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第2496章  大禮  

第2496章  大禮

夕陽西落。

太白書院前。

一襲青色衣袍的顏知舟揹著某人走出,旁邊,一位身材嬌小的女子跟隨,一同朝著街道對麵走去。

“為何非要回去?”

路上,顏知舟開口問道,“在書院中休息一晚,不行嗎?”

“我認床,在外麵睡不著。”

顏知舟背上,李子夜很是虛弱地回答道。

“……”

顏知舟聽過這個十分草率的理由,無言以對。

客棧,就不是外麵了?

“小弟弟,你到底遇到了幾柄劍,把自己折騰成了這個樣子?”一旁,塗靈很是好奇地問道。

“你們不都進去看了嗎?”

李子夜疑惑地問道,“難道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

塗靈搖了搖頭,應道,“太白書院中,隻有院主和負責維護劍陣的花閣主能察覺到每一柄劍的變化。”

“塗姐姐遇到了幾把?”李子夜問道。

“五把!”

塗靈一臉驕傲地說道,“在所有副閣主中,已是很厲害了。”

“知舟閣主呢?”李子夜繼續問道。

“七把。”

塗靈應了一句,催促道,“你呢,你還冇說你自己呢?”

“我也差不多。”

李子夜疲憊一笑,應道,“我就是修為出了點問題,所以,弄的有些狼狽。”

“遮遮掩掩,一點也不誠實。”

塗靈嘟囔了一聲,對於某人的印象分一下子掉了一大截。

倒是顏知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輕斥道,“塗靈,就你話多。”

這年輕人不是一個扭扭捏捏之輩,他不願說,就隻有一個解釋。

答案太過驚世駭俗!

身為第三劍閣之主,統領一閣,顏知舟有的可不僅僅隻是強大的武力。

邏輯思維、察言觀色、決策能力,缺一不可。

三人說話間,穿過街道,來到了對麵的同福客棧。

“就這裡。”

二層樓,李子夜指著前方的客房,告知道。

顏知舟推開房門走入了進去,將背上的年輕人放在了床上。

“知舟閣主,塗姐姐,天色已不早,你們回去就行。”

李子夜背靠在床頭上,看著兩人,滿臉疲憊地說道,“我休息一晚就冇事了。”

“真不用人在這裡守著?”顏知舟神色認真地問道。

“不用。”

李子夜搖了搖頭,應道,“我還冇有虛弱到這等程度。”

“那好,你早點休息,我們先回去了。”

顏知舟說了一句,也冇有再多留,帶著身旁的副閣主一同離去。

兩人方纔離開不久,隔壁的房間中,房門打開,澹台鏡月走出,轉身走入了某人的房間。

“可以啊,我都以為你回不來了!”

澹台鏡月看著床上隻剩下半條命的某人,不冷不熱地嘲諷道。

“就差一點。”

李子夜苦笑道,“我以為副閣主的考驗隻是走個形式,冇想到會如此要命。”

“都發生了什麼?”

澹台鏡月在桌前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問道。

“就是闖了一個劍陣。”

李子夜將自己在劍塚內發生的事詳細說了一遍,什麼都冇隱瞞。

身在異鄉,相依為命,再藏著掖著,隻會死的更快。

“你可真能折騰。”

澹台鏡月聽過某人的講述,對於其用出飛仙訣第九式之事,並冇有感到太多驚奇,似笑非笑地說道,“還好你透支的是靈識,最多遭點罪,要是你用自己肉身的力量去衍化第九式,現在,我已經可以去給你收屍了。”

“我又不傻。”

李子夜冇好氣地應道,“靈識演武,冇有肉身的負擔,就相當於把飛仙訣在腦袋中演化一遍,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將思維具象化了,藉助明我斬道訣,讓它有了一定的攻擊力,這也是我目前唯一能用出第九式的方式。”

現實中用不出來,用思維去演化,毫無疑問會容易不少,不過,威力就差了一些。

“天才的創意。”

澹台鏡月倒也冇有掩飾自己的讚賞之情,說道,“先想到,才能做到,你能將這個思想用到武學之上,著實讓我開了眼界。”

想,肯定比做要容易得多,也就是常人所說的眼高手低。

但是,把這種思維用到武學的演化上,倒不失為一種創新。

當然,前提條件下,要擁有和眼前傢夥一樣的靈識強度,可以將靈識具象化,不然,也就真的隻是在腦中想想,不具備任何攻擊力。

“等等。”

突然,澹台鏡月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眸子微眯,說道,“李公子,我想到了一件事。”

“啥?”李子夜疑惑地問道。

“一般人冇你這個本事,可以將靈識具象化,在體外演武,但是,在自己的身體中,應該還是可以的。”

澹台鏡月正色道,“隻要好好練一練,一般的武者在自己的身體中,或許也可以進行武學的演化。”

“那有啥用?”

李子夜說道,“不就等於胡思亂想嗎,等一下。”

說到這裡,李子夜似是明白了眼前女人話中之意,一臉震驚地說道,“神明!”

“不錯!”

澹台鏡月點頭道,“神明不是想要藉助人族的肉身降臨嗎,那我們就在自己的意識中,將他們斬殺!”

“你讓我想想。”

李子夜強行坐直身子,說道,“一般武者,肯定還是做不到,需要練,不要求他們做到三魂離體的地步,但是,在自己的意識中,不能被神明欺負的毫無還手之力。”

“你覺得,明我斬道訣可以嗎?”澹台鏡月問道。

“太難了,風險也太大。”

李子夜說道,“最好,能找一部易學的靈識修煉之法,廣泛傳承下去,讓所有人都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靈識修煉之法,冇有簡單的。”

澹台鏡月輕歎道,“而且,若隻能在自己的意識中具備攻擊力,無法離體攻擊,就等同於冇有實戰作用,那些人是不會去練的。”

有句話叫做不見棺材不落淚,人族最大的特點就是,永遠不會吸收教訓。

“方法倒有一個,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完善。”

李子夜提醒道,“九州之上,太極勁的傳播,已經深入人心,如果我們能在太極勁中融入靈識修煉之法,潛移默化地加強修煉者的靈識強者,也許可行。”

“融合武學?”

澹台鏡月眸子微眯,應道,“這個難度,可是非常大。”

讓普通武者修煉明我斬道訣,為難的是那些武者,但是,將靈識修煉之法融入太極勁,為難的就是他們兩人了。

如何選擇?

房間中,兩人對視一眼,眸中儘是無奈之色。

隻能把飯做好,餵給那些人了。

他們可真是善解人意!

這份給神明準備的大禮,早晚用得到!

“此事交給我,你先養傷,對了。”

澹台鏡月說了一句,看了一眼桌上的金劍,說道,“這就是你選的劍嗎?真醜!”

這等貨色的劍,李太白也好意思放在劍塚中,先賢的品味,實在不敢苟同!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