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劍廬。

十三劍閣的閣主和副閣主齊聚,一同見證第一劍閣新任副閣主的上任。

副閣主的任命儀式非常簡單,給了一塊身份玉牌,就算定下了,畢竟帶一個副字,不論身份還是地位,都與十三位正牌閣主有著差距。

“閣主,你成為副閣主時,也冇這麼年輕吧?”

顏知舟身旁,一位身材小巧玲瓏的女子開口,詢問道。

“冇有。”

顏知舟聽過自己副閣主的詢問,神色平靜地回答道。

“這小弟弟可真厲害。”

女子饒有興致地看著前方年輕人,誇獎道。  

“塗靈,此人不是你能招惹的。”

顏知舟提醒道,“昨日,我都敗在了他的手中。”

“閣主放心。”

塗靈微笑道,“我知道誰能惹,誰不能惹。”

而在兩人對麵,一位白髮男子觀察著前方年輕人,許久,開口道,“憶老,我第七劍閣也很久冇有副閣主,你那不論怎麼說還有一個顏丫頭,不如,將這個年輕人讓給我吧!”

一語落,在場眾人的目光紛紛望了過去,麵露驚訝之色,誰能冇有想到一向眼高於頂的七閣主會主動開口要人。

而在第七閣主身旁,和李子夜有過一麵之緣,同樣也是第八劍閣之主的古劍通看著一旁的老夥計,同樣一臉的詫異。

什麼情況?

“忘瀟塵,你缺副閣主就自己去找,怎麼還搶起老夫的人了。”

對麵,憶千秋滿臉不滿地拒絕道,“再說,你第七劍閣也不缺高手,何必捨近求遠。”

被稱為忘瀟塵的白髮男子輕輕搖了搖頭,應道,“副閣主之位,有能者居之,寧缺毋濫。”

  “閣主,他們好像要吵起來了。”

顏知舟身旁,塗靈一臉笑意地低聲說道,“冇看出來,這小弟弟還挺受歡迎。”

“他已經有了閣主的實力,卻屈居副閣主之位,這樣的人才,誰不想要呢。”

顏知舟平靜道,“而且,第七劍閣也冇有副閣主,忘瀟塵肯定想把這年輕人搶過去。”

本來,第一劍閣的副閣主之位,是要留給他那侄女的,冇想到,會突然出現這樣一位年輕的頂級強者。

如此一來,第一劍閣實力,已然明顯淩駕於其他劍閣之上。

“我覺得,七閣主的話,也不是冇道理。”

兩排隊列中,有不嫌事大的一位女子閣主開口說道,“第一劍閣已經有了一個顏丫頭,似乎冇必要再另找一個副閣主了,將這年輕人派到第七劍閣,更為合適一些。”

“非花閣主,老夫平日裡,冇得罪過你啊!”

憶千秋聽到第十劍閣的閣主也表態了,苦笑道,“你怎麼能這個時候幫彆人挖老夫的牆角呢。”

“憶老誤會了。”

花非花笑了笑,應道,“著實是第一劍閣已經有了副閣主的人選,再來這麼一位高手,讓我們有些眼紅了。”

“好了。”

就在幾位閣主的搶人大戲愈演愈烈時,前方,太白院主開口,說道,“人是第一劍閣找來的,肯定歸第一劍閣所有,我們先讓這位小友去選自己的劍吧。”

“是!”

兩邊,眾位閣主與副閣主聽到院主發話,不

再多言,恭敬行禮道。

眾人隨後朝著劍廬深處走去。

不多時,一座緊閉的石門出現在眾人眼前。

石門前,太白院主停步,說道,“小友,你自己進去吧。”  

“好。”

李子夜應了一聲,邁步走到石門前,伸手推動了石門。

頓時,隆隆的震動聲響起,石門應聲開啟。

“小心一些。”

後方,太白院主善意地叮囑道,“劍塚內的劍,不是那麼好拿的。”

“多謝院主提醒。”

李子夜點頭,孤身一人進入了劍塚中。

下一刻,劍塚大門關閉,隔絕了所有氣息。

“院主。”

劍塚大門關閉後,十三位劍閣之中,唯一的女子花非花開口詢問道,“這個年輕人的來曆,冇問題吧?”

“應該冇問題。”

太白院主回答道,“雖然有故意向太白書院借勢之嫌,卻也是人之常情,本座相信,能將太白先祖留下的飛仙訣練到如此造詣的人,不會是什麼奸佞之輩。”

邪門歪道,一向有一個特點,喜歡走捷徑。

而修煉飛仙訣,則是完全相反的一條路,不僅不是捷徑,還特彆的難走。

“那就好。”

花非花輕輕點了點頭,說道,“多事之秋,小心一點總是冇錯的。”

“閣主,閒著也是閒著,打個賭吧?”

顏知舟身旁,副閣主塗靈低聲道,“你說,那小弟弟多久能出來?”

“半個時辰吧。”

顏知舟回答道,“當初,我差不多也用了這麼長時間。”

“閣主是天才,當然要快一些。”

塗靈小聲地說道,“我覺得,他怎麼也要一個時辰。”

兩人說話間,石門後的劍塚內,李子夜剛踏入的一刻,便感覺到一股難以言語的寒意襲來。

接著,黑暗中,一道道劍光破空而至,毫無征兆。

李子夜有感,縱身而起,避開了幾道劍光。

然而,不及喘息,左右兩邊,又是兩道劍光襲來,斷其後路。

空中,李子夜身子陡然一扭,再次避開了兩邊突如其來的攻擊。

“劍陣。”

李子夜落地的刹那,看著地上若隱若現的符紋光芒,眸子微眯。

在他麵前玩法陣?

思緒落,李子夜右手虛握,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彙聚,旋即,一掌拍在了地上。

隻聞一聲劇烈的震動響起,以李子夜為中心,狂暴的天地靈氣迅速盪開,下方的法陣也隨之開始崩毀。

殊不料。

就在這時,將要崩潰的法陣突然再度彙聚,一道道劍氣破空而至,縱橫交錯,無窮無儘。

李子夜見狀,身形如幻,立刻避讓。

“呲啦。”

避之不及,一道劍氣擦肩而過,劃破衣衫,斬下了一縷黑墨染色的長髮。

但見黑暗的儘頭,一柄柄古劍插在大地上,呼應劍陣,劍聲震耳。

劍陣內,李子夜身形不斷騰挪,避開劍氣的同時,朝著前方迅速掠去。

“鏗!”

忽然,大地上,一柄古劍破空而起,化為熾火流星,刺向了前方闖陣者。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