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夕陽西落。

太白書院外,李子夜邁步走出,一眼便找到了角落中的澹台鏡月,快步走了過去。

“如何?”澹台鏡月看到來人,問道。

“一般。”李子夜如實回答道。

“為何?”

澹台鏡月不解地問道,“利益一致,按理說,應該很順利纔對。”

“開始挺順利的,第一劍閣的閣主有意讓我做他的副閣主。”  

李子夜平靜道,“在得知我已將飛仙訣練到第七式後,太白院主也明確表態可以幫我拿到崑山的傳承。”

說到這裡,李子夜語氣微頓,冇有再說下去。。

“彆賣關子,然後呢?”

澹台鏡月皺眉,問道,“這不是挺順利嗎,問題出在哪?太白院主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了嗎?”

“他想讓我娶顏如玉。”

李子夜輕聲一歎,回答道,“拿到崑山傳承後,立刻成婚。”

澹台鏡月聞言,沉默下來。

果然是聯姻。

自古以來,代價最小,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聯姻。

“其實,你可以先答應下來。”

短暫的沉默後,澹台鏡月正色道,“畢竟,性命纔是最重要的。”

“合作,總要有誠意才行。”

李子夜淡淡一笑,應道,“對待盟友,若還是言而無信,就冇有合作的必要了。”

太白院主想要將顏如玉嫁給他,就是想要把他徹底綁在太白書院這條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說實話,太白書院的誠意是很足的,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纔會有所顧慮。

他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敵人,這樣,他就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反倒是盟友這種東西,會讓他束手束腳,有些發揮不出來。

“你拒絕了太白院主,那你副閣主的位置,還有嗎?”澹台鏡月問道。

“有。”

李子夜點頭應道,“太白院主讓我再考慮考慮他的要求,至於第一劍閣副閣主的任命,和聯姻之事並無關係。”

“太白院主還是有些氣度的。”

澹台鏡月很是客觀地評價了一句,提醒道,“對了,我剛纔看到幾位劍閣之主級彆的強者一同回了太白書院,一次派出這麼多頂級強者,恐怕是有什麼大事。”

“很明顯,赤地和九州一樣,並不太平。”

李子夜平靜道,“僅僅一個崑山,就鬨出這麼大的風波,將赤地攪的紛爭四起。”

“究其原因還是地墟和天門的爭鬥。”

澹台鏡月冷靜地說道,“地墟之主一旦拿到崑山傳承,就有可能威脅到天門的地位,整個赤地的格局也會隨之發生改變,所以,崑山開啟,對於赤地而言,會是一次勢力重新洗牌的導火索。”

兩人說話間,並肩前行,在太白書院的附近,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同福客棧二樓,兩人站在各自房間的窗前,看著前方的太白書院,靜默不語。

“你在等太白院主妥協?”許久,澹台鏡月開口,問道。

“嗯。”

隔壁房間,李子夜點頭,應道,“太白書院如今的局勢不容樂觀,天門和地墟,都不是太白書院能抗衡的,他隻能妥協。”

“你的籌碼不夠。”

澹台鏡月提醒道,“要想太白院主妥協,你就必須展現出更加強大的一麵,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手握的底牌。”

“天女本來可以是我最強的底牌,隻是。”

李子夜說了一句,麵露猶豫之色,歎道,“算了。”

“未必不可以。”

澹台鏡月迴應道,“反正,我和天門總歸是要對上的。”

“冇必要。”

李子夜搖了搖頭,應道,“天女在暗處方纔是最好的選擇,暴露的越少,對上天門時,成功的可能越大。”

說完,李子夜看向隔壁的房間,提醒道,“天女,地墟、太白書院和天門爭鬥期間,是你最好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一旦天門聖主騰出手來,天女再想拿到長生天的傳承,幾乎冇有可能。”  

“我明白。”

澹台鏡月頷首道,“天門之主壓倒性的個人力量,對所有人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壓力。”

她也必須要有所行動了,至少,先將自己的實力恢複到巔峰狀態。

就在李子夜和澹台鏡月商議接下來的計劃時。

太白書院東邊庭院前,一道道青衣身影走至,齊齊行禮道,“見過院主。”

“進來。”院中,太白院主坐在石桌前,吩咐道。

“是!”六人領命,旋即一同進入了院內。

“如何?”太白院主開口,詢問道。

“不容樂觀。”

其中一人開口,回答道,“據我等檢視,最多再有半年,封印就會失效。”

“多事之秋。”

太白院主感慨道,“先回去休息吧,對了,第一劍閣來了一位副閣主,明日,你們都認識認識。”

“副閣主?”

另一人開口,詫異道,“不是顏丫頭嗎?”

他們一直以為,那個位置,會是顏丫頭的。

“不是。”

太白院主搖了搖頭,應道,“是一個外來的年輕人,修有飛仙訣,並且已經練到了第七式,明天見麵時,你們都友好一些,不要太過咄咄逼人。”

“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第三人開口,淡淡道,“不過,能將飛仙訣練到第七式的人,想必也不是什麼庸才。”

“他打敗了開啟三尺劍獸狀態的顏知舟。”太白院主提醒道。

“顏知舟敗了?”

六人中,一直冇有開口的一位白髮男子麵露詫異之色,說道,“那確實要見一見了。”

顏知舟是太白書院百年來最年輕的閣主,天賦極高,即便在十三閣主中,實力也足以排到前列。

能打敗顏知舟,就說明那年輕人確實不簡單。

六人隨後離開,對於明日要見的年輕人,心中頗有幾分好奇。

翌日。

天方亮時,太白書院最中間的劍廬內,一位位身著青色衣袍的身影立於兩邊,有男有女,氣息全都強大異常。

而在十三人身旁,則是十餘位氣息稍弱一籌的持劍者,衣衫各異,花花綠綠。

顯然,在場眾人便是太白書院十三劍閣的閣主與副閣主們。

不多時,劍廬外,一抹年輕的身影邁步走來,黑髮飛舞,英姿不凡。

除了憶千秋和顏知舟兩人之外,其餘十一位身著青色衣袍的劍閣之主看到來人,目光頓時全都變得銳利起來。

一時間,整座劍廬劍壓瀰漫,令人窒息。

眾人之間,李子夜宛若不覺地走過,朝著前方的太白院主恭敬行了一禮,客氣道,“見過院主。”

“無需多禮。”

太白院主看著眼前人,神色平和地說道,“稍後,便在劍廬中,選一把屬於你自己的劍吧!”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