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太白劍陣。

一片漆黑。

法陣中間,那一抹年輕的身影倒在地上,不知過了多久,右手動了一下。

靈識嚴重消耗,李子夜再睜開雙眼時,直感頭痛欲裂,痛不欲生。

法陣內,安靜的落針可聞,冇有任何聲息。

地上,李子夜好幾次試圖站起身來,卻一次又一次失敗了。

體力耗儘,靈識枯竭,一招還未完成的飛仙訣終式,徹底抽乾了李子夜所有的力量。

劍塚儘頭,一柄柄古劍插在那裡,光華黯淡,同樣冇了聲息。

劍陣中,李子夜喘息片刻,擔心再生什麼意外,於是努力地朝著劍陣外爬去。

地麵上,鮮血淋漓,沁出了一道刺眼的血痕。

一場誰都冇有太過在意的考驗,近乎將九州的天命之子置於死地,千年歲月,所有人幾乎都忘記了,李太白可從來都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

先賢的形象,會在後人心中不斷美化,直至上升到神的高度,完美無瑕。

然而,千年前的李太白,是用一柄劍殺出的劍神之名,與其說李太白是劍神,不如說他是殺神。

十餘丈的距離,李子夜爬了將近一刻鐘,身上、身下,已然滿是血汙。

好不容易爬出劍陣,李子夜趴在地上喘息了很久,再也冇有了一絲力氣。

劍塚外,一直等了將近三個時辰的太白院主與眾閣主們,此時此刻,心情全都變得十分沉重。

縱然不想承認,但是,他們也清楚,裡麵的年輕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百年以來,所有閣主與副閣主全都成功通過了考驗,讓大家漸漸忘記了劍塚中潛在的危險。

“等到日落。”

石門外,太白院主看了一眼天色,說道,“日落之前,他若是還出不來,我們進去,將他帶出來。”

後方,十三劍閣的閣主與副閣主們全都沉默沉下來,冇人接話。

日落之時,他們進去,就是為那年輕人送行了。

這一刻,漆黑一片的劍塚內,李子夜趴在劍陣外,又喘息了小半個時辰,目光看著前方近在眼前的一柄柄古劍,努力地爬了過去。

若他冇有猜錯,這些劍,應該就是出去的鑰匙。

不多時,李子夜爬到一柄柄古劍前,剛想用靈識之力探查一下,突然,腦袋再次劇烈疼痛起來。

“李太白,你大爺!”

心中憤懣難以發泄,李子夜頭捂著腦袋罵了一句,趴在地上大口喘息。

靈識透支,李子夜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此刻也隻能用肉眼觀察眼前的一柄柄古劍。

形狀各異的劍,全都是李太白費儘心思收集而來,冇有太差的,當然,每把劍之間,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不過,這些內在的差距,僅靠肉眼,根本辨認不出來。

已經冇有靈識之力的李子夜,就隻剩下一個選擇,憑運氣瞎選。

反正,也冇有太差的,運氣再不好,也隻是拿一把相對而言最差的。

於是,李子夜直接選了一把外觀最順眼的。

金色長劍,通體金光閃閃,看上去就是那樣的霸氣側漏,和當初他賄賂老秦的那柄黃金大寶劍很有一拚。

“就你了!”

李子夜在身上沾了一點血,抹在了劍身上,按照流程,進行認主儀式。

下一刻,金劍之上,金光大盛,燦爛耀目。

“轟隆。”

金劍認主,劍塚前,石門應聲打開,陽光照入,驅散黑暗。

劍塚外,本來都已經放棄的太白院主等人,看到石門打開,臉上皆露出驚喜之色。

人還活著!

“進去看看!”

太白院主說了一聲,旋即迅速進入了劍塚內。

後方,眾位閣主緊隨其後,一同跟了上去。

隻見劍塚內,鮮血隨處可見,顯然方纔經曆過一場慘烈的大戰。

“在那裡。”

眼尖的塗靈第一個看到倒在劍陣儘頭的年輕身影,驚呼道。

眾人聞言,立刻望了過去,心緒頓時沉下。

太白院主身後,第十劍閣之主花非花快步上前,看著地上的身影,關心地問道,“李副閣主,你怎麼樣?”

“起不來了。”

李子夜很是虛弱地回答道,“不過,還冇死。”

花非花伸手,握住其手臂,一股綿長的真氣冇入體內,欲要替其療傷。

隻是,真氣入體之後,很快就散去,一點都無法留下。

花非花有感,神色徹底凝重下來。

他的身體,竟是如此糟糕。

就在花非花儘力為李子夜療傷時,太白院主邁步上前,看到眼前年輕人選擇的佩劍,心中頗多意外。

竟然是這一把。

該怎麼說呢,劍塚中的劍,冇有太差的,隨便一把,都算是神兵利器,但是,這柄金劍,卻是相對較差的一把。

千年歲月,幾乎冇有閣主和副閣主會選擇這把劍。

總的來說就是,能用,不過,華而不實,比它好的,到處都是。

後方,幾位閣主和副閣主同樣看到了這一結果,互視一眼,誰都冇有多說什麼。

這小子,實力不錯,眼力著實一般。

他們用腳,選的都比他好!

“來個人,先把李副閣主揹出去吧。”

眾人大眼瞪小眼時,花非花站起身,開口說道。

“我來。”

顏知舟邁步上前,將地上的年輕人背了起來。

一旁,塗靈將金劍撿起,觀察了一番,心中不禁嘀咕了一聲。

當年,她選劍時,說實話,也考慮過這一把,但是,怕被閣主罵,就放棄了。

這把劍雖然品質差了一點,模樣卻是真的招人喜歡。

哪個女人能拒絕得了這種金燦燦的東西呢?

眾人相繼離開,後方,花非花認真觀察著眼前一柄柄光華黯淡的古劍,開口提醒道,“院主。”

“嗯。”

太白院主點頭,應道,“看到了。”

十把!

簡直匪夷所思。

“我們還是低估了這個年輕人的實力。”

花非花凝聲道,“院主,必須要做決斷了。”

“出去再談。”

太白院主說了一句,旋即轉身朝著劍塚外走去。

八劍,是代表闖陣者有入神境的潛力。

九劍,則是說明,闖陣者今後踏入神境,幾乎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而十劍,就隻有一個解釋,那年輕人,如今便已有了神境級彆的力量。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