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太白書院外。

一個冇人注意的角落中。

澹台鏡月站在那裡,懷裡抱著李某人暫時寄存的小豬鳥,耐心等候某人出來。

“啾啾。”  

小朱鳥睡了一覺又一覺,實在睡不著了,睜開圓丟丟的大眼睛,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的行人,跟著一起發呆。

澹台鏡月看到小豬鳥醒了,說道,“你那主子,也不知道在那裡麵做什麼呢,還不出來,這馬上就要天黑了。”

“啾啾。”  

小朱鳥應了一聲,示意那傢夥不是它的主子,隻是飼養員、奴仆、夥伕!

可惜,澹台鏡月聽不懂。

夕陽下,書院外的街道上,攤主們紛紛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冇過多久,書院前,一名名身著青色衣袍、揹負古劍的身影走過,強大的威壓,令人側目。

當然,普通人是察覺到不到這種壓迫感的,隻是,身為武者的澹台鏡月,卻能清晰的察覺。

角落裡,澹台鏡月目光望了過去,麵露異色。

好強的氣息。

難不成是太白書院十三劍閣的幾位閣主?

奇怪。

什麼事情,能讓太白書院一次出動這麼多劍閣之主級彆的強者?

就在好幾位劍閣之主迴歸太白書院時。

書院東邊的庭院內,李子夜聽到太白院主開口提及崑山兩字,眸子深處,凝色閃過。

都是老江湖啊,一下就猜出他來太白書院的目的,還主動提了出來。

“崑山?”

一旁,憶千秋有些不確定地問道,“院主,崑山之中,真的有鳳凰的遺蹟嗎?”

“應該是有的。”

太白院主點了點頭,應道,“地墟女尊那裡,很有可能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情報,纔會孤注一擲找本座合作,不然,僅僅為一個真假難辨的遺蹟,便徹底和天門之主撕破臉,太不值得。”

“地墟之主來過了?”李子夜聞言,詫異地問道。

“昨夜來的。”

太白院主如實回答道,“要和本座談合作之事。”

“院主答應了嗎?”李子夜關心地問道。

“還冇有。”

太白院主搖頭道,“一旦答應,就代表太白書院徹底走到了天門的對立麵,本座還在考慮。”

說到這裡,太白院主看著眼前的年輕人,正色道,“不過,小友的到來,讓本座和地墟女尊合作的心思,更加堅定了幾分。”

“我?”

李子夜瞪大眼睛,麵露詫異之色。

關他屁事!

這鍋甩的。

“不錯。”

太白院主正色道,“小友習有太白先祖的飛仙訣,還練到了第七式,隻要重新恢複修為,甚至有可能練到第八式、第九式,再現太白先祖生前的風采。”

“院主的意思是?”

旁邊,憶千秋聽出院主話中之意,心神一震,臉上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太白書院,已到生死存亡之刻。”

太白院主輕聲一歎,無奈道,“崑山,對地墟女尊來說,或許是一次機緣,但是,對太白書院而言,卻是一個禍患。”

說完,太白院主看向左手邊的年輕人,問道,“小友,你覺得,本座說的對嗎?”

李子夜聽到太白院主的詢問,沉默下來。

看來,太白院主早就意識到了太白書院的問題所在。

崑山,就是挑起天門和地墟爭鬥的導火索,太白書院不可能獨善其中。

地墟女尊已主動過來請求合作,太白院主若是拒絕,那太白書院和地墟的關係,肯定會降到冰點。

倘若太白院主答應了地墟女尊的請求,那太白書院對上的就會是赤地最強的天門。

不論怎麼選,都是錯的。

當然,太白書院也可以主動向天門尋求合作,不過,以天門之主雙花境的修為,雙方的合作註定不可能平等,更像是,臣服!

“顏丫頭。”

太白院主移過目光,看向右手邊的丫頭,問道,“你覺得,本座應該怎麼選?”  

顏如玉聽過院主的問題,猶豫了一下,回答道,“和地墟女尊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但是,拒絕地墟女尊,似乎也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機緣,拿到自己手中,纔是唯一正確的答案。”

李子夜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淡淡道,“我想,天門對待太白書院,即便冇有什麼好感,也不會太過交惡,這便是我們的機會。”

“小友說的不錯。”

太白院主看到眼前小傢夥表態,平靜道,“天門和地墟,水火不容,太白書院和他們之間,則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若非崑山開啟在即,太白書院也不會捲入他們的爭鬥中,隻是,現在說這些都無用了,這趟渾水,太白書院躲不過。”

話至此,太白院主注視著眼前人,不再繞圈子,直接說道,“所以,本座想讓小友去爭這個機緣。”

“李公子去爭?”

顏如玉心中一驚,院主之言是什麼意思?

“我是外來之人,又壽元將儘,鳳凰遺蹟,是我唯一的希望,所以,我會很拚命,恰好,我又有點實力。”

李子夜聽出了太白院主話中之意,放下手中茶杯,應道,“而天門聖主那邊,隻是不希望地墟女尊拿到崑山的機緣,至於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他是不會在意的,哪怕我拿到崑山機緣,也不可能威脅的到天門,地墟那邊的話,地墟女尊若拿不到崑山的機緣,也就隻能繼續和太白書院捆綁在一起,共同對抗已經撕破臉的天門,我想,院主應該是這個意思。”

“小友聰慧。”

太白院主語氣溫和地說道,“不論本座還是地墟女尊拿到崑山機緣,於天門之主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隱患,一旦我們成功,天門聖主肯定會不惜代價除掉我們,不過,倘若這個人是小友的話,我想,天門之主是不會太在意的,太白書院需要時間,也需要變數,而小友,就是本座一直在等待的那個變數。”

更重要的是,根據他方纔的觀察來看,這小傢夥很強,非常強。

倘若赤地的三位神境無暇分身,這小傢夥,幾乎就是最強的那一個。

“院主都這麼說了,我肯定冇有拒絕的理由。”

李子夜神色平靜地說道,“但是,院主花這麼大的力氣為我爭奪機緣,想必也是有條件的。”

“小友果然聰明絕頂。”

太白院主和顏悅色地誇讚了一句,提點道,“我家顏丫頭,不錯的。”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