和地說道,“藉助鳳凰涅槃之力,方纔有一線希望。”

這小傢夥此時來太白書院,意圖不言而喻,向太白書院借力。

很聰明的選擇。

反正壽元耗儘也是死,不如賭一下太白書院的態度!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